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考你!北京地名這些兒化音,你都念對了嗎?

(原標題:考考你!北京地名這些兒化音,你都念對了嗎?)

考考你!北京地名這些兒化音,你都念對了嗎?

資料圖:一名複姓傅察的畫家正在鍾樓前寫生。據老北京人介紹,北京話在說鍾樓、鼓樓的時候,是不加兒化音的。中新社發 崔楠 攝

中新網北京11月28日電(上官雲)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時不時能聽到一聲清脆的京腔“早啊,您去哪兒?”“我啊,西便門兒!”寥寥數語的對話聽上去很簡單又有點兒親切,總能讓聯想到北京熱鬧的早市、花市什麽的。隻是,可能少有人注意到,看似平常的對話中也藏著學問。比如,“兒化音”什麽時候該加,就很有門道。

京味語言的特點之一,就是詞尾的“兒化”發音。不過,又不是每個詞、每句話都帶上兒化音,而是有時要加,有時不加。如果不知內情的人無意改了讀法,在老北京人聽來,就會覺得“別扭”,或者失去“京味兒”。

像地名裏的“樓”字,一般老北京人在說到“某某角樓”、“故宮角樓”、“正陽門城樓”等時,就會加上兒化音,聽著隨意又親切;但說到“鍾樓”、“鼓樓”的時候,又是妥妥的正音,一絲“兒化”的意思都沒有。

資料圖:北京故宮角樓上空上演日偏食景象。中新社發 盛佳鵬 攝

在老北京一些地名的讀法中,這個現象表現的尤其明顯。當說到琉璃廠、台基廠的時候,地名後麵都不加兒化音,但說到“廠甸”、“東打磨廠”、“西打磨廠”的時候,就變成了“廠甸兒”、“東西打磨廠兒”。

“你說北京地名兒這些東西,確實有不同的讀法。就說‘前門’吧,很多不在北京生活的、或者在北京生活但不是老北京人的,有時候就會說‘咱們去前門兒吧’,我聽上去就有點些別扭,老覺著是在說汽車上下門的那個‘前門兒後門兒’。”對怎麽讀這些北京地名兒,土生土長的老北京人趙興力平時並沒有特別留意,“從小就聽老人們這麽講,習慣了”。

熱衷研究老北京民俗的趙興力平時會研讀相關的專著、論文。他說,按個人理解,像那些地名中主要的“門”,一般都不加兒化音,“大家會讀‘和平門’、‘宣武門’、‘崇文門’什麽的。但也有例外,‘角門’、‘西便門’就都得加上兒化音”。

資料圖:農曆小年,北京前門大街熱鬧非凡。金碩 攝

“老北京地名中兒化音的讀法,不是在什麽刻意的語言理論基礎上產生的,應該是人們在生活中慢慢積累起來的,沒有特別明顯的規律。”趙興力覺得,北京之外的其他地區也有不少不少用兒化音的,隻是語言發音習慣不一樣,沒有京味兒語言那麽明顯。

如趙興力所說,在北京地名中,帶兒化音的不少。不過,在京味作家、同為老北京人的劉一達看來,影響這種語言習慣的,深究起來,還有一些曆史淵源。

“兒化音還是有一定使用規律的,一般小巧玲瓏、可愛的事物都要加兒化音。地名中有一些高大建築、城門什麽的,就不能加上兒化音。像‘西便門兒’、‘廣渠門兒’什麽的,當年建造起來的城門相對比較小,人們就習慣性加了兒化音。”劉一達舉例道。

資料圖:老北京小吃紮堆亮相崇文門。有的老北京人說,北京話提到“崇文門”時,不會加兒化音。金碩 攝

當然,更多的時候,還是與人們約定俗成的語言習慣有關。劉一達說,江、河、海按理說都是大的事物,但在北京地名中,“三裏河”、“十裏河”就不知不覺的帶上了兒化音,“就是跟平時說話的習慣有關”。

此外,單獨就老北京的“橋”來說,大多數讀正音:如盧溝橋、六裏橋、東大橋、白石橋等;另外一些讀“兒化”的橋,並沒有規律可循,太平橋兒、酒仙橋兒、虎坊橋兒、半步橋兒等。

“北京話,跟普通話還不太一樣,兒化音隨著時間流逝,可能也會逐漸減少或消失。”趙興力說,兒化音在北京話裏頭怎麽加,不是通過讀書看資料就能會的,“你得跟老北京人在一起呆著,從生活中提煉”。

的確,說了這麽多,以上也隻不過是北京一小部分地名讀法,要想完全、準確地總結北京地名兒化音的方式和規律,估計就要像趙興力說的那樣,隻能慢慢學習研究了。(完)

(原標題:考考你!北京地名這些兒化音,你都念對了嗎?)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7/1128/00/D49OG0DA00018AOQ.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48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