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馮遠征:我認為演員和明星是不一樣的

全國政協委員馮遠征:我認為演員和明星是不一樣的

全國政協委員、知名演員馮遠征

對於熒幕上的馮遠征,大家熟悉且熟記的角色有很多,電視連續劇《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的安嘉和、《天下無賊》中娘娘腔的打劫者,以及《非誠勿擾》中的艾茉莉。走下熒幕,馮遠征是新任的全國政協委員,今年他將提交國家藝術基金使用的相關提案。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中,馮遠征談到了對表演的理解和對現在演藝界很多現象的看法,這幾天,他還在與同是委員的北京電影學院黨委書記侯光明探討,如何改變現有的藝術教學模式。

談藝考

「我是唯一沒有收到任何通知的考生」

北青報:這兩天主要戲劇院校都在藝考,您算是藝考的「落榜考生」,還記得考試經歷嗎?

馮遠征:我是1984年考的北京電影學院。

當時的考試形式跟現在基本一樣,初試是集體小品,複試是朗誦聲樂、形體,再出命題小品,三試也是同樣的考試,考完還有一對一談話,過了三試我收到了文化考試的通知。複試的時候,我被張暖忻導演挑中,出演電影《青春祭》的男主角,電影學院考試結束我就跟著劇組去了雲南拍戲,劇組幫我聯繫了一所雲南的中學,我在那裏參加的高考。

其實後來我的檔案已經調到電影學院了,又被退檔了,理由就是長得不好看嘛。所以,那一年,我是唯一一個沒有收到錄取通知書和不予錄取通知書的考生,因為那個時候沒有考上也有不予錄取通知的,而我什麼都沒有收到。第二年,我就考進人藝了。

北青報:現在藝考培訓費越來越貴,有的考生能花到幾十萬,您考試的時候有培訓嗎?

馮遠征:我們是業餘表演班。幾個文藝青年還自發做小品,找到一個劇本就傳看,還要探討劇本和角色。

現在來說,這麼高培訓費這是有些人在外麵蒙錢,我覺得家長真不至於也沒必要花這個錢。是金子總會發光,哪怕是一個素人,隻要是表演的材料,到考場老師一眼就能看出。

北青報:每年人藝從藝術院校招聘情況怎樣?水平如何?

馮遠征:現在的藝術教育和用人單位是脫節的,經常學生四年畢業來考人藝,還不如我當初一年學習的水準,很多演員達不到劇院的要求。去年和今年各招了兩個,在前幾年,我們一個學生也沒有招進來,標準降到最低也達不到,招進來了我們也要重新培訓。比如人藝有一個青年演員培訓計劃,提高演員台詞水平,因為觀眾留言說坐在第一排都聽不清他們說話。

原因有很多。一個是現在外界吸引力很大,很多孩子在一二年級就出去拍戲了,基礎沒有打好。在藝術院校,剛入學的學生,能夠堅持一個學期的晨功就不錯了。而我們當初在北京人藝上課的時候,每天早晨起來要練兩個小時的晨功,一個小時是台詞和聲音,一個小時是形體。

還有與老師也有關係。一些藝術院校的老師都不演戲,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之後留校任教,教的都是理論,缺少實踐經驗。

談演員

「我認為演員和明星是不一樣的」

北青報:在經歷小鮮肉明星霸屏之後,現在觀眾又開始回歸「老戲骨」,您有感到變化嗎?

馮遠征:這是個必經的過程,那時候觀眾需要看一些帥的、美的,不需要思考,現在大家看膩了,想要的不一樣了。在三年多前小鮮肉剛剛興起的時候,有一個演員跟我說,遠征哥,我半年沒接著戲了,現在小鮮肉弄得我沒飯吃。我說你之前掙的錢夠養活你兩年的時間,他說夠。我說兩年你就別接戲,兩年以後你有拍不完的戲。現在果然一個戲接一個戲地拍。

其實我也有霸屏的時候,大約在六七年前,當時雖然拍得不多,但播放時間比較集中。不隻是我,隻要是相對不錯的演員,都會有這樣一個階段。

我認為,演員和明星是不一樣的,明星就是一眼看到就知道你是誰,他們需要有話題的,需要不斷讓人注意的,演員是把自己的名字藏在角色背後的。

北青報:去年好幾檔演員參與的真人秀節目都很火,帶火了很多演員,也引發了關於「演技」的探討,您怎麼看?

馮遠征:我覺得這樣的真人秀,隻是一群比較相對成熟的演員,在展示自己的表演才能,至於能不能成為好演員,那是另外的事情。這不是培養演員的一個可行的方式。就像我們劇院演員何冰說的,如果說《演員的誕生》能培養出演員的話,還要中央戲劇學院電影學院幹嗎?

