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殺師案發生前被忽視的細節

△學校為鮑方舉行了悼念活動

原標題:湖南殺師案被忽視的細節:學生網上買彈簧刀,老師感慨教育不好搞

記者/曹慧茹 李君 周生根 趙敏

編輯/李顯峰 宋建華

11月15日中午,鮑方的骨灰被送回他長大的地方——湖南沅江市陽羅洲鎮保勝村。

天陰沉沉的,接連幾天都是下雨,空氣濕冷。鮑家的堂屋裏,黃紙燒出的煙霧慢慢升騰。屋外,幾棵枳子樹綴滿果實,地裏的棉花還未采摘。按當地風俗,要用鞭炮來悼念逝者,細碎的紅紙屑散在3間瓦房前。

3天前,沅江三中高三2班的班主任鮑方在辦公室遇刺。殺死他的,是班裏尖子生羅某傑。

為何將手中彈簧刀紮向老師?羅某傑稱:“老師太嚴厲了。自己既為出校時間被擠占感到憋屈,更為通知家長的做法感到憤怒,以至於激動,已經完全控製不住自己了。”

知情人士介紹,案發後,羅某傑在沅江公安局接受媒體采訪時,其父羅平陪坐在一旁,羅某傑像“擠牙膏一樣”,不願多說話。接近1米8的個子,平頭,眼睛看前方,20多分鍾裏,他沒有明顯的表情變化。

“很後悔自己的行為,也非常對不起老師和他的家人。”案發後一周內,羅某傑多次流淚懺悔。

△沅江三中校門

刀是淘寶上買的

鮑方的二哥鮑軍一家住在老家。鮑軍最後一次見弟弟,是在不久前遠房舅舅的葬禮上。鮑方晚上才趕到,半小時後便返回學校。老家和學校相隔14公裏,鮑方很少回去,“他把時間都花給了學生。”

鮑軍對來訪者形容弟弟,反複用“敬業”、“工作狂”這樣的字眼。之後,他沉默地走回屋裏。他想不明白,弟弟的結局為何是殞命於學生刀下。

在沅江三中高三2班,羅某傑是從全班二三十名衝到第一名的尖子生。班主任鮑方對他關注有加,安排他坐在教室靠前的位置。不久前,鮑方還為他爭取了胡楊助學金。有同學透露,羅某傑家裏在村上開診所,家庭條件不算太差。

在沅江市公安局接受新華社采訪時,羅某傑說,“我不覺得班主任對我多好,對他也不了解。”

11月12日下午3點45分,別的班級大都已經開始放周假,鮑方布置大家觀看一部16分鍾勵誌電影,並要求每人寫一篇500字觀後感才能離開。按慣例,沅江三中的高三年級每個月會放2天月假,每周日下午放3小時周假,允許學生們到校外活動。

臨時增加的兩項任務,讓打算外出買東西的羅某傑心煩,他當場和幾個同學表示了反對。

鮑方批評了羅某傑,不僅針對他當天不端正的態度,還有最近起伏較大的成績。

羅某傑隨後去了教師辦公室。鮑方讓羅某傑報了父母的號碼,當打給其父的電話無人接聽,鮑方準備撥通其母電話時,站在側後方的羅某傑突然掏出彈簧跳刀,刺向老師。

15日傍晚,時間剛過6點,沅江三中校門口,遠離門衛室的一側擠滿學生,他們衝門外的快遞員大聲報上自己的名字,領取屬於自己的包裹。那把刺向鮑方的彈簧跳刀也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得以進入封閉式管理的沅江三中。

知情人士向北京青年報深一度介紹,大約一個月前,羅某傑托一個初中男同學幫助買一把彈簧跳刀,理由是“水果刀不好用了,幫我買個新的。”

這個男生的支付寶錢不夠。羅某傑於是找到別的班一個女生,對方在淘寶上下單,幫他買了一把10多厘米、一按就能彈出刀刃的跳刀。

高三2班一位同學稱,羅某傑此前也有水果刀,經常拿出來把玩,還在課桌上雕字刻畫。

淘寶買的彈簧跳刀未開刃,有人也曾見到他在教室用光滑的石頭慢慢磨刀。

上學期的一次語文課上,老師要求他默寫文言文,他抗拒,老師回複說“那隻能抄書了。”一位學生稱:“當時老師氣,他也氣,他就用刀在桌上刻字,嘴裏似乎在念著‘殺’字。”

