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醫生”未做皮試便注射過期頭孢致患者死亡,獲刑七年

(原標題:北京“黑醫生”未做皮試便注射過期頭孢致患者死亡,獲刑七年)

因哮喘病犯,武某來到村裏一家小診所注射頭孢,但大夫未經皮試便進行了注射,且藥物已過期,導致武某發生藥物過敏反應死亡。今天上午,石景山法院經審理,認為賀某犯非法行醫罪,當庭判決其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患者到黑診所就診喪命

去年9月4日早上,武某在外出時因為哮喘嚴重,在兒子的陪同下來到了石景山區衙門口村的一家私人診所。

“當時他喘得特別厲害,我跟他說了好幾次,讓他趕緊去醫院。”該診所的大夫賀某說,他原本不願接診,但武某說他身上沒帶多少錢,而家又在50公裏外,來不及回家取錢,堅持讓賀某為他打針。

幾天前,武某也曾因哮喘來到他的診所就診。當時,賀某也為他注射了頭孢,但因為出現了輕微的過敏反應,賀某更換了藥物。

這次,武某稱頭孢效果好,堅持要賀某為他注射頭孢。拗不過武某的堅持,賀某為他注射了頭孢注射液。

但這次,注射進武某體內的注射液已經過了藥品保質期,賀某也並沒有為武某進行再次皮試,就直接開始了輸液。

“我想著前兩天剛給他打過這個藥,要是換藥再皮試,又要等半個小時。”賀某說,當時他知道這批注射液已經過期,“但他喘得那麽厲害,我不能不管啊。”

輸液開始不久,武某就臉色發青,發生休克。感覺武某狀態不對,賀某急忙給武某注射了鹽酸腎上腺素並讓武某的兒子撥打了120,隨後武某被送到石景山醫院,但最終,武某經搶救無效死亡。

經鑒定,武某符合在患有哮喘的基礎上,輸液過程中發生藥物過敏反應而死亡。

經調查,賀某並沒有合法的執業醫師資格,他開設的診所也沒有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他的診療行為涉嫌非法行醫。

賠償患者家屬70萬獲諒解

今天上午,賀某在石景山法院出庭受審。石景山檢察院認為,賀某在未取得醫生執業資格的情況下,非法行醫,造成就診人死亡,應當以非法行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剛剛坐到被告席,賀某就難以自抑地哭泣起來,為保證庭審正常進行,法官多次提醒他控製情緒。對檢察機關的指控,賀某不持異議。

“我父親是中醫,在老家的時候看師傅怎麽給別人治療,(行醫)都是自學的。”賀某今年已經51歲,他小時候因小兒麻痹導致左腿殘疾,隻讀完了初中就開始學醫,幫著師傅打下手,“大病看不了,頭疼感冒的給病人開點藥”。

庭上,賀某更改了口供,稱武某幾天前來診所時,在注射頭孢前已經進行了皮試,結果一切正常,“就是有僥幸心理”。

案發後,賀某家屬代為賠償了70萬元,取得了被害人家屬的諒解。

辯護人表示,武某自身患有三級重症心髒病,在受到外界刺激時,可能因心髒負荷加大導致死亡概率上升。案發後,賀某積極施救,並賠償了被害人家屬的損失,且賀某自身也有殘疾,希望法庭在量刑時予以考慮。

被告人一審獲刑七年

經審理,石景山法院認為,非法行醫並造成就診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非法行醫罪。鑒於賀某係自首,且積極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得到被害人家屬諒解,可對其依法減輕處罰。故一審以非法行醫罪判決其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本案主審法官李婧表示,非法行醫行為既侵害了國家醫療管理秩序,又侵害了公民的身體健康。醫療行業專業性很強,有著嚴格的從業要求,我國法律規定,非法行醫造成被害人死亡的,應處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鑒於賀某存在減輕情節,故作出有期徒刑七年的判決。

(原題為《未做皮試注射過期頭孢藥物 患者藥物過敏致死 “黑醫生”非法行醫 獲刑七年》)

(原標題:北京“黑醫生”未做皮試便注射過期頭孢致患者死亡,獲刑七年)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8/0122/17/D8P8R5L9000187VE.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73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