銀行引入戰投熱情不減,去年6家城商行"傍大款"-www.thaiboxinghk.com

銀行引入戰投熱情不減,去年6家城商行"傍大款"

  近年城商行「引戰」(即引入戰略投資者)熱情不斷。當地政府官員在視察洛陽銀行、贛州銀行、盤錦銀行等銀行時,都提到要「加快引戰步伐」。

  據券商中國記者統計,2017年全年共有6家城商行完成引戰工作,這些銀行引入的戰略投資者以當地知名企業甚至央企為主。此外,去年7月愛建信託傳出戰略入股曲靖市商業銀行的消息,目前此事仍在推進中。

  事實上,對城商行而言,「更名-跨區域經營-引戰」往往被視為經營三部曲,最終目的則是「上市」。其中「引戰」意義重大,不僅在於「引資」以補充資本,還在於「引智」。可以看到的是,完成引戰工作的城商行,規模實力快速提升,市場競爭力明顯增強。

  整體來看,國內城商行引戰經歷過兩個階段:

  1999年~2008年,城商行引入的戰略投資者集中於商業銀行單一類型投資者,譬如外資金融機構戰略入股境內城商行、招行入股台州銀行、北京銀行入股廊坊銀行等;

  但2008年後,城商行青睞的理想戰略投資者轉向包括大型實體企業、四大AMC、國有資本運作平台以及商業銀行的多元化投資者。

  截至去年末,各地設立的134家城商行合計資產規模達31.72萬億元,在所有銀行業金融機構中佔比12.57%。自2013年開始,城商行的資產規模增速也位居商業銀行序列第一位。其中半數以上城商行已完成戰投的引進。去年6家城商行完成引戰

  沉寂多時的城商行引入戰略投資者和重組改革近年再掀熱潮,並呈現新思路:從以往集中引入商業銀行單一類型投資者轉向引入包括大型實體企業、資產管理公司、國有資本運作平台以及商業銀行的多元化投資者。

  記者粗略統計發現,去年共有6家城商行完成引戰工作,包括晉商銀行、達州銀行、德州銀行、衡水銀行、臨商銀行、萊商銀行。此外,愛建信託戰略入股曲靖市商業銀行一事還在進一步推進中。

  具體來看:2017年3月,衡水銀行引進東旭集團作為戰略投資者,持股比例達14.1%,位列該行第二大股東。有意思的是,去年1月秦皇島市項目考察團到東旭集團考察時,通過會議商定,秦皇島銀行將優先選擇東旭集團作為戰略投資者,但2個月後,東旭集團卻選擇了牽手衡水銀行。

  2017年5月,萊商銀行初步完成戰略投資者更換工作,齊魯交通發展集團替代浦發銀行,成為萊商銀行新的戰略投資者,持股18%,位列第一大股東。

  2017年8月,中國華能集糰子公司——華能資本服務作為入股主體與晉商銀行簽約,並成為該行第二大股東,這也是山西城商行首次引入大型央企作為戰略投資者。

  2017年11月,達州銀行與四川藍潤實業集團在成都簽署戰略投資協議,後者同樣發源於達州。在這之前,達州銀行已於去年2月獲批更名(此前為達州市商業銀行),而在引戰完成後,該行下一步計劃實現跨區域經營。

  2017年11月,兗州煤業公告稱,公司擬購入臨商銀行7.18億股權,占該行增資擴股後總股本的19.75%,並列第一大股東。在這之前,兗礦集團(兗州煤業控股股東)已於5月與臨沂市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協議內容包括支持兗礦集團與臨商銀行開展戰略合作,使兗礦集團與臨沂市財政局共同並列作為臨商銀行第一大股東。

  2017年12月,山東銀監局批覆同意山東國投認購德州銀行20%股權。山東國投也成為德州銀行第一大股東,實現戰略入股。

  除浦發銀行外,也有其他機構退出對城商行的戰略投資。2008年12月,馬來西亞聯昌銀行獲批戰略入股營口銀行,持股19.99%,但其所持股權已於去年轉讓給上海國之傑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後者也是安信信託的第一大股東。國之傑則在去年12月委託安信信託代為行使營口銀行股東權利。城商行引戰的兩個階段

  如果以時間來劃分,城商行引戰大概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兩個階段各有不同的特點。

  第一階段是1999年到2008年。上海銀行於1999年成功吸收國際金融公司(IFC)參股投資5%的股份,成為國內首家引進外資參股的城商行;2004年6月,在城市商業銀行第五次論壇上,銀監會明確鼓勵「城商行通過引進境外戰略投資者,在整合現有資源基礎上,按市場規則和自願原則進行聯合重組,從而提高整體發展水平和市場競爭力」。

  可以看到這一階段的城商行引戰有這些特點:

1, 戰略投資者以商業銀行為主,包括外資金融機構和境內先進行;

  2, 戰略投資者持股比例不超過20%,但佔據重要股東地位,並輸送先進的銀行經營理念;

  3, 入股時間通常是在由城市信用社改制為城商行,以及城商行由「XX市商業銀行」更名為「XX銀行」前,被投資銀行希望藉助優秀同業的經營經驗,加快發展。

  而在2009年前後,不少城商行已經完成更名或者跨區域經營,處於加快發展過程中,而原本被青睞的商業銀行戰略投資者受金融危機影響,投資意願降低。

  此時,城商行理想的戰略投資者轉向包括大型實體企業、四大AMC、國有資本運作平台以及商業銀行的多元化投資者。譬如中國華融在2010年控股成立華融湘江銀行、華潤集團2011年收購珠海市商業銀行並更名為華潤銀行、大唐集團2012年初戰略入股富滇銀行等。

  這一階段的城商行引戰則有這些特點:

  1、 戰略投資者大型實體企業、四大AMC、國資運作平台為主,其中不乏央企戰略投資城商行,商業銀行參股城商行僅有少數幾例;

  2、 戰略投資者持股比例不乏超過20%的情況,譬如長城資產對長城華西銀行、東方資產對大連銀行、華融資產對華融湘江銀行、中石油對崑崙銀行、華潤集團對華潤銀行的持股比例都比較高。

  而大型實體企業、大型央企和國企戰略入股城商行也有其合理性:

  從城商行角度來講,在資本充足率監管趨嚴,以及規模擴張、非標回表的要求下,資本金補充是其發展所面臨的首要制約因素,而非上市城商行資本補充渠道有限且募資規模大,資金比較充裕的大型企業自然成了重要的對象;此外,吸引大型企業作為戰略投資者,還可以在資金、客戶資源以及其他方面為銀行提供有力支持。

  從企業角度而言,銀行業投資有助於實現業務的多元化,甚至搭建金融平台,提供新的利潤增長點;此外銀行板塊業務的發展也能為企業主營業務提供金融支持。

  當然,銀監會此前在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中重申股東入股商業銀行數量「兩參一控」(指同一投資人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作為主要股東參股商業銀行的數量不得超過2家,或控股商業銀行的數量不得超過1家)的限制,這無疑將對此後的城商行引戰工作產生影響。


本文來源:http://finance.ce.cn/rolling/201803/11/t20180311_28422126.shtml




Tag:
本文連結:http://www.thaiboxinghk.com/90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