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上千億,消費升級下爆發的二手手機交易

原標題:年入上千億,消費升級下爆發的二手手機交易

年入上千億,消費升級下爆發的二手手機交易

諾獎作家阿列克謝耶維奇,在談到她的《二手時間》時說,“我寫的是整個輪回”。相對於時間,二手物質的輪回看起來更加實在和觸手可及。

今天,iPhone X正式開賣。上周美國的預售,僅幾分鍾就被搶光。這意味著,又有一批舊的蘋果和其他品牌的手機進入到二手交易市場了。而相比新機,二手手機這個江湖和商業世界,要精彩很多。

二手手機市場到底有多大?

美國知名信息技術諮詢公司Gartner提供的研究報告,僅僅在2013 年在美國eBay上出售的二手蘋果設備價值近20億美元。截至2017 年,全球市場上僅是翻新手機的交易台數將增長到1.2億台,累計規模將超過480億美元。

第一財經發布的《2016分享經濟發展報告》:參照國際計算標準,初步估算我國2016年包括二手手機在內的閑置市場規模約為1462億元。國內閑置和二手交易市場,規模估計超過4千億,而滴滴、ofo等目前出行市場是1500億的規模。

全球二手手機數量圖

深圳的華強北,一直被稱為中國乃至世界的電子之都,這裏是中國乃至全球最大的手機生產和集散地。從2000年開始,羅叔就在這從事二手交易,已經17年了。就像華強北大部分手機交易商一樣,他也是來自廣東潮汕,這個行業基本上是他老鄉們的地盤。

在這兩年,各大媒體各種唱衰華強北:《華強北迭代:“山寨世家”的輝煌與沒落》、《誰殺死了華強北?》、《華強北的守望者:投機者時代結束》等等。他對這些報道部分認同。很多過氣的產品被淘汰了。原來很多線下交易,轉移到了網上,但還是原有的那波人在操盤。

但因此認為華強北全部衰落了,羅叔覺得是無稽之談。以二手手機為例,不僅沒有衰落,反而出現了爆炸式的增長。“(這些記者)去華強北市場走訪過嗎?其實不是行業裏的人,不會切身感受過市場到底有多大!如果以一年為維度,千億市場已經存在了。我說的是二手手機B2B(商家批發)的交易額,還不包括線上。很多交易記者根本不知道。”

在華強北,稍微有些規模的手機回收商,一年會到2-3億的流水。在羅叔剛進入二手手機行業時,一天交易幾百台。而現在很多大一點的商鋪,一天就交易幾十萬台,量級是指數級的變化。而二手機市場鋪位的麵積,據他估計已經增長50倍,並且還會繼續增長。

在羅叔看來,由於二手手機屬於非標品,沒法完全通過網上交易。比如兩個交易的個人,對於手機新舊成色的定義不一樣,所以目前很難完全被互聯網代替,二手機交易市場不會衰落,租金反而越來越高。

華強北最高的月租金,在華南路飛揚時代大廈,這棟樓1-4樓是通訊市場,每層定位不一樣,有的是專做配件的,而四樓是專做iPhone的。客單價高,所以租金很貴。一個玻璃櫃70公分長,占地也就1平米,1平米1萬5/月的租金,而位置好些的租金高達每月3-4萬。

據羅叔估計,僅是這個市場四樓的年交易額,已經超過千億級了。因為上麵有上千個檔口,一天賣個幾十部iPhone很正常。一台正常價就上千塊,一個檔口基本上一天20萬營業額。一年之中,除了春節,平時也就消防檢查時休個一兩天,一年營業時間超過350天。

而在離華強北20公裏的深圳南山科技園,按照二手手機互聯網回收平台創始人何帆的計算,現在每年賣出手機大約有5億部,如果全部回收,平均價格按照600塊,總市場規模在3000億,而目前回收率僅有2%左右。這個數字僅僅隻是通過C2B(個人和專業回收機構之間交易)的模式,不包含閑魚、轉轉或者私下交易的C2C(個人用戶間交易)模式。

在歐美,由於有運營商、品牌商、回收機構一起聯合參與,市場較為成熟, C2B回收率在30%左右。目前除了回收寶和愛回收,其他互聯網回收渠道的交易量都很少,未來有機會增長數十倍。也正是看到這個市場前景,回收寶剛剛拿到了海峽資本領投的3億B輪融資。

