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鴻爪:小學雞與老狐狸

同遮不同柄,同人不同命。去年底暴力衝擊立法會的兩名政壇小學雞涉非法集結罪被捕,周五提堂,面對最高五年的刑期;反觀佔中落幕兩年多,大部分搞手仍逍遙法外,港府何厚此而薄彼也!

事實上,法律雖然保障議員在立法會內的言論自由,但不保障肢體自由,更不保障暴力自由,否則就不會有議員被控在議事堂掟玻璃杯的故事。再說,兩人宣誓失敗,指揮一眾助理強行闖入立法會時,算不上是真正的議員,所以不受特權法的保障,更何況他們玩弄宣誓儀式,得罪所有炎黃子孫,早就淪為過街老鼠。君不見,曾為同路人的白鴿黨急急劃清界線,強調抗爭要用文明的方式,這是指着和尚罵禿子,暗批兩名小學雞不文明,被告乃咎由自取。

小學雞政客官司纏身,能否脫罪有待法官定奪,但債台高築已是吟詩都吟唔甩。兩人被立法會追討近兩百萬元的薪酬同津貼,加上連場官司花費不菲,隨時破產收場。難為小學雞所屬政團還敢講大話,揚言面對打壓絕不投降,已做好付出一切代價的準備去保衞香港。好心啦,納稅人怎敢指望你們保衞香港,若能及早還清欠債,已經額手稱慶。

最難堪夢醒時分,尊貴議員做不成,反落得個身敗名裂,但能怪誰呢?怪只怪自己太傻太天真,後台不夠硬,瞧瞧漢奸黎及李漢奸,再瞧瞧佔中三丑,活得多滋潤。小學雞同老狐狸玩政治,果然不是同一個級數。

評論員 香桐仁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27/00184_007.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7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