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離婚前夫甩下400萬債務跑路 她的做法太機智

  16年的婚姻,留下了什麼?

  前一天在民政局簽好離婚協議,拿了離婚證,他倉皇而走。她叫住他:「慌裏慌張的,幹什麼?」

  第二天,她就知道了他為什麼慌張。紋身的,赤膊的……一個個接連上門,「你老公欠了我們錢」。

  林惠(化名)把傳票鋪了滿滿一桌子,給記者看。

女子離婚前夫甩下400萬債務跑路她的做法太機智

△林惠收到的20多份傳票 肖菁/攝

根據瓶窯法庭進村走訪,村民們有個說法是,方明是上門女婿。

  不管算不算入贅,確實林惠家經濟條件要比方明家好一些。隔閡似乎也是從這裏開始的,用林惠的話來說,度蜜月的錢都是我家出的。?

  2005年,女兒出生。方明的經濟狀況依舊沒有起色。

  據說方明在瓶窯開了一家裝飾材料公司,但是一直都沒賺到什麼錢。

  林惠說:「買房買車養女兒,統統都是我父母和我的錢,他一分錢都沒有拿出來過,他的公司我從來沒有過問過,也從來沒有去過。」

  林惠媽媽也說:「我們家是老杭州,在城南有房子,租金每個月有1萬多,我們倆也有退休金,女兒這裏,一直是我們貼她的。」

  去年8月25日,方明急匆匆地打了個電話來,說自己欠了很多錢,要跑路了。林惠當即說「離婚」。

網圖

  8月31日,兩人協議離婚,車和一套經濟適用房歸女方(當時車款和房款也均為女方和娘家支出)。

  9月1日開始,林惠的手機每天都有陌生人打來要債,也有人鬧上家裏,說是再不還錢,要上手段了。

  這個瘦弱的女人對電話里的債主說,你白天不要去,等我下班,6點鐘到家找我,把欠條拿來。

  她給所有的債主排了個班,讓他們分不同的日子上門來。

  上門後,林惠拍下債主的模樣,拍下債主的借條,然後以一個專業的財務素養(林惠在單位里擔任財務工作)登記在冊,然後平靜地跟債主說:「好了,你們要的是錢,鬧上門來只有我一條命,對你們來說也沒用,你們去法院起訴吧。」

第一,不能僅憑一張借條就認定債務存在。

  現在沒有其他付款憑證,比如銀行轉賬流水等。而且這些總金額高達數百萬元的出借款項,原告們都說是現金交付,那麼分別是什麼時間,在哪裏交付,交易細節是怎麼樣的,為什麼有的連利息都不算。

  第二,哪怕債務真實存在,那麼算不算夫妻共同債務。

  首先,從「共同」意思表示上來說,借條上沒有林惠的簽名,並且林惠和方明長期處於分居狀態,各自財務獨立,林惠說她根本不知道有借款;其次,400多萬元借款金額遠遠超出日常生活所需,而林惠說所有家庭開支都是她和她父母在承擔;第三點,方明嗜賭,借款有很大可能用於賭博而未用於夫妻共同生活。第四點,根據司法解釋的規定,從舉證責任分配角度看,在債權人無法證明該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於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情況下,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網圖

  林惠這邊將她名下的四張信用卡,還有其母親名下所有銀行卡的2017年流水統統作為證據遞交法庭,以證明去年一年,家庭的收支均沒有方明的「身影」。

  法庭認可債務

  但是認定為男方個人債務

  法庭的審查和調查工作非常詳盡,法官走訪了方明的老家和社區。有村委會幹部說,方明嗜賭,早年就有討債的人鬧到村裏來,事情鬧得很大。有社區工作人員說,方明兩夫妻去年1月就分開了,8月辦的離婚手續。

  最後,法院認為,這些債務由借條為據,而方明沒有出庭,放棄自己的質證權力,所以雙方之間形成的借貸關係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

  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在本案中,上述借款事實雖發生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但是方明向十幾人借款200多萬元,數額巨大,超出了日常生活需要範圍。而且,原告(即債主)方面沒能提供證據,證明方明將借款用於家庭共同生活或共同生產經營所需,也未能證明林惠對這些借款知情和認可。借款也沒有方和林的共同簽字,事後林惠也沒有追認的意思。而且結合法院的調查,方明嗜賭。所以,法院認為這些案件所涉的借款都是方明的個人債務,由方明來還。

  得知判決後,林惠苦笑,接下來還有將近十起類似的官司要面對。婚姻是什麼?我曾經以為我的感情就這樣了,不能讓孩子再受傷,試圖給她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完整的家,現在,我知道,我錯了。

  40歲的女人,身形單薄而堅挺。

  《婚姻法》新解釋夫妻共債共簽 專家:保護個體權益

  中國青年網北京2月6日電 不論是賈躍亭妻子甘薇從「人生贏家」到替夫還債,還是北京小馬奔騰原董事長遺孀金燕因「先夫與外界簽署的『對賭協議』」一審被判負債2億元,此類事件引發人們對婚姻中「被負債」的擔憂。最高法日前發佈《關於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對婚姻存續期間夫妻債務問題的法條有了重大調整,如規定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後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本文來源:http://society.huanqiu.com/article/2018-02/11592311.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79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