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分鍾損失200多億 負債累累的輝山乳業還能翻盤嗎?

文/ 華商韜略陳光張嬋

前幾天,一則臨時清盤的公告,將沉寂8個月之久的輝山乳業,再次推到公眾之前。

輿論熱議,經曆了股價暴跌、重組不成的輝山,“這次,還有沒有救?”

【曾偏安一隅】

輝山本是國內乳業界異軍突起的企業。

輝山的創始人是出生於1957年的楊凱。官方資料記載,這位地地道道的沈陽人,從事糧食機械、糧食深加工、奶牛養殖及乳製品加工等多項涉農產業近30年。

但他本身相對低調,他如何創業、又如何發家並沒被太多報道。反倒是他一手帶出的輝山在東北家喻戶曉。

華商韜略從梳理的資料中得知:輝山乳業的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51年,其前身輝山畜牧場是當年蘇聯援建的中蘇友好牧場,此前是沈陽的國有企業。

上世紀末國退民進的浪潮中,一批國有企業改製或出售,楊凱於期間入主輝山。

早期,輝山乳業主營上遊業務,為伊利、蒙牛等企業提供奶源;同時也做下遊,生產乳製品,但主要市場就在遼寧當地。

彼時的輝山,偏安一隅,發展卻也算順風順水。

【變革開始有利有弊】

不過輝山的發展和變革終究開始了。其實這個源頭可以追溯到2001年。

2001年,輝山引進當時很是先進的設備,落地了第一個現代化乳製品加工廠,自此為以後的全產業鏈模式打下了一個基礎。

2008年,在乳製品行業爆發三聚氰胺事件後,沒怎麽受波及的輝山一躍而且,不僅占據沈陽80%、遼寧60%以上的市場份額,穩居東北第一,更大規模進軍全國,躋身國內液態奶行業的四強。

2009年,遼寧輝山控股集團正式成立,在楊凱帶領下,輝山乳業首創了從飼料種植,直至售後服務的一條龍模式,在各方麵不惜重金投入,包括設計了“自營牧場”,建立了世界最大的奶牛養殖基地。

此舉使得業內討論聲四起,支持者可能和楊凱的想法一致,從長遠看全產業鏈的模式可以讓企業盈利更高;但反對者的理論也很充足,這個模式給企業帶來的資金負擔過重,這點從輝山乳業彼時就居高不下的負債率就可以說明。

不過在輝山之後的幾年發展中,反對者所謂的擔心並沒有爆發,輝山的轉型似乎也頗為成功。

截至2016年9月,輝山的液態奶業務占據了輝山乳業整個業務的69%,而原來的奶牛養殖業務僅占整體業務的15%。而且利潤額非常不錯,淨利潤率達到11%,當時的伊利和蒙牛分別隻有8.6%和4.0%。

【渾水已至,暴風之前】

一係列顯赫的數據之下,如果沒有意外,輝山儼然行業的一顆新星,甚至下一個領軍者。不過意外終究來了。

這個意外的起點,正是輝山乳業引以為傲的優點,也是曾經反對陣營所擔心的一點。

2016年12月16日和19日,美國知名做空機構渾水兩度舉槍,目標直指輝山乳業。並且“殘忍“的評價:這是一家騙子公司,公司的價值為零。

渾水所列內容不少,洋洋灑灑丸萬字,但是核心指向就一個,輝山乳業的業績是作假的,盈利沒那麽高,反而是杠杆奇高。

其中很重要的一個論據是,輝山乳業自稱有宿苜草種植基地,但這種占據主營業務重要成本60%的原料,他們是進口的。

報告發布了,但前3個月內並沒有引起什麽大波動。

彼時,楊凱在報告發布的3天內兩次增持自家股票4600萬股。期間,輝山乳業也出麵反駁了渾水的觀點。

雖然業內後續分析表示,這些反駁並沒有什麽實質性的內容,但輝山確實在這段時間頗為穩當。

【一場駭人聽聞的暴跌】

不過這樣的平靜並沒有持續很久。

有消息稱,渾水發布報告後,輝山乳業的債權人隨即展開行動,期間,其最大債權人中國銀行發現公司諸多單據涉嫌造假。

3月23號,23家債權銀行分管行長及其他債權機構負責人出席了一場關於輝山的債權工作會議。隨後,會議中討論給輝山一些時間來解決拖欠利息等消息傳出。

3月24日中午11點30左右,幾個月內走勢不驚的港股輝山乳業突遭滑坡式暴跌,短短15分鍾之內,其股價一度暴跌90%,至0.275港幣的曆史最低點;實控人楊凱的紙麵身家大跌240億港幣(約204億人民幣)。

截至停牌,該股跌幅達85%,輝山乳業的市值僅餘56.6億港幣,瞬間蒸發約326億港幣(約277億人民幣)。

慘劇之下,流言四起。

有人說,輝山資金鏈斷裂,暴跌前一日的銀行工作會議內容是輝山股價暴跌的重要原因。但就當是八方消息圍襲的情況下,這個說法也未有公斷。

而楊凱本身,也並未透露具體原因,隻是表示他沒有任何思想準備。

【或許,這是新的開始】

3月24日,輝山股票開始停牌,不過風波未停。

除了各種圍繞楊凱以及其他高管或真或假的各路傳聞外,輝山努力重組的消息也不斷傳出。

6月,輝山乳業引入債權顧問,提出希望債權人能“不抽貸不壓貸不起訴”;

8月,有消息稱,楊凱打算進行債務重組,但因方案遭到了20多家銀行的反對未果;

11月,輝山乳業披露公稱,一半以上中國境內的輝山乳業債權人和楊凱及其他公司的債權人已簽署協議以一致行動,並原則上支持債務重組建議。

前幾天,輝山乳業一則臨時清盤公告,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綜合淨負債有可能達105億元人民幣,但將盡可能考慮所有可供選擇的方案以保全集團資產。

而且據報道,在停牌的大半年來,輝山乳業的日常業務仍舊在進行。業內有感慨,這次臨時清盤之後,或許,是輝山的一個新的開始。

本文來源:http://finance.ifeng.com/a/20171120/15806448_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44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