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值時搣女下屬臉部兼捽耳珠 警署警長普通襲擊罪成

已婚及育有3子的警署警長,當值時對女下屬搣臉、搣耳珠、捉她手臂搖動令她自打屁股,及涉嫌拍打她臀部,並被指向女事主回應稱「要用手打先可以鹹濕到你」。警長否認4項控罪受審後,今在九龍城法院被裁定3項普通襲擊罪成立,但1項非禮罪則因女下屬對拍打部位說法前後不一,有疑點下裁定不成立。

辯方求情指被告蔡德祥(53歲)明年退休,料將被警隊革職,會損失約200萬元退休金,幼子未必可到外國升學。案件令被告的舊同事及前上司遠離被告,傳媒亦廣泛報導,令被告承受很大壓力,去年11月至今持續求診公立醫院心理輔導。中五學歷的被告服務警隊30年,不斷努力才晉升至案發時的警署警長職級,去年10月勒令停職。

裁判官一度表示欲索取社會服務令或感化報告,但辯方態度起初似有保留,解釋三項襲擊罪案情及力度不算嚴重,認為可判處罰款,罪責未必適合判社服令,而且被告最大懲罰是聲譽盡毀,亦難以找其他工作。裁判官終決定索取背景及感化報告,押後至本月19日判刑,其間准被告以原有條件繼續保釋。

裁判官裁決指,被告承認有對女事主值日官X搣面、搖手臂、從後拍腰部以及搣耳珠,但以相信X會同意這些行為作抗辯理由。裁判官認為,即使X曾不抗拒被告與她交談時搭膊及掂背、兩人曾練習詠春黐手,或被告經常向男女下屬講鹹濕笑話及「再做錯嘢就要打pat pat」,但裁判官指「口講同真係做,係兩碼子嘅事」,不代表X同意上述涉案的搣面等動作。

裁判官亦指被告證供不合情理,例如指若X不同意拍背部可出聲,官認為不合邏輯,「都拍咗,出聲有乜嘢用?」;部份解釋例如是因看到X坐下時彎着腰才拍她背、想讚X「叻」才搣她耳珠,官指是在被告作供才首次提出,並沒有在盤問X時指出,令人抱有很大懷疑被告有否講真話,裁定不接納被告嘗試開脫部份的證供。至於被告辯解4個動作是出於「嬉戲」,裁判官直接反駁:「冇一樣可以話係男同事同女同事之間,可以接受嘅嬉戲行為。」

官指X、聽X投訴的男警,及目擊部份案發經過的兩名同事,皆是誠實可靠證人,X亦無理由要誣告被告,不過X就非禮經過作供不清晰,與男警證供亦有幾處強而有力的分歧,例如X指被告「拍腰下面pat pat位置」,但男警指X是說「拍咗背脊腰位」及沒有提及過「pat pat」,兩者有明顯出入。此部份事實對非禮控罪相當重要,X未能前後一致地講明拍打的部位,裁定罪脫。其餘動作包括搣面、搣耳珠及搖手臂,則裁定被告有意圖令X蒙受非法暴力,三項普通襲擊罪成。

本文來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06/56529166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6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