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單、滯銷、裁員 Pro 7讓魅族的這個冬天格外冷

原標題:砍單、滯銷、裁員 Pro 7讓魅族的這個冬天格外冷

“產品爛,導致銷量不好,結果產品經理不下台,讓銷售來背鍋。”這是網上部分“煤油”對魅族銷售部門高管離職的吐槽。

砍單、滯銷、裁員Pro7讓魅族的這個冬天格外冷

前不久,有消息稱因今年旗艦手機PRO 7/Plus銷量不佳,魅族事業部銷售副總裁褚淳岷已離職。除了褚淳岷之外,其帶領的銷售團隊中的大部分員工也將離職。

其實,褚淳岷並不是第一個為Pro7係列失敗而背鍋的人。早在今年9月,同樣負責銷售業務的魅族事業部副總裁潘一寬就黯然離職。值得一提的是,潘一寬與魅族新任CMO楊柘均為華為老將,而且是同期加入華為的。

可能真像魅藍總裁李楠所說的那樣,魅族認識到了去年的戰略失誤。所以,相比去年的高調,今年的魅族確實低調了不少,但是這低調,似乎有點過頭了。

從年初至今,作為在國內擁有一定知名度的互聯網手機品牌,魅族品牌僅僅推出了Pro 7係列這一款機型。而這款被寄予厚望的拳頭產品,市場表現卻是平平,登上了今年智能手機產品“跳水王”的寶座。

排長隊的老大爺也拯救不了失敗的Pro7

近日,有一張魅族線下專賣店的照片引起網友熱議。照片中一家魅族線下店的門口排起了很長的隊伍,這一切似乎顯示著魅族手機賣的很好。不過有網友仔細觀察,卻發現圖中排隊的絕大多數是一些老年人,對此網友吐槽稱,魅族現在找水軍都不能做得專業點嗎?

作為今年魅族寄予厚望的旗艦產品,Pro 7係列從誕生的那一刻就飽受詬病。

或許是因為利潤壓力,也或許是去年實現了盈利使其信心膨脹,魅族今年的Pro 7係列相對去年末推出的Pro 6 Plus係列,在整體硬件配置大幅下降的情況下,卻定出了一個非常高昂的價格。

上市之初,魅族Pro 7係列的起售價高達2880元,頂配的Pro 7Plus更是達到了4080元。在這樣一個“無高通、不旗艦”的大環境下,絕大多數智能手機廠商在高端旗艦領域均放棄采用聯發科芯片。因此,魅族成為了唯一一個將搭載聯發科芯片的機型,賣出了超過4000元高價的廠商。

上市之後,錯誤的市場定位讓Pro 7係列的市場表現非常糟糕。從7月末上市至今,4個月的時間魅族Pro 7在京東商城的累計評價僅有1.4萬條,這一數據與友商們動輒十萬加的成績相差甚遠。同時,由於市場表現的糟糕,該機型在終端售價方麵也出現了大幅跳水。

從公開信息的情況來看,除了魅族官網上降價近500元之外,第三方銷售渠道的價格也已跌至冰點。目前,全新魅族Pro 7的某寶售價已經跌至1500+(降幅近一半)。短短4個月的時間,第三方的終端零售價就蒸發1300元以上,這樣的待遇也讓Pro 7毫無爭議的成為今年的“跳水王”。

關於銷量,或許是羞於啟齒,魅族方麵從未公布過Pro 7係列的銷量。最近一次公布也隻是在雙十一期間,魅族高調宣布Pro 7合計銷量環比增加392%。這一數據表麵上很喜人,但基數是多少,魅族並未公布。

關於Pro 7的銷量,有資深業內人士對懂懂筆記表示:“最開始魅族向供應鏈下了300萬台Pro 7背部畫屏的訂單,首批出貨一百萬台已經全部交付,但由於Pro 7銷量的低迷導致魅族取消了後續訂單。而目前,魅族Pro 7係列至少還有30萬~50萬台的積壓庫存,這部分庫存也給魅族帶來了相當大的壓力。不過在如今全麵屏大行其道的當下,Pro 7的雙屏設計已經完全趕不上市場潮流,想要消化這部分庫存變成相當困難的一項任務。”

