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射燈:惹火潮物 小型煙花通街賣

非法售賣煙花活動猖獗!可噴出火花的「滴滴金」煙火棒及煙花蠟燭,近年成慶祝節日派對必備,雖然此類小型煙花含有火藥成分,卻成行成市公然出售。本報記者發現,大埔有燒烤場小賣店公然出售「滴滴金」,更有食客懶理人多,即場試玩;不少旺角商場格仔舖、網上社交平台亦有出售煙花蠟燭,有賣家只稱煙花蠟燭為「效果蠟燭」,部分店舖更只限郵寄,不設面交,即使肯面交亦會日日改交收地點。專家指此類小型煙花不宜在室內或人多的地方使用,噴出火屑易點燃雜物,引發火警。

職員多次強調它是「效果蠟燭」,點燃後會有「效果」,絕口不提「煙花」二字。職員多次強調它是「效果蠟燭」,點燃後會有「效果」,絕口不提「煙花」二字。

「想買『滴滴金』?三十蚊一盒。」記者日前在大埔大美督一個燒烤場的小賣店,發現有「滴滴金」公然出售,更放在當眼處,二、三十盒整齊排列,店員稱每盒「滴滴金」有八支,甚受歡迎。臨近聖誕新年,燒烤場內熱鬧非常,卻有部分食客懶理現場逾百人,購買「滴滴金」即場耍樂助興,甚至在燒烤爐旁揮舞,一旦點燃場內雜物,後果可大可小。

宣稱「效果蠟燭」避提「煙花」

近年可噴出火花的「滴滴金」及煙花蠟燭成為流行玩意,不少人舉行生日派對,或拍照「打卡」,雖然小型煙花含有火藥,但市面仍不難購買。旺角不少格仔舖均有煙花蠟燭出售,其中一間商場格仔舖,職員雖未有將煙花蠟燭放於當眼處,惟記者佯裝顧客上前詢問時,對方悄悄地從身後的儲物櫃取出一包樣本,上面寫有「效果蠟燭」四字,店員多次強調「效果蠟燭」點燃後會有「效果」,絕口不提「煙花」,蠟燭包裝亦沒有任何警告字句,每支售價由七元至十二元不等。

大埔大美督一間燒烤場的小賣店公然出售「滴滴金」,放在當眼處。大埔大美督一間燒烤場的小賣店公然出售「滴滴金」,放在當眼處。 大美督一間燒烤場內有市民燃放「滴滴金」的小型煙花。大美督一間燒烤場內有市民燃放「滴滴金」的小型煙花。 「滴滴金」有心形和星形以供選擇。「滴滴金」有心形和星形以供選擇。

噴出30厘米火花達一分鐘

另一間旺角商場的格仔舖亦有出售煙花蠟燭,但職員拒絕向記者展示貨品,要求先付款後取貨。有出售煙花蠟燭的格仔舖亦於社交網站上表明「不提供實物查看」,在購買時必須向店員出示訊息或款式代號才會售賣,又稱不會回答任何查詢,但有片段顯示煙花效果,而該店出售的「強勁煙花」最高可噴出三十厘米火花,歷時一分鐘。

劉國勳劉國勳 市民點睇<br> 盧小姐:「唔知呢啲係違禁品,仲要喺燒烤場賣,好少政府人員巡,啲人唔知潛在風險下玩都好大鑊!」市民點睇
盧小姐:「唔知呢啲係違禁品,仲要喺燒烤場賣,好少政府人員巡,啲人唔知潛在風險下玩都好大鑊!」
劉小姐:「無玩滴滴金呢啲,但係如果有意外發生過,政府都應該加強規管同埋宣傳。」劉小姐:「無玩滴滴金呢啲,但係如果有意外發生過,政府都應該加強規管同埋宣傳。」

網上平台出售違禁煙花更肆無忌憚。記者在社交平台內輸入「煙花蠟燭」、「滴滴金」等關鍵字,發現為數不少的網上店舖均有出售有關危險品,價錢由十數元至過百元不等。

有店主聲稱於澳洲入貨,「滴滴金」有星形和心形選擇。部分網店要求客人必須以社交應用程式聯絡店主購買,只限郵寄,不設面交,亦表明不會在港鐵站內交收。而部分提供面交服務的網店則表明每日面交地點不同,客人需要向店主查詢。

香港大學化學系副教授馮應昇指出,小型煙花含有火藥,加有重金屬以控制火燄的顏色和效果。他指小型煙花不宜在室內或人多的地方使用,噴出的火屑易點燃雜物,釀成火警。此外,煙花內的重金屬含有毒性,噴出的火屑散落蛋糕表面,吞落肚隨時有害。

議員促執法部門增巡查

立法會議員劉國勳認為,煙花產品日新月異,不少市民只把他們當成潮流玩意,不知其危險性和法律責任。他認為政府應該加強宣傳,提醒市民有關產品屬違禁品,以及有一定安全風險,執法部門亦應加強巡查。

警方發言人回應指出,一五至一七年(一至十月)共處理十四宗非法藏有煙花爆竹的個案,及四百零三宗非法燃放煙花爆竹的個案。警方又表示一直致力打擊非法藏有及燃放煙花爆竹的違法行為。

圖/文:專案組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1228/00176_097.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58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