實際上,大多都是女生用刀切蘋果、火龍果,“沒以為,沒想到”,這把刀會刺向老師。

經法醫鑒定,這把刀在鮑方的脖頸、前胸、後背,一共留下26處刀傷。

再回憶這些細節時,很多學生和老師痛心,如果大家早有警覺,一切也許還來得及。

△鮑方老家悼念現場

最後走一遍校園

有同學回憶,羅某傑在刺倒鮑方後到教室,右手拿刀,身上沾著血, 他對著鮑方的女兒鮑莉說:我把你爸爸給殺了。

鮑莉也是父親班上的學生,與羅某傑同班3年。白框眼鏡,瓜子臉,1米5的個頭,她看起來比同齡的孩子瘦小一些。

小姨許雲用“懵了”形容鮑莉當時的狀態,“同學們當時都很害怕,很震驚,嚇得不敢出去看”。

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裏,受傷的鮑方躺在擔架上,腿上滿是血跡,一名黃衣女教師跑在前麵大喊著讓圍觀者讓路。擔架旁,穿著藏藍色校服的鮑莉一邊跟著跑,一邊喊:“爸爸你不要睡,冒得事(沒事),爸爸……”

11月17日下午,許雲守在睡著的姐姐和外甥女旁邊,垂頭抹淚,話音低沉:“一個女兒看到父親倒在自己眼前,渾身是血,她該有多痛苦,我不敢想象。”

許雲說,事發後很多人勸鮑莉:“你媽媽身體不好,你要堅強。”後來,鮑莉在母親麵前就很少有情緒失控。白天,她會安靜地守在母親旁邊。

但許雲發現,鮑莉在夜裏總是失眠,做噩夢,幾天掉了一把頭發。

鮑莉喜歡TFboys,喜歡彈古箏、跳舞。她說,爸爸鮑方喜歡吹樂器,媽媽愛唱歌,自己的樂感也不錯,一直想考北京電影學院,但家裏想讓她多學點文化知識,就沒走藝考路。“之前想走遠,出省讀大學,現在(打算)就在省內讀書,陪媽媽。”

在飯桌上,鮑莉給身邊的人夾菜,輕聲問來訪的記者,湘菜辣不辣。

鮑方妻子許玲的微信簽名是“願所有我愛的人健康、平安。”這個願望在丈夫身上沒有實現。12日下午3點,鮑方還對許玲說,要回家吃晚飯。一個半小時後,她就接到女兒電話,“爸爸被學生砍了。”

許玲還記得,當年相識時,丈夫身高1米6出頭,家有6 個兄弟姐妹,經濟條件差。起初,家人並不同意兩人在一起,而許玲覺得,鮑方踏實、有才氣。

2014年,許玲患了乳腺癌,家裏前後花了幾萬塊。鮑方把工資卡上交,很節儉,幾乎不給自己添新衣,外出時總拉著妻子的手。

在學校組織的追悼會上,許玲懷抱丈夫的遺像,由女兒攙扶著,她要帶丈夫最後走一遍這座待了14年的校園。

耳邊不間斷響著鞭炮聲,數千人在場,母女倆泣不成聲。

鮑方的同事王平也在現場。他很痛心:“考第一名的孩子殺了老師,我們的教育怎麽了?”

△左圖為鮑方,右圖為女兒守在鮑方身旁

“教育不好搞”

有學生稱,羅某傑屬於“自己學也很厲害的那種學生”。他有時不認可老師的教學方法。

羅某傑英語偏科,他習慣隨身攜帶單詞本,空了就背背。與高三2班同一個英語老師的學生說,英語背默幾乎每天都有,“任務其實不重,但對於英語偏科的人來說有點煩惱。”

尖子生羅某傑在班裏的存在感卻不強,他沒有參與競選班幹部,也不愛說話,經常獨來獨往。有一次,羅某傑直接坐在地上穿鞋,舍友在背後說他“土”。

羅某傑的老家在沅江市草尾鎮大豐村,兩層樓房多年無人居住,屋裏貼了幾張泛黃的菩薩像。

外婆周芳說,當年經濟條件不好,羅某傑的媽媽隻讀了中專,沒有考大學。一家人都希望經常考第一名的外孫將來能通過讀書改變命運。

周芳說,羅某傑小時候“有些不讓人省心”。他體弱多病,媽媽和奶奶就燒香拜佛,求保佑。有一次,他居然跳到佛台上。背著他去幼兒園時,他抱著大人的脖子不放手,剛送去學校就跑回家。

羅某傑四、五歲時很調皮,用20多厘米長的棍子,敲在鄰居老太太的頭上。父親羅平一生氣就把他拎起來,摁到池塘裏,嚇唬他。他立刻認錯:“以後不會犯了。”

像一場貓鼠遊戲,羅某傑越不聽話,家裏的管教越嚴格。

一位鄰居說,羅某傑上初中後,成績漸漸進步很快,羅平和妻子才減少了對孩子的暴力管教。

但這一次,羅某傑已經不是犯錯的問題,而是觸犯了法律。

鄰居忍不住問來訪的記者:“這之後,娃兒還能繼續讀書不?”

