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等到“退費難”才想起規範押金管理

  【閱讀提示】共享單車緣何陷入“退費難”? 平台出現信用危機

光明網評論員:最近,不少打著共享旗號的企業,大浪淘沙後都“領盒飯”去了。

共享充電寶退市了,共享單車陸續倒閉了。而近期,酷騎、小藍等多家共享單車用戶在申請退還押金時遭遇“退費難”現象,引發了廣泛關注。有人認為,出現“退費難”,一方麵是由於共享單車押金本身定位不夠清晰,用途不夠規範;另一方麵各地共享單車平台增長過於迅猛造成的供過於求,也為一些平台經營企業帶來了壓力。

潮漲潮落,有盈有虧。從群雄逐鹿到折戟而歸,就像千百家互聯網企業才“進化”出BAT巨頭一樣,共享單車在市場的物競天擇下“幾家歡喜幾家愁”,自然也是再正常不過的經濟現象。不過,企業吃肉也好、喝西北風也罷,消費者連押金都退不回來,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第一,押金不是融資,理論上與盈虧風險沒有半毛錢關係。第二,宣傳起來都是“專款專用、專線管理”,怎麽出事兒了押金就“雨打風吹去”?

事實上,有案可稽的是:自今年9月份開始,酷騎、小藍相繼傳出運營困難的消息。消費者很快發現,按這些共享單車公司的“規矩”退錢十分困難。據媒體報道,由於酷奇單車在線退款渠道已經關閉,用戶隻能去其位於北京通州的總部退押金,甚至還出現了黃牛“代退押金”的服務,要價50到150元不等。於是問題就來了:即便相關企業在押金問題上挖坑設套,金融及市場監管部門在明知其可能出現破產危機之前,為何不能凍結相關資金池、優先保障消費者的押金權益呢?

秋後算賬,卻至凜冬。消費者啞巴吃黃連,大概也隻有自認倒黴的份兒。不過,故事至此仍未終結。因為根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7年6月,中國共享單車用戶規模已達到1.06億。按用戶平均超過百元押金估算,整個共享單車行業的押金數量或已超100億元,其中還不包括用戶提前充值的各類未消費餘額。倒閉的、關門的,固然一地雞毛;運營中的,擴容著的,果真就零風險了嗎?

換個更直接的問法——麵前“退費難”的前車之鑒,製度設計與職能監管能保證共享單車行業中的暫時性“優勝者”能永遠不蹈覆轍嗎?這個問題,大概會讓所有共享單車用戶心有戚戚。

有規矩,才能成方圓。今年5月,交通部等10部門發布《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企業對用戶收取押金、預付資金的,應嚴格區分企業自有資金和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防控用戶資金風險。不過,麵對押金沉澱的巨額利潤、麵對監管闕如的寬縱現實,無論是直接作為金融杠杆,抑或投機成擴大再生產的資本,利潤最大化的企業恐怕很難自律地自絕於諸般“操作空間”。

眼下來看,亡羊補牢猶未晚。一則,可以選擇借鑒第三方支付般銀行監管,安排好法定比例的備付金,或者如《上海市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試行)》中規定的那樣,“須在本市開設資金專用賬戶”。二則,須在製度安排上將用戶押金形成的“資金池”公開、透明、規範化廣而告之,滿足消費者的知情權。總之,業態再新、產業再好,不能僭越市場公平的權責底線。

當然,如果更長遠考量,一切押金類行當都該在正軌上運行,千萬不能再把消費者的押金當唐僧肉隨意啃噬了。於此而言,清場中的共享單車“退費難”,也算給我們結結實實上了一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05903335_162758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45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