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炸寒單」 裸身男人無懼痛楚接受炮火的試煉-www.thaiboxinghk.com

台東「炸寒單」 裸身男人無懼痛楚接受炮火的試煉

 

每年台灣元宵節除了各地舉辦的燈會,「北天燈、南烽炮、東寒單」的民俗活動更是熱鬧非凡。「炮炸寒單爺」原是清代流傳下來的民間廟會活動,是台東市最獨特的文化風情,不僅代表地方文化特色,更吸引了大量外來觀光人潮,被列為台灣十二大元宵節慶典活動之一。

參與「炸寒單」,一個個肉身在凡塵中打滾,當中包括廚師、補習班國文老師,或是想要回頭的浪子。唯一的共通點,他們心中皆有所求才會踏上戰轎、接受炮火的試煉。

「最難克服的就是煙啦!煙最先上來,你就要自己控制呼吸。」賴源鴻,台東人,從站在一旁、圍着看炸寒單的人潮裏,到跨上戰轎、成為肉身,這段路他走了二十年;如同他的經歷,十七八歲就隻身到台北打拚,繞了一圈才回到台東。

賴鴻源說以前在台北做廚房,人生地不熟的,只好武裝起自己,「難免會有就像是現在社會新聞報的屁孩的行為啦!」他笑了笑,他說以前在海產店可能別人看一眼,他就要跟人家起口角、打架,因為那是一種「過度保護」,害怕自己被欺負,所以只好讓自己更兇狠的偽裝。

後來,家裏只剩下媽媽一人,他才回到台東,他現在也還是在做廚房,排班很忙,元宵節好不容易喬到假,就想來試試從小看的炸寒單,結果這一站,已經是他第三年當肉身了,每年他都跟寒單爺許要家人健康;問他人家說寒單爺是武財神,炸了之後事業運變旺了嗎?他大笑,有啦!有變順,但是重點是自己看得比較開了,就覺得這個都經歷過了,還要跟人家計較什麼?

「國文老師,有的時候人家會覺得跟這個身份不太搭軋。」炸寒單的隊伍裏一個斯文的聲音,江凱旋,從彰化遠道而來參加炸寒單,因為大學裏的一堂台灣民俗課,開始對傳統活動產生興趣,希望能夠用更直接的方式親近土地,老師開玩笑說就跟楊逵一樣,在大地上寫詩。

「在轎子上面的感覺,就像是三國演義裏面大霧垂江賦講的,四周都是煙霧,你好像會聽到鬼神的聲音...」老師連形容肉身站轎都很浪漫;上轎前對寒單爺許了什麼願呢?求家人健康,也求學生們考試順利吧!

「我跟寒單爺許,讓我當肉身三年,我跟媽媽說給我三年時間,我就回去當你的乖兒子。」何瑞銘靦腆的笑着,他說自己是台中人,也是陣頭囝仔,以前在外面混,你兄我弟的,就算是媽媽曾經跟他說,踏出家門就別回來了,他也無所謂,直到在外面差點要把人打死了,他開始跑路;「我想想我都二十幾歲了,這不是我要的生活,所以我就回家。」但回家談何容易,決定從事殯葬業的他,還得接受他人的冷嘲熱諷。

他決定來當寒單爺的肉身,他想向媽媽證明,再難,這次他真的要回頭了;站了三年的肉身,也努力打拚了三年,他說是寒單爺保佑,都撐過來了,不管是炮火還是人生。

台灣《壹週刊》

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326/491071




Tag:
本文連結:http://www.thaiboxinghk.com/4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