由此可見,魅族Pro 7的總銷量或許連百萬級都沒達到。

一個月前,魅族CMO楊柘曾在微博表示,魅族品牌年內將不會推出新產品。對此,外界普遍認為是因為Pro 7的失敗導致虧損過多,所以其選擇將現有的資金投入到銷量更為穩定的子品牌魅藍中。畢竟,今年魅藍Note6的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盡管利潤低,但能走量。

固執的黃章和沉默的白永祥

今年5月,魅族發布了全新的組織架構,將公司拆分為魅族、魅藍、flyme三個事業部。此外公司創始人黃章再度出山,親自掛帥魅族事業部,主導魅族及魅族高端品牌的相關業務。

其實,這並不是黃章首次透露自己複出的消息。早在今年1月份,在魅族舉辦的2017新春年會上,黃章就曾表示自己將再度出山打造屬於魅族的夢想機。

提起黃章,除了魅族公司創始人之外,“不喜歡就滾”“又不是不能用”這兩句話恐怕是網友們對其印象最深之處。

與偏執和自負的黃章不同,作為其老搭檔,講著一口雲南普通話的白永祥則更為低調一些。隻是,過分低調並沒有為白永祥帶來什麽好處。此次魅族拆分,盡管白永祥與李楠、楊顏一樣都獲得升職,但不同是,李楠和楊顏分別獲得獲得了一個事業部的領導權,而白永祥隻是接受各職能中心匯報並和黃章一起統籌全局。

對此,上述業內人士對懂懂筆記表示:“白永祥目前的職位可能隻是一個‘掛牌司令’而已,並沒有實際的權利。老白和黃章都是擅長做產品的人,但在魅族內部主導權依舊緊緊抓在黃章手中,同時,老白也很難改變固執的黃章。”

其實,關於白永祥尷尬的處境,從楊柘的突然空降就能看出一二。

由於黃章和白永祥都更注重產品,所以黃章找來了更擅長營銷的楊柘。作為一手締造了華為Mate 7成功的手機圈老將,楊柘在營銷方麵很有實力。對此,有業內人士對懂懂筆記強調:“Pro 7這款產品盡管現在銷量不好,但能有目前這幾十萬台的銷量,其中很大一部分還得歸功於楊柘。對於一款產品的好壞,市場前景如何,最了解情況的無疑是各地手機市場的操盤手和分銷商們。據說他們在首次看到Pro 7時,就知道這款產品的市場表現不可能太好,但由於此前楊柘在華為任職期間出色的市場業績讓他們受益匪淺,所以,礙於麵子也隻好拿一些貨,畢竟買賣不成仁義在。”

夢想機未成 IPO是否可期

作為一個擁有14年曆史,並且曾經一度引領市場潮流的手機廠商,如今的魅族已經和市場主流嚴重脫節。在今年全麵屏概念席卷手機市場的局麵裏,魅族至今仍未推出一款全麵屏機型,這或許令人感到遺憾。

近日,魅族全麵屏新機的諜照在網上曝光,但參考此前楊柘的表態,這款機型應該不會在2017年內推出。

橫向比較一下,魅族高掛“免戰牌”的同時,友商卻在為年底的最後一波衝刺暗暗攢勁。近日,360、一加、榮耀、金立等廠商紛紛爆出新機發布的宣傳海報,且均為全麵屏產品。手機市場一向是不進則退,偃旗息鼓的魅族與友商的差距或許將被進一步拉大。

明年就是魅族成立15周年,也是黃章口中的夢想機與用戶見麵的日子。按照白永祥在Pro 7發布會上所說,目前高通的問題解決了、三星的問題也解決了。當硬件層麵的限製不再,偏執的黃章能帶來什麽樣的夢想機?“煤油”們依舊在期待著。

不過與提升用戶的信心相比,魅族更重要的任務是在主板上市。這裏麵最艱巨的一個任務是,企業要實現連續三年盈利。根據官方資料顯示,依靠去年的機海戰術和幾波裁員,魅族已經成功實現盈利。不過,由於旗艦機的失敗,今年的魅族要想實現盈利顯然十分艱難。

2018年,黃章的夢想機是否將如期到來?他能否成功拯救深陷虧損泥潭的魅族?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中,黃章如今肩上的擔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沉重。

—————————

本文來源:http://tech.ifeng.com/a/20171127/44778565_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48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