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區公屋淪陷 房署 房協 食環袖手 邨民自製籠屋避鼠

部門滅鼠不力,多區屋邨被群鼠攻陷,居民自製「籠屋」自保!在樂富橫頭磡邨,老鼠入侵令長者夜不成眠,不少居民更自製「籠屋」避鼠,在所有窗戶加裝鐵絲網防鼠闖入,但多次向房署投訴無效;而土瓜灣樂民新村過去一年接獲約七十戶居民反映鼠患問題,居民更不時目睹老鼠入屋「搗亂」,房協防鼠措施卻不彰。雖然食環署將於下周一起,展開為期兩個月的滅鼠行動,惟有立法會議員指,「遠水不能救近火」,狠批部門各自為政,未能防鼠於未然 。

橫頭磡邨<br>馮婆婆指每晚因擔心鼠隻入屋而夜不成眠,於住所面向走廊的氣窗加裝了鐵絲網(箭嘴示)「自保」。橫頭磡邨
馮婆婆指每晚因擔心鼠隻入屋而夜不成眠,於住所麵向走廊的氣窗加裝了鐵絲網(箭嘴示)「自保」。

窗戶裝鐵網放圖釘抵擋

「呢排有老鼠走入屋,嚇到個孫都唔敢返嚟瞓。我就嚇到晚晚瞓唔到!」年屆八十、獨居在橫頭磡邨宏顯樓的馮婆婆指,近日該邨鼠患肆虐,曾聽聞有街坊睡覺時有巨鼠跳到身上而驚醒,她因擔心鼠隻沿大廈水渠及走廊氣窗闖入,遂請家人以鐵絲網圍封所有窗戶,及在門口加裝膠板,「變到好似籠屋咁,依家天氣開始熱,搞到好翳焗。」

馮婆婆指,曾多番向房署反映,卻未見積極跟進,惟鼠患早已造成人心惶惶,其鄰居甄太亦坦言會效法加裝鐵絲網,以免群鼠滋擾生活。另一名街坊阿Ming則指,除加裝鐵絲網外,更在窗邊放置圖釘,她不滿房署未有正視問題,「之前佢(房署)死都話冇老鼠,(我哋)之後捉咗兩隻,我阿哥就拎落去辦事處畀佢睇。」

除了橫頭磡邨已淪為鼠竇,土瓜灣樂民新村同樣失陷,其中重災區樂善樓,不少居民訴說鼠隻「擅闖民居」的苦況。低層住戶梁伯指,自大半年前開始,就不時有老鼠經外牆喉管爬進屋內,天花板的膠喉及排煙喉多次被咬穿,食物及紙包飲品亦成為「鼠糧」,食物碎屑散落一地。鄰居古太更指,部分老鼠身形龐大,自行放置老鼠藥後仍未見改善,認為鼠患根源在於清潔欠佳。

「至少五、六十戶同我投訴過!」九龍城區區議員楊永傑指出,鼠患問題困擾樂民新村逾三千戶居民,之前已經要求房協以及食環署跟進,惟成效不彰,認為有必要採取聯合行動,長遠亦應在大廈外牆加裝倒刺或鐵絲網,並檢討收集垃圾的次數及時間。

街坊阿Ming亦有於家中窗戶加裝鐵絲網。街坊阿Ming亦有於家中窗戶加裝鐵絲網。 馮婆婆指住所窗戶均被鐵絲網圍住,感覺有如置身「籠屋」。馮婆婆指住所窗戶均被鐵絲網圍住,感覺有如置身「籠屋」。 馮婆婆睡覺時拿着晾衫叉隨身,以防鼠隻隨時出現。(讀者提供)馮婆婆睡覺時拿著晾衫叉隨身,以防鼠隻隨時出現。(讀者提供)

天氣回暖刺激活動能力

另外,記者巡視各區期間,亦不難發現「老鼠樂園」。在大埔墟港鐵站外一段達運路,花圃成為老鼠藏身棲息之處,更有鼠隻從渠道鑽出覓食及走出行人路;而在觀塘康寧道,入夜後亦是鼠輩橫行,同時有大量垃圾堆放在該處的垃圾收集站外。

香港殺蟲業協會公關主任蔡炳然指,天氣回暖刺激老鼠活動能力,而鼠隻大多棲息在花圃中,因有植物提供遮蔽、泥土作為鼠穴,及根部作為食糧,加上有市民將食剩的食物掉入花圃,為老鼠額外提供糧食。他又指,鼠隻以靈敏嗅覺覓食,如住所一帶有鼠患,市民煮食時應關窗、平時則蓋好垃圾桶,及在角落放置捕鼠籠或捕鼠膠。

樂民新村<br>梁伯指,天花板喉管多次被老鼠咬穿,需自行以牛皮膠紙修補。樂民新村
梁伯指,天花板喉管多次被老鼠咬穿,需自行以牛皮膠紙修補。
房協曾向住戶派發水樽(箭嘴示)以防止老鼠爬入屋,惟被指成效不彰。房協曾向住戶派發水樽(箭嘴示)以防止老鼠爬入屋,惟被指成效不彰。 樂民新村居民梁伯指,大半年前開始有鼠隻入屋。樂民新村居民梁伯指,大半年前開始有鼠隻入屋。

投訴不絕始補鑊式滅鼠

立法會議員柯創盛批評,鼠患投訴不絕,食環將舉行的滅鼠行動來得太遲,隻屬「補鑊」性質,加上各部門各自為政,隻著眼自己的管轄範圍。

房署回覆指,過去一年,橫頭磡邨每月平均檢獲約三隻鼠屍,接獲老鼠出沒個案有廿宗,而該署已採取多項防鼠措施,包括定期清洗公眾地方、放置鼠餌,及提醒住戶注意衞生等。而房協發言人指,過去一年,樂民新村共有約七十戶反映曾有老鼠入屋,已向有關住戶派發黏鼠膠板、並在其單位露台安裝防鼠網。

食環署回覆指,該署一直十分關注各區鼠患情況,並將於本月八日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目標小區滅鼠行動,透過多管齊下策略,杜絕鼠患。

圖:關萬亨、陳名仲

文︰呂耀焜、劉潔伶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507/00174_001.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8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