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垃圾氾濫 他讓模特兒穿海邊撿的破衣-www.thaiboxinghk.com

時尚垃圾氾濫 他讓模特兒穿海邊撿的破衣

 

假日來到新竹縣紅毛港紅樹林生態遊憩區,遊客魚貫拍照,轉一個彎,背對遊憩區,海的另一面空無一人,消波塊環抱大量的垃圾,如果仔細看,夾縫中有許多衣服,或是衣服殘餘的布料,在沙灘上露出一只袖子。根據綠色和平調查,台灣每年丟棄五百二十萬件衣服,而這些散落在海邊的垃圾衣只是冰山一角。

來到無人造訪的海邊,吳岳剛拿起相機,不是對著天空海景,而是滿地的垃圾。現職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的他,在大學任教已經二十餘年,教設計創作是本職,一到休假時,就會不務正業地到海邊「拾荒」,從海邊撿來一箱又一箱的破衣,已經從家裡堆到了教授研究室。而這趟拾荒旅程起因於三年前的一次拍攝插曲,二〇一四年六月,吳岳剛像一般的攝影愛好者一樣到了萬里的海邊,想要拍攝日出海景,卻因為理想的位子佈滿腳架,讓他意外地發現了一只纏繞著魚網的漂流木,一開始他被魚網特殊的美感吸引,拍下一系列照片,後來漸漸發現這些廢棄物背後存在著嚴重的生態問題,於是把鏡頭朝向大家迴避的海洋垃圾。

一邊拍海洋垃圾,吳岳剛也一邊做「垃圾分類」。去年開始,他專注於海邊的時尚垃圾,進一步蒐集資料後發現,原本時尚的衣服、配件成為垃圾的時候,它們對於生態的傷害,甚至可能更勝於洗面乳裡的塑膠微粒「柔珠」,「越來越多的衣服是塑膠的製品,是聚酯纖維,所以它等於是塑膠換成了另外一個形體,塑膠當它是衣服的時候是一絲一絲的」,衣服不僅無法被分解,進入海洋中會吸附有毒物質,「一絲一絲」的特性會在魚類的腸胃中絞在一起,比顆粒狀的「柔珠」更難排出海洋生物的消化道,最後回到我們的餐桌上。

世界另一端,廉價的勞工建立了快時尚產業週週有新貨的華麗生產鏈。在教授研究室裡,則有三個大紙箱,裝滿了鞋子、包包、衣服,違和的靠在書架邊,而這些大約只是海邊拾荒成果的十分之一,地板總有清不完的海沙,吳岳剛替這些狀似完整的衣物一一建檔,找來了學生擔任模特兒,在清晨還沒開張的台北東區,精緻的櫥窗前,讓模特兒穿著海邊撿拾來的殘破衣物拍照;用購買新衣的商店背景對比模特兒身上的破衣,表現漂亮的衣服從櫥窗、衣櫃到成為散落在海邊的垃圾,不過是一眨眼的事。

已經辦了多場實體展覽,吳岳剛卻堅信透過網路可以讓更多人了解這個議題,他自學架設網站,翻譯國外報導資料,把「時尚垃圾」用「購物網站」的方式呈現,希望嚴肅的環保議題,也能夠生動的呈現,只希望多一點人願意多看幾眼,多想一想這個問題。「我已經打算不買新衣服」,用溫柔而堅定的方式珍惜現在擁有的衣物,跨過今日的渴求,也許就沒有無盡的垃圾。

(轉自台灣壹週刊)

本文来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328/491736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4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