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比人細】病後旅居廣島一年 返港感覺「莫名孤獨」-www.thaiboxinghk.com

【他的心比人細】病後旅居廣島一年 返港感覺「莫名孤獨」

香港是座節奏急促的小城,路人站在路口只盤算着甚麼時候衝燈,上班族邊吃早餐邊忙着回老闆的WhatsApp,小孩子還沒出生就要幫他報幼稚園。「香港的節奏很快,但卻是一種沒感情的快。」在廣島旅居一年的Calvin Wang說。「香港人很奇怪,好像身邊所有事都和自己無關。」因為步伐太快,每個人只能專注自己的生活,難免各家自掃門前雪。

從美術總監到零朋友
他憶起一年前,自己正躺在東區醫院的病床上,思考生存的意義。當時他還在香港一家雜誌社擔任美術總監,一次因為腸胃炎而入院檢查。沒多久醫生告訴他,他的心臟比平常人細小、心臟酵素過低,或會有生命危險。「大概是凌晨一點,他們把我推進心臟科,給我打了很多支針,甚至不讓我下床。」他淡淡的說。同一病房內都是八、九十歲的老人家,每到晚上他們喊痛的叫聲就會把他弄醒。他卻只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直至收到同事打來的電話,「他們打來問我何時出稿……」他苦笑道,「我告訴他我在醫院,他還是邊嘻笑邊催促我。」出院以後,他放棄了所有正職,朋友卻因他沒錢而離棄他。「當我說我現在沒錢了,他們就真的不再聯絡你,好像你再沒利用價值。」他無奈的說。當時他沒有太多積蓄,失業讓他要捱窮過活,一天三餐只吃唐記的雞包。

嘗過香港的人情冷暖,他輾轉去了廣島為一位朋友擔當攝影師。他住進當地的青年旅舍,卻認識了一群熱情的廣島朋友,當中還有一位開羽織店的婆婆。他們聊起才知道,婆婆以前也到過香港,甚至還哼起鄧麗君的歌。「她立馬端出熱茶、茶點招呼我,臨走前她還着我一定要回去探望她。」他微笑道,第二年他兌現承諾回到廣島,婆婆看見他卻如重遇家人般興奮。「她拿出兒子送她的情人節朱古力,說要和我一起吃。」他每喝完一杯茶,婆婆就馬上補,彷彿不想他離開般。

日本友人母親 仍抗拒紋身
「廣島最吸引我的是,他們的人情味真的很強烈。」他解釋廣島和東京很不一樣,東京滿是找工作的外省人,感覺冷漠。然而廣島卻如一個小社區,所有人都互相認識,每次碰面都會打招呼。走入日本媽媽打理的店舖,他亦會稱對方為O-kaa-san(意即媽媽),「我們這樣稱呼她們,她們都樂於回應,感覺很舒服很窩心。」他淡淡的笑說。他又向我介紹當地的木工店,社長不問原由就教他做了張木桌子、一套木椅子,亦不介意借出地方讓他搞工作坊。「廣島人很樂於分享,他們不會擔心你抄襲,只想着怎樣去幫你。」他說。他雖然不懂看日文,然而他卻跟着廣島朋友邊說邊學,現在聽和講也沒問題。

以遊客身份到訪廣島五、六次後,他去年終於決定和朋友合租房子,正式開始旅居的生活。 除了幫人拍照,他亦會在當地搞工作坊,好換取兩餐和生活必需品。廣島人知道他是香港人,不僅願意和他用英文溝通,對他也特別放鬆,不計較禮節,「他們都笑說我是外國人,不用講禮貌的。」唯獨當地人仍會忌諱他身上的紋身。以往日本只有黑社會會紋身,因此部份人覺得身上有紋身的人都是血統不純,「我日本朋友的媽媽正因此而拒絕和我見面。」想要完全融入當地的文化和社會,似乎還有一段距離。

「我每天都想回去。」
「如果廣島和香港比較,我還是覺得香港較難生活。」即使港日文化不同,他還是較享受廣島的生活。去年中大調查發現,近四成受訪者表示希望移民,另有約四成受訪者表示對香港歸屬感一般。「今次回來香港,我反而有種莫名的孤獨。」他幽幽的說,縱然這裏住着家人和朋友,城內的冷漠卻不斷逼他離開。卻又因為入境限制,他每年只可留在廣島180天,他不得不回來香港幾趟。「其實我每天都想回去。」他說着,彷彿廣島才是他的故鄉。

去年年末,他收集日本的舊物和廣島婆婆賣的羽織,再帶來香港開限定店。「對我而言,這些貨物就是一份回憶,一份對日本的回憶。」他端出圓滾滾的不倒翁,像個小孩子般笑言。他每次都帶着不同的小物回來,羽織卻來來去去都是那幾件,不知道是賣不出還是他不願意賣。

「靜月」期間限定店(2017年春)
日期 : 4月15日至17日
地點 : 銅鑼灣駱克道522號全棟

記者:黃映嫚
攝影:王國輝、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本文來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409/56534965




Tag:
本文連結:http://www.thaiboxinghk.com/6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