所以我們不去探討真人秀的學術性。很多演員上了節目開始出名,觀眾認識到他的才能和表演天賦,這就挺好的。隻要他們有才華,願意追求事業,通過什麼方式紅都無所謂。

北青報:您會去參加真人秀嗎?

馮遠征:其實現在這些比較火的真人秀節目都有找過我,但是我都沒有參與。一個是因為沒時間。今年剛演完《玩家》,兩會結束我就要去電影學院教課30天,6月有《茶館》,8月繼續演《玩家》,9月要去俄羅斯,回來要演《譁變》。

還有真人秀不符合我的習慣,我覺得我心臟受不了。我要做一件事情,必須有時間準備,演戲也是這樣,哪怕就像《非誠勿擾》,我隻有一場戲,之前也跟小剛導演、葛優碰過好幾次。如果你讓我沒有準備好就去做這件事情的話,我會心慌。所以如果我要去參加真人秀,我會瘋掉的。

談創作

「要讓劇作家看到經濟利益」

北青報:前幾年有種說法,人藝創作乏力,隻能一遍一遍復排老戲,您認同嗎?

馮遠征:我承認創作乏力,但這不隻是在人藝,是普遍存在的。想要有好劇本,讓有才華的劇作家能夠潛心創作,除了他們自己對於戲劇的熱愛,我們還要讓他們看到經濟利益。所以我這次還有一個建議,希望藝術基金能夠專門有一個劇本扶持基金。

人藝是以投稿為主,也有約稿,但是稿費太低,一個劇本隻能給幾萬塊錢,以及後續演出給作者一些提成,比如我們直到2016年才結束給老舍先生家人稿費,現在還在給曹禺先生家人稿費。但是不演,作者就沒錢。有些私人或者公司化的劇團可以高價購買劇本,但是人藝不行,除非國家特批。

至於翻老戲,這是人藝必須堅持的。全世界有歷史的劇院都有自己保留幾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劇目,這是他們的風格特點。如果北京人藝有一天不演《茶館》、《雷雨》了,那就不是北京人藝了,這麼多好戲,我們應該一代一代傳下去。

北青報:會有很多年輕演員認為電影、電視劇更有前途,而離開人藝嗎?

馮遠征:有走的。北京人藝走到今天,不是一個能掙大錢的單位,但是認真演戲也能達到小康。可是誘惑太多,所以年輕人的心思也比較活泛。我們劇院也有年輕演員火了,大家可能看到他,心裏就會癢一些,這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前兩年走了一個剛進劇院不久的年輕人,去年也走了一個年輕演員。

尊重大家的選擇,可有一點你要明白,做演員,就要耐得住寂寞。如果想做明星,對不起,人藝不適合你。

談基金

「有些項目交差就封箱」

北青報:之前有專家提出過,認為國家藝術基金有些不符合藝術創作的規律,怎麼解釋?

馮遠征:舉個例子,人藝有一部戲叫《牌坊》,就是國家藝術基金支持的劇目,其實當時劇本還不算很成熟,劇本修改和排演需要至少兩到三個月的時間。但是項目批下來了,按照規定,我們要在一年之內排練出來,而且演出40場。立項之後,我們匆匆忙忙成立了劇組,開始排練。為了完成40場的規定,這一年的時間我們要安排兩個時間段的演出,第一輪就有28場。演出過程中,大家發現劇本或者是表演有問題,隻能邊排邊改。

對比來看人藝剛演完的《玩家》,小說寫完之後,改了16稿,作者改不動了,劇本就擱置了。直到2016年,重新拿出劇本,一點一點修改,最終搬上舞台。這是二度創作,在用戲劇的形式和規律去完善原作者的東西。但是國家藝術基金隻給了一年的時間,大家都是為了完成任務。

國家藝術基金的本意是要打造精品,但是現在有一種年底報賬的感覺。我了解到,很多作品在提交了50張劇照、一個光盤、一份文字材料之後就封箱了,不再演出了,這其實是違背了國家藝術基金的初衷,是基金的浪費。

北青報:您有何建議?

馮遠征:首先是時間上,希望能有兩年到三年左右的時間,精心打磨劇本排練演出,力求藝術上的高度。

其次是要給基金經濟回報。小劇種或者小地方戲基金可以全部用來投入,以保證文化的生存和傳承。但像人藝、國家話劇院或者是省級劇院這樣的單位,他們申請藝術基金就要回報,一個項目每年都要有演出,最起碼演出五年以上,每次演出都要回籠一部分給國家藝術基金裏,即便不是100%,也要有一部分,這樣才可以讓基金的雪球越滾越大,還能用以投入其他項目。返回騰訊網首頁>>

本文來源:http://news.qq.com/a/20180303/000700.htm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87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