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托騙局,怎麽就變成了“溫柔陷阱”?

(原標題:酒托騙局,怎麽就變成了“溫柔陷阱”?)

近日,記者臥底調查酒托全產業鏈,發現有一種典型的酒托騙局,其組織內部分工明確,“托頭”負責招攬人員,“鍵盤”負責在婚戀網站冒充女性與男網友聊天,在獲得對方手機號碼後由“傳號手”將信息發給“酒托女”。最終,“酒托女”邀約男網友去指定的商家高額消費。記者調查發現,酒托行業成本不高,收入較為可觀,據業內人士介紹一些“敬業”的酒托女月入數萬沒問題(據12月7日《新京報》)。

作為一種遊走在灰色地帶的特殊職業,“酒托”可說是頗有年頭了。此前,麗江酒托事件被媒體一再曝光,就曾引發廣泛關注;此番又有“京城酒托騙局”曝出,更是印證了這一行當的分布之廣、貽害之大。其實不難想見,在各個地方,酒托群體及其消費騙局,都或多或少存在著。利用城市特有的社交文化和市場環境,酒托們賺得盆滿缽滿,隻留下受騙者黯然神傷。畢竟,看似最溫柔的陷阱,往往總是最具殺傷力的。

市場經濟的規律是,任何一門有利可圖並可長久維係的生意,都必然會形成不斷細化的分工合作。北京的酒托全產業鏈,同樣合乎這樣的邏輯。比如說,“鍵盤”專門負責搭訕男網友,不斷“實戰”、熟能生巧之下,他們甚至還總結了一係列標準化的“聊天範本”,業務能力可謂進步神速;與之同理,身經百戰的“酒托女”們每每出動也幾乎是必有斬獲———種種跡象都在表明,作為高度組織化、專業化的詐騙群體,“酒托”相較於普通的人博弈優勢,正變得越來越大。

事實上,所謂的酒托騙局,絕不是孤立存在。一方麵,它根植於城市階層普遍的婚戀焦慮,放大並利用了各類網絡交友平台的審核漏洞,就此而言實則也可以看成是曖昧經濟的特殊變種;另一方麵,它投合了餐飲市場競爭過剩的基本格局,敏銳捕捉到了商家的攬客壓力,並提供了一種“帶客誘導消費,拉升經營業績”的投機式解決方案……置之於這種大背景下,酒托屢禁不絕,其實一點都不難理解。

一些人執迷於“酒托”們所提供的情感幻想,另一些人則指望“酒托”所帶來的客源財源。 而令人尷尬的是,麵對酒托的不斷進化,我們的應對手段卻長久停滯不前。無論個人維權還是公共執法,在此方麵往往都顯得無可奈何。 發現難、取證難、認定難,凡此種種都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對“酒托”的追責。 此前,一些地方司法機關以詐騙罪對酒托定罪論處,一度取得很好的威懾效果。但就整體而言,這類判例終究還是太少。

治理酒托騙局,強化行政執法和司法製裁,無疑至關重要。而在此之外,自前端加強婚戀平台用戶的身份認證和比對篩選,或許同樣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作為特定消費市場、情感需求和社交文化的之下的複合產物,“酒托”騙局注定還會存在很長時間。根治這一頑疾,注定需要多方合作求解。然玉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7/1208/00/D53FP0P100018AOP.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53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