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開Talk】中西方解讀自由主義有異 同到敗壞終點-www.thaiboxinghk.com

【陶傑開Talk】中西方解讀自由主義有異 同到敗壞終點

 

中國的社會結構卻不是這樣。首先,中國文人不明白、也不同十九世紀英國歐洲產生的Liberals。今日在香港,最難向大眾解釋Liberalism這個字:自由主義分子?自由知識分子?因為在大陸,一說到「自由主義」,大陸中國人就想到自由散漫、不服從帝王管轄的性格。毛澤東就有一篇論文叫做「反對自由主義」。

中國的士大夫階層,讀了書就有攀附帝王權力的慣性,雖然一度有微弱的「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士大夫憂患精神,但隻「憂患」沒有用,要更積極的解放(To Liberate)。

十九世紀的知識分子代表是曾國藩,他吸收了一批有見地的精英為國家效力,曾國藩本身除了是文人也是地主,但他從來不是中國的Liberal。向地主產業階級挑戰的洪秀全及「太平天國」,隻是一股暴力的農民土匪勢力。

換言之,十九世紀英國知識分子和工人階級之間的同情與互動,在同一時期的中國從未存在。曾國藩代表的地主和中產階級,對以暴力冒起奪權的農民階級水火不相容,而且以朝廷代理的身份鎮壓成功。十九世紀的中英兩國,都有改革的機會,英國水土與改革的歷史契機有緣,中國則絕緣,因此西方成為希望自由之邦,中國則大江東去,迎來幾十年後馬克思列寧的極端邪說。

「Liberalism」一詞,成為毛澤東挾列寧之名高叫的「解放」(Liberation)。毛澤東領導農民脫離史太林的城市工人革命,轉往農村發動一場禍害更甚於洪秀全的暴力浩劫。

英國有Liberalism,中國則以Liberation告終。一切秩序打破,黑白是非顛倒,一切是命中注定。所謂民族文化的基因即是此意。隻「知識分子」一詞,在英文中已經有Intellectual和Intelligentzia,前者是英文,後者由俄國傳來,兩相帶動了Liberalism自由主義的興起和鞏固。中國則是文人中產附歸帝王,從來沒有獨立的人格,工業的薄弱和失敗更令農民成為氾濫決堤的黃河。早在十九世紀已注定中的敗局,二十世紀將也一樣。

採訪:艾馬

攝影:韋平、王晴

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402/493835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5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