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死小狗」事件困惑:網絡為啥比法律還管用-www.thaiboxinghk.com

「摔死小狗」事件困惑:網絡為啥比法律還管用

文 | 王倩

成都「疑似索酬不成摔死小狗」事件這兩天在網絡鬧得沸沸揚揚。事情的大概是一位女生走丟了一隻狗,後來狗被何姓女士收養。何女士一再暗示索要酬勞未能如願,最後女生帶警察上門要狗,卻發現狗摔死在何女士家樓下。

因為輿論的一致聲討和警察的介入,何女士當麵道歉。但1月12日上午,狗的主人在微博上聲明:要求涉事女子何女士在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事件走正常法律程序,還要賠償所有損失。

(被摔死的柯基 來源:柯基主人微博)

在網絡熱炒一番之後,事情終於有望進入法律程序,後麵的事情我們就得等待司法的處理了。要知道,這條無辜喪命的柯基犬一個月前就走失,狗的主人曾報警卻被告知這是私人糾紛、自己解決。狗的主人在與何女士私了未果的情況下,沒辦法隻能發微博求助。

這給我們一種感覺:遇到問題,網絡好像比正規執法管用。無獨有偶,昨晚,在北航女博士實名舉報陳小武性騷擾11天後,北航通報撤銷陳小武教務職務,取消教師資格。此事也算是等來了結果。其實,在微博實名舉報之前,舉報人羅茜茜有向北航實名舉報,但效果並不理想,陳小武在網絡刪帖、給相關學生施壓,事情並未有實質進展。現實就是,在沒有訴諸網絡之前,維權舉步維艱。

事情終於得到相關執法部分的重視和解決,網絡輿論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沒有網絡輿論的施壓,狗主人要回丟失的狗被勒索的事情可能不了了之;沒有網絡輿論的施壓,陳小武性騷擾的處理結果至少不會來得這麽快;還有,沒有網絡輿論的施壓,攔火車的女教師也不會受到處罰,畢竟他們一家三口最終都上了車。

這些事給人的感覺是:事情到了互聯網上,鬧大了,迫於輿論壓力,執法部門才去處理,或者更快地去處理。

(摔狗女子遭到人肉搜索)

網絡輿論在這過程中起到的是推手作用。這是一種「圍觀」的力量。事情被放到網絡這個公共領域,被大家傳播、討論和監督,相關執法部門便不得不重視和解決。那麽反過來,人們在遇到問題時選擇求助網絡,就不失為一種快捷、有效的途徑。

在理想的狀態中,輿論監督和司法作用本來並不衝突。不是所有事情都有必要通過法律途徑解決,輿論通過是非討論、道德評判等,也有助於維護一個社會的公序良俗。或者說,輿論對於揚善懲惡可以起到司法之外的補充作用。但近期的這些事讓人擔憂的是,正常的執法存在缺位,如果不是輿論的聚焦推動,一些本該被製止的惡行就能逍遙法外。而輿論在介入這些事件時,雖然在「懲惡」方麵似乎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同時卻也容易造成各種誤傷。

比如,涉事者往往被「人肉」,個人信息被公開,被惡意營銷,被造謠,深陷網絡暴力的泥淖中。何女士的行為當然惡劣,但她及其家人被全網謾罵和詛咒,其身份證、家庭住址等個人信息被掛到往上。有不少網民無所顧忌,給何女士寄花圈,揚言要「找打手」、「把她也從陽台掛出去」、「咒她女兒去死」、「扒她祖墳」……這些明顯超過了正常的「懲惡」界限,而變成了另一種意義的惡。

要定性網絡輿論在這些事件中所起的作用,難免陷入一種困境。在正常法律角色失效的情況下,網絡輿論是受害者可以依賴的有效維權渠道,否認它會讓眼下的公正更難以實現。可是要支持網絡輿論,則又要謹慎和人肉搜索等手段切割,在現實中這種界限非常難以把握。不可否認的是,如果不是人肉搜索等極端手段的使用,網絡輿論的監督作用必將大打折扣。

我們當然可以呼籲,輿論的參與者要理性,即便在揚善懲惡時也不能越過法律界限。但麵對麵目模糊、身份和目的多元的網絡大多數,這樣的呼籲可能效果有限。要解決這樣的矛盾,最可期待的還是寄望於執法部門,隻有正常的執法得以保證效力,那網絡輿論的發揮空間就小。網絡比法律還管用的現象,症結在於法律為什麽不管用,在這個層麵下藥,網絡的問題也就好治理了。

【歡迎注冊「狐友」,關注「三條」發現更多精彩內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16385955_665455




Tag:
本文連結:http://www.thaiboxinghk.com/68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