作為專業的二手交易平台,轉轉3C總經理相昌峰在接受南七道(ID:nanqidao)訪談時透露,在轉轉平台上,二手手機交易一天的訂單量高峰期已經可以達到10萬單以上。從手機這個品類來看,手機的平均單價今年已經從800提高到1200多,增長了50%。

而據今年9月轉轉CEO黃煒在公開場合的演講,轉轉平台上“二手手機交易量驚人”,僅今年第二季度便成交210萬台,與三星Q2國內手機出貨量相當,轉轉獲得了騰訊2億美金的投資,成為獨角獸企業。而阿裏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閑魚,雖然沒有外部融資,但據內部透露去年估值已經超過30多億美金,然而公開資料裏沒有具體的手機品類數據。

二手手機那些不為人知的事

在媒體和很多商家看來,互聯網和線下實體是一對永恒的競爭對手,此消彼長,相互博弈。但在二手手機行業,這並不是一個零和遊戲。

目前整體來看,線下回收本地小商販回收依然占據了主要的市場的量,這類商家的特點是分散,量大,規模小,服務差,甚至存在信息安全的風險。零散的小商販的回收量,應該是專業回收機構的10倍以上。互聯網平台改造的空間還有很大。由於互聯網的加入,讓這個行業效率提升、規範化、信用化,二手交易整體發展的更快更規範了。

以前個人、個體回收商,二手批發商,組成了二手交易的整個網絡。但是現在越來越多包括互聯網在內的玩家加入:電商平台,以京東,轉轉、閑魚為代表;品牌廠商,以華為,魅族為代表;互聯網回收平台,以回收寶、愛回收為代表,還包括線下手機銷售點,品牌代理點、迪信通等。諸多玩家,在二手回收市場雖有競爭,但更多是相互拉動,使得整個行業井噴式發展。

在華強北的手機回收中,直接通過個人回收的比例基本可以忽略。華強北主要是做商家之間的交易,包括回收、處理、分發、批發等環節,它是整個中國二手手機流通的樞紐中心。

手機回收的主要流程

華強北的行業分工明細,手機和電子產品(簡稱IC)是不同品類,隨著行業的發展,互聯網平台交易等流程日益完善。現在除了手機之外,很多線下交易轉移到了網上,很多電子產品雖然線下在衰落,但交易額並沒有急劇減少。

羅叔從包括互聯網回收平台在內的合作方拿貨,同時也供貨給一些合作夥伴。華強北的很多同行,在一兩年內做二手網店,能從0做到幾千萬的月營業額。在羅叔看來,二手交易之所以這兩年崛起,還是得益於互聯網,提升了交易之間的信任度。“線下賣二手,人家會不信任你。京東,轉轉,他會覺得品牌比較大,還能相信。”

從手機來源來看,除了用戶主動地回收交易外,在這其中,灰色途徑的手機回收,占非常驚人的份額,5年前,全國各地盜搶的手機,最終會通過黃牛,集中到深圳來賣。

由於防盜科技含量提高,政府整體治安管理提升,以及互聯網渠道的快速崛起,這個比例在這兩三年來持續下降,而合法的份額在上升。另外就是走私的手機,撈偏門的個體戶或個人會在香港通過投標、拍賣、買貨,經由水客走私運到深圳來賣。“上億肯定是有的,但這個不能說得太多!”

羅叔一年從合作的回收寶等互聯網渠道,拿的貨有好幾千萬。而在回收寶這樣的平台上,回收後的手機,一般要經過檢測、定價、分揀、銷售等主要環節。

首先回收回來會進行分揀,區分優品、良品、殘次手機。優品定位是九成新手機,功能完好,外觀保護較好,這個比例一般在15%-20%之間。優品可以直接賣給消費者或者供貨給合作夥伴,通過在京東自營店、淘寶、轉轉、自有平台等渠道進行銷售,並為消費者提供了7天無理由退換,180天質保等傳統新機銷售上才有的服務。

