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淩晨倒血泊中女司機投案 警方卻發現事有蹊蹺-www.thaiboxinghk.com

男子淩晨倒血泊中女司機投案 警方卻發現事有蹊蹺

(原標題:淩晨兩點男子倒在血泊中!女司機主動歸案,大慶警方卻發現此事蹊蹺,她並非肇事者!)

殘土車肇事

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

當天淩晨兩點左右,大慶市公安交警支隊讓胡路大隊接到報警,說是在大慶市開元大街元翔崗交叉路口,有一輛摩托車倒在路麵上,一名男子就躺在車旁邊。

大慶市公安交警支隊讓胡路大隊民警曹振國說:「當時到現場的時候,沒看見肇事車,就有一個摩托車,還有一個死者。」

按照現場的痕跡看這裏應該是發生了車禍,可現場,隻剩下了摩托車,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之中,已經停止了呼吸。正在交警準備開始尋找肇事車輛蹤跡的時候,遠處開來了一輛翻鬥車。

女司機歸案

警方將其帶回進一步調查

大慶市公安交警支隊讓胡路大隊民警曹振國說:「勘察完現場以後,自稱肇事者的一名女司機,把車開到事故現場,現場說是當時她害怕,開車走了,後來又回來了。」

這名女子開來的,是一輛紅色翻鬥貨車。從外觀上看,車的左前方,有發生過撞擊的痕跡。由於事發時是淩晨,路麵上再沒有其他行人和車輛,了解這起事故的,隻有被撞身亡的男子和貨車司機了。調查了現場痕跡,又聽了女駕駛員的陳述,決定先將前來自首的女子帶回交警隊,做進一步調查。

大慶市公安交警支隊讓胡路大隊民警曹振國說:「她當時就說,車是我開的,當時看着這個摩托車衝我這兒過來,我右轉彎,他奔我這個方向過來了,佔到我的行駛車道上了,完了就撞上了。」

女司機對細節描述含糊

警方對其產生懷疑

這名女子姓秦,是大慶本地人。秦某說,肇事發後她出於恐懼,才駕車離開了現場,之後還給家人打去了電話。

秦某說:「後我就給我爸打了個電話,我跟我爸說咋整,他說不能走,你得回去。」

審訊室裏,秦某堅稱翻鬥車就是自己開的。不過,交警覺得一般情況下,很少有女駕駛員會在深夜駕駛大型翻鬥車,在工地拉運殘土石料,而她對於一些關鍵細節的描述,也有些含糊。

警方又做了細致的調查

發現司機另有其人

審訊室裏的女子秦某,對於自己駕車撞人的事實供認不諱,可如果僅僅根據秦某自己的陳述就結案,會不會有什麽遺漏?或者說,這背後有沒有什麽細節?為了弄清楚事實,警方又做了細致的調查。

審訊中,秦某盡可能地去描述事發前後的一些細節。像是逃跑路線,看得出來她很想說清楚,但並不是很連貫。

犯罪嫌疑人秦某說:就直接往北走了。

民警:直接往北走。

犯罪嫌疑人秦某說:對。

民警:然後呢?

犯罪嫌疑人秦某說:然後有個口我就紮進去了。

民警:往哪兒紮了,左轉還是右轉?

犯罪嫌疑人秦某說:那個,右轉。

在審訊秦某的同時,另一路民警開始調查肇事貨車的一些信息。

大慶市公安交警支隊讓胡路大隊教導員張猛說:「經過後期在運輸工地周邊的一些走訪,找到了他們經常一起工作的司機,包括其他人證實了這個車平時,都是一個男同誌在駕駛。」

丈夫說出了真相

兩人都要承擔法律責任

調查中民警發現,事發後,秦某根本沒給父親打電話,而是與自己的丈夫劉某通了話,民警立刻控製住了劉某。起初,他也堅稱是妻子秦某開的車,可後來經過審訊,他說出了真相。犯罪嫌疑人劉某承認,是自己開車肇事逃逸了。

丈夫駕車肇事,為什麽妻子身上推?看守所裏,聽說丈夫交代了實情,妻子秦某留下了眼淚。不過,她依然在掩蓋她來頂包的真正原因。

犯罪嫌疑人秦某說:「他在家還能照顧孩子,我要掙錢去,掙不多少錢。」

原來,劉某曾經在2014年,就駕駛著大貨車肇事導致兩人身亡。當時,他不僅被吊銷了駕駛證,還被判處四年有期徒刑、緩期三年執行。而現在,他再次肇事致人死亡,才想起了讓妻子來頂包。

犯罪嫌疑人秦某說:「他交通肇事了,到現在還沒完事呢,就這麽想的。」

大慶市公安交警支隊讓胡路大隊教導員張猛說:「駕駛證屬於注銷狀態,屬於無證駕車。秦某的駕駛證屬於準駕車型不符,小型駕駛證。」

如果說兩個人想兩害相全取其輕,那這可真是自作聰明。現在,一個開車肇事,一個包庇自己的丈夫,兩個人都要承擔法律責任。目前,夫妻二人都已經被警方採取了強製措施。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7/1202/00/D4K2SU2L0001899N.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50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