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進擊之路

原標題:人工智能進擊之路

經濟就像一列火車,正常情況下它會飛奔向前。不一樣的是,拉動這列火車的火車頭卻是幾年一變。從房地產、煤炭,到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新能源,再到人工智能莫不是如此。

用一句流行的話來解釋,就是“money is right”。無論聰明的投資人們找到的是龍頭企業,還是隱形冠軍,伴隨的都是需求的爆發性增長。

華興資本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包凡曾經看到一份數據,至今為止,世界範圍內人工智能公司總數已經突破1200家,而投資公司在上麵打出的“子彈”已超過200億美元。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在接受新浪科技的采訪也稱,未來五年的趨勢一定是AI+。

一條“J”曲線

信息產業的發展似乎一向是個“另類”,它並不呈現線性規律,而是一種“指數級增長”或者叫“加速度增長”。隨著時間的推進,每一類信息產業公司獲取1億用戶的時間都在飛速縮短:無線電38年,電信11年,PC社交網絡3年,移動互聯網1年。

而這是一條明顯的“J”曲線。

有業內人士看到,未來並行計算海量大規模數據的需求將會越來越多,算力的需求將會被引爆。人工智能到底是不是這條華麗曲線的一員?給人無限遐想。

對於一直處於“線性增長”環境的普通人似乎一時還不能適應,但對於投資人來說,信息產業無疑是兵家必爭之地。

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認為,未來一互聯網作為創新驅動的全球化仍會繼續。“在過去的一年中,50%的投資項目都跟人工智能有一定的相關性。”如今,就連投資行業本身也開始“AI”化了——華爾街大量的對衝基金已經在用人工智能了,“Data Analyst”正在幫助投資者對投資作出更好的判斷。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Airbnb、Uber早已實現全球擴張,而國際貿易也從20年前的5萬億規模暴增至37萬億,年複合增長遠超全球GDP增長。

對於創業者和投資人而言,其中存在的巨大機遇不言自明。

AI女王賈斯汀·卡塞爾判斷,未來公司將依據過往大數據,為用戶創建引人注目的個性化體驗或解決方案。這種解決方案會是隨時隨地發生的,而創新本身不再是僅僅是產品或是產品的附庸。

在李開複眼裏,矽穀的一個人工智能博士生一畢業就可以拿到200-300萬美金的年收入offer,真正懂深度學習的人遠遠滿足不了需求。而實際上,這個交易也是非常劃算的。就穀歌而言,一旦拿到這樣的人才,他便可以產生出100倍的價值來(比如二級市場投資)。

難怪就連李開複也遺憾的慨歎:自己生的太早了。

到底有沒有泡沫?

百度風投劉維看好人工智能的未來。他覺得,作為人工智能作為底層技術不斷在成熟和發展,一部分算法已經到了可用階段,而隨之而來的海量數據處理需求、運算能力需求、安全需求等會產生巨大的創業投資機會。從傳感器到芯片、從高性能算法到前沿材料都會誕生巨頭。

但有人歡喜有人憂。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人工智能的“硬傷”尚未被攻破——計算能力不足。在現階段的人工智能,單位成本和單位功耗還沒有顯著降低,人工智能的體係結構有待進一步突破。

峰瑞資本早期項目負責人朱禕舟認為,如今的人工智能隻是局部的進入了第二階段。

品途創投注:第一階段是提供狹義的技術階段;第二階段是提供解決方案階段;第三階段是提供模塊化產品階段;第四階段是提供整體產品階段;第五階段是業務閉環數據循環階段。

“一般我們認為,投資人進入的最好時機是創業公司產品實現量產的前一兩年,但現在人工智能賽道還過早,投資盛況也是虛假繁榮,接下來兩三年會有一大批創業公司倒下。”他說。

複盤過去互聯網的成功經驗我們看到,人工智能想要大規模崛起至少需要兩個條件:其一,市場用戶滲透率達到20%;其二,底層技術提供者要更深度和更全麵的開放人工智能服務。

人工智能公司是否具備這兩個標準,數未可知。

對此,品途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曲飛宇這樣預測:中國AI的創業和投資將呈現兩極化特征,紅利持續和市場洗牌共存。

NVIDIA(英偉達)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張建中在一次演講中這樣表示:“其實,我在跟市場接觸中發現,真正投資人工智能的並沒有那麽多,大部分機構都在做試錯性嚐試。”

盛世投資管理合夥人、盛世方舟主管合夥人謝作強也有同樣看法,他認為:“在看某個領域投資熱不熱的時候,一般會觀察兩個數據:一是媒體熱度,即看起來的熱度;二是資金的熱度,即真金白銀的熱度。”

“人工智能”在新聞熱度趨勢上的確一直呈上升態勢,但對比“智能製造”的42萬篇相關新聞和“創新金融”的43萬篇,人工智能隻有11萬篇。

大眾對人工智能到底是什麽,還缺乏了解。

“無限神化”背後的忠告

IDG資本合夥人牛奎光告誡創業者:“人工智能領域的要求非常高:不僅要懂技術,還要懂應用,並且需要對成本、演進方式、節奏都有所把握。”

在他看來,是否選擇在人工智能領域創業,需要考慮周期問題。從創業角度上說,必須要找到一個很好的對應應用。

按照產業鏈結構分類,AI產業鏈可分為基礎層、技術層和應用層。

在基礎層,是開源平台、雲服務和傳感器;技術層則是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識別和深度學習;在應用層,是機器人、無人駕駛、個人助理、無人機、智能金融、智能安防、智能醫療、智能客服、智能家居等。

科技巨頭的野心是全產業鏈“通吃”。這裏聚集著穀歌、百度,聚集著臉書、蘋果、亞馬遜、阿裏、騰訊,還有IBM、微軟甚至是英偉達、英特爾,未來其競爭慘烈程度可想而知。

風口雖好,還是量力而行。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還是要感謝互聯網。正如包凡所說,中國政府對新興事物相對比較包容和開放,而也正是這樣的開放才讓新興趨勢得以出現和成長。

來源|投資人說

本文來源:http://tech.ifeng.com/a/20180109/44837620_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63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