再就是占到了80%的良品手機,比如手機按鍵失靈了等問題,回收寶會把手機按檔次分好批次,供給下遊上百個類似羅叔的商家,實現每天清庫存。回收這門生意,資金占用很高,機器處理效率很關鍵。而對於5%的沒有流通價值的殘次老手機,例如諾基亞、摩托羅拉的老款手機等,會給到環保拆解的上市公司進行規範處理。

手機被拆成殼子、主板上電子元器件、剩下的提取貴金屬。但由於環保問題,國內提煉貴金屬的資質很少。在行業裏,很多私人小作坊會參與拆解。在汕頭貴嶼鎮,拆解的整個產業鏈非常齊全,汙染特別嚴重,雖然政府抓的很嚴,但有利益的東西是抓不完。

在這個流程中,還有一個環節是不法商販的翻新,就是把二手手機翻新後當新機賣。這行業屬於灰色地帶,侵權不合法。雖然打壓一直在,但還是有一定體量。做這塊的都是一些個體戶,正規公司都不敢涉足。回收寶要求,所有下遊采購手機的商家,均要簽定不翻新的協議。

華強北二手商把手機批發給下遊後,他們會把手機帶到全國各地,甚至國外。出到國外的基本上是經過維修的良品手機或翻新機,一般還是流向相對比較落後的地區,俄羅斯、中東、印度,會有比較大的份額。按台數的份額,國外的占比到70%;但由於這些國家大多是中低端的機器,按交易額來算占比僅40%。在所有二手手機中,iPhone是流通得最快、最受歡迎的手機。

消費升級下爆發的二手交易

在《靈活的個人主義的誕生》裏有一個觀點,物質欲望帶來的滿足感僅建立在未得到滿足的階段,一旦這種得到了滿足,那麽一瞬間,滿足感就會消失。未來消費的趨勢將重點從一味的鼓勵消費,到主動提示用戶節製和適可而止。

消費升級,帶來的用戶觀念的改變,對於二手手機市場的刺激非常明顯。很多用戶換了新手機後,處理二手手機的習慣逐漸養成,不僅僅是為了變現,而是更好的讓閑置物品進入到流通環節。而對於購買二手機的年輕人來說,不斷嚐試不同的手機,接受使用過的手機的觀念也越來越普及。這成為了一種年輕人的生活方式。

按照轉轉3C團隊之前的設想,二手手機應該是從一二線城市到三四線流通,收入偏低,年齡偏年輕,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從交易頻次、買家賣家的分布來說,還是北上廣深、杭州、成都這些經濟發發達的城市;年齡覆蓋從18-40歲,而群體以前是偏數碼愛好者,現在覆蓋的人群會越來越多。在收入方麵,買家偏高一些,賣家偏低一些,但是買家裏也有收入較高的,可能給家人或是備用機。

但是在二手手機交易的過程中,交易流程繁瑣、安全和隱私依然是目前最大的兩個問題。由於傳統的手機回收,必須要到店交易,過程比較複雜,互聯網手機回收誕生後,在線提交和上門回收的服務提高了很大的效率,但是整體普及率並不夠,效率還有很大的優化空間。

由於手機與用戶的生活越來越密切,承載著通信、照片、支付等重要部分,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用戶用戶對隱私安全仍有擔心。這成了用戶二手手機進入交易流程的巨大瓶頸。

回收寶、轉轉等互聯網平台在手機回收之前,都會提示用戶恢複出廠設置,注銷賬號,做好備份等。回收寶也有專門的數據清理程序,同時手機檢測全程錄像,確保用戶信息安全。轉轉的二手手機有一個驗機服務,賣家將手機寄到指定的驗證中心,出具檢測報告,然後買家購買。

目前全國40多個驗機點,2017年可能會做到100個網點。同時采用雙重信用,解決信任問題。一套是微信風控標準,一套是開放的芝麻信用係統,對於平台上交易的用戶,強製實名認證,不然無法發布商品。

三浦展在《簡約一族的叛亂》裏說,日本當下的消費,年輕人追求的不再是高檔、高級,而是主張環境友好型、溫和簡約的生活方式。而這,正是二手經濟崛起的重要原因。

(鈦媒體作者:南七道,編輯/魚幺幺,製圖/高靈靈,公號南七道)

本文來源:http://tech.ifeng.com/a/20171103/44743012_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35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