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女子抹淚:壯漢猛敲門 她有家不敢回隻能住賓館

深圳廣播電視台第一現場12月25日報道,莊女士租住在羅湖的一個小區裏,最近她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可到晚上,她甚至不敢回家,不得不到外麵住賓館過夜,到底是什麽原因,讓她有家不敢回呢?記者在羅湖的和平廣場附近見到了莊女士,她剛剛從賓館出來,說到昨天晚上不敢回家的原因,她還有點驚魂未定。

廣東女子抹淚:壯漢猛敲門她有家不敢回隻能住賓館

莊女士:我不敢回去。他們每次都來好幾個大男人,拚命敲門堵鎖眼,我很害怕。

租期還未到新業主上門

莊女士說,她就住在和平廣場瀚庭軒34樓一個單元,2015年她的丈夫和當時的業主簽訂了10年的租約,但是最近,有人自稱是房子的新業主,上門要求莊女士盡快搬走。因為我有8年的租期,我說你可以和我協商,但是他就是要把我強行攆走。

人在家門被堵

昨天,對方又將房門堵住,當時莊女士還在裏麵,無奈之下,她隻能找人把鎖打開才出來了,今天中午,記者也到了她所租住的單元,看到大門的鎖眼已經被損壞,無法正常開門。這裏都是被撬過的,還有這裏,還貼東西在門上,說我是蕩婦。

雙方多次協商未達成一致

莊女士說,之前因為還存在租約的問題,她和新業主也協商過多次,但是雙方一直沒有達成一致,新業主也多次上門,打算強行收房。

拍得房產無法入住新業主一肚苦水

隨後,記者也聯係了新業主李先生,他告訴記者,這套房子此前被法院查封,自己是通過法院拍賣獲得的,作為房子現在的產權所有人,他希望莊女士盡快搬走,此前雙方也在居委會、派出所等多方的見證下進行過協商,但莊女士遲遲不搬,這讓他也很惱火。

通過法律途徑主張各自權益

律師表示,從目前的情況看,新業主李先生有權要求莊女士搬離,而莊女士丈夫和原業主簽訂的租賃合同,因為房子被法院查封拍賣,導致租賃合同無法履行,可向原業主要求賠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而李先生和莊女士之間,最好還是先通過協商來解決問題。

司法拍賣房為何總成"毒蘋果"?

房價高企的當下,長租的形式,未嚐不是一個降低租房成本的好方法。一紙十年租約,讓房子有了"家"的感覺。可是歸根到底,產權不在自己手裏,雖說買賣不破租賃,不過,風險還是有。剛才節目中的莊女士,遭遇讓人歎息。而說到法院拍賣房,很多觀眾也並不陌生了。在我們《第一現場》欄目以往報道過程中,曾經報道過多起類似糾紛。

案例一:老業主"以租抵債"房客遭新業主恐嚇

2014年9月,南山華僑城純水岸小區某房子原業主,由於無力償還他欠齊先生的上百萬債務,決定"以租抵債",將房子租給齊先生十年。然而,今年3月,房子被法院凍結拍賣,市民石先生成為房子的新業主。新業主PK老租戶,矛盾產生了。

齊先生:開門以後幾個黑衣大漢開始吼,罵我,威脅要弄死我,叫一百個人來打我,還有人扇巴掌、掐脖子,踢我老婆我擋住了,現在新業主用惡意手段逼我搬離,對我家庭生活造成極大影響。

案例二:查封房平添十年租戶拍到房子難入住

齊先生的經曆,跟剛才節目中的莊女士有點相似。可是作為新業主,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今年1月,鍾先生以320萬元,拍得龍崗區水岸新都五期一套164平米的房子,盡管在競拍房產之前他也曾經到現場看過這貼著封條的房子,長期拖欠的管理費也讓他堅信這是套沒人居住的房屋,但是當他來收房的時候,卻出現多名男子自稱和原業主簽有十年租約,拒絕交房。

案例三:千萬拍得房產原業主死活不搬

今年1月,張女士在司法拍賣中,競拍到龍華區星河丹堤的一套260多平米的房產,成交價1250萬元。可當她帶著產權證,和小區物業一起上門收房的時候,原業主卻態度強硬,拒不搬離,甚至家中老人更是以死來威脅上門收房的張女士。由於無法收房,張女士要求小區物業管理處停供水、電、氣,但原業主自己挑水、點蠟燭、克服重重困難,依然是不肯搬離。

案例四:房價漲的快原業主要"補差價"

時間再往前推移,早在2015年四月份,湯女士以250萬元拍得高發佳苑小區的一套房產,但是直到房產執行款到賬一年後的2016年四月份,法院都遲遲未出裁定書,導致湯女士一直無法完成過戶。原來,該房產被執行人黃某某不認為前夫所欠債務屬於夫妻共同債務,拒絕搬出,並多次到法院進行申訴,認為法院將房子賣便宜了,要法院賠償房子漲價之後的差額。

湯女士:當時這個價格是符合市場規定的,但是後來原業主去法院鬧事,法院就不好執行,法院收了250萬,至今沒有任何措施,由於房價越長越猛,原業主就更加不肯退出來。

轉載自:深廣電第一現場

本文來源:http://bendi.news.163.com/guangdong/17/1227/09/D6LD0D8V04178D6J.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57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