在周芳的記憶裏,外孫話不多,見麵一般打個招呼就進屋看電視。羅某傑個子高,有些駝背。她一提醒“坐直起來”,羅某傑就聳起肩膀,笑一笑。

今年國慶節,臨別時,周芳拉著外孫說,“好好學,考清華北大。”羅某傑點頭答應:“要得。”

事發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羅某傑說他隻想考省內的一所普通二本學校。他的解釋是:“我隻想過輕輕鬆鬆的生活。”

多名學生回憶,事發前的一段時間,羅某傑在學習上很懈怠,對他寄予期望的鮑方批評了他好幾次。

沅江三中一位老師介紹,學校地處距離沅江市區100多裏地的湘北小鎮,與本市同類高中相比,生源素質不高。很多人去益陽甚至省會長沙讀書,優質生源外流。

鮑方是益陽市的優秀教師,也是學校高三重點班的班主任,同事認為他“擔子很重”。校領導多次找他談話,希望他“多培養出一些尖子生。”

知情人士透露,在化學教研組聚餐的時候,鮑方曾說,教完女兒這一屆,就申請不當班主任,“教育不好搞。”

△高三2班教室

“擁抱你的老師”

11月15日下午,深一度記者來到沅江三中。校園公告欄裏張貼著各個班級的午休周評表、校服評比表。事發前一日的校服評比中,高三2班得了滿分5分。

今年年初,高二升高三按成績分班時,學校將前36名分在高三1班,後60名分在2班,再按分數依次往後排。同時,還分有一些體育生班、藝術班。多位學生稱,每學年考試時,再按成績變動情況調班。

高三2班看起來已經恢複平靜,學生們在埋頭做題。黑板上方,懸掛著“爭分奪秒衝刺高考”的紅底條幅。牆上張貼著一份語文考試成績單,其中細分有填空、閱讀、作文等每一項內容得分,羅某傑的名字排在第一個。

成績單左側貼著一份“C1502班班級公約”,詳細規定了有關考試、違紀的獎懲措施。

其中,第二條處罰措規定,周考成績總分低於350分者,必須將每周的小題訓練計劃與每天的小題訓練作業交給班主任檢查,月考低於350分者,月假當天不能夠回家,必須完成月總結後方可回家。

這份製定於2個多月前的班級公約還寫明,如發生頂撞老師等違反學校十條禁令者,一律通知家長協商解決。

深一度記者多次向該班和其他班學生求證這份公約是否落地實行,均被否認。“隻是一種形式,很多班都有,具體事件處理情況要看老師安排。”

深一度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有多位學生曾投訴沅江三中不放假、不準假、校園嚴禁使用手機,部分班主任對班級違紀學生,放假時留校半個小時,導致離家遠的同學,不方便和家裏聯係。

針對這種網帖質疑,沅江三中曾公開回複,進行否認。

事發後,沅江三中發生了一些變化。高三的晚自習時間縮短,由10點25分改為9點50分下課。學校對管製刀具的檢查更為嚴格,甚至發現健身器具也會沒收。

弑師事件,對這所學校的師生關係產生刺激。

一位老師發朋友圈稱:“以前隻是聽說有這樣的事,現在卻發生在自己身邊。現在老師不敢教學生,更不敢教育學生,寒心。”這位老師當時提議全校停課三天,哀悼同仁鮑方。

該校高三5班一個男生告訴深一度,班裏一位老師最近常說:考的上就考,考不上就算,上課睡覺也不會管了。

11月13日起,沅江三中組織了3場有關未成年人犯罪、心理健康方麵的輔導活動,每場曆時兩節課,前來講課的是益陽市示範性實踐基地講師團。

15日下午,第三場“心懷感恩與愛同行”活動在校園西北角的操場上開展。兩千多名身穿藏藍色校服的學生,排著整齊的隊列,站在老師身後。主席台上,主講人聲音洪亮,多次提到“感恩”、“愛”、“奮鬥”。

在互動環節裏,高三2班一位女生接過話筒說:“鮑老師離開了,我們不要辜負他的期望,我相信1502班是最好的。”台下響起一片掌聲。

活動最後,主講人衝台下大聲喊:“老師像父母,是幾十個學生的父母,請上前擁抱你的老師吧。”聲音回蕩在校園裏。學生們三三兩兩簇擁到前排老師的身旁,輕輕擁抱,有的俯身鞠躬。(除鮑方外,其餘人均為化名)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20/53425741_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43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