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霸王電影彈】五億探長雷洛傳-警察是平凡人,所以?(鄭立)-www.thaiboxinghk.com

【九龍霸王電影彈】五億探長雷洛傳-警察是平凡人,所以?(鄭立)

 

最近關於警察的新聞,引起的社會爭議,很容易就會有人提及六十年代的香港警隊,有些人說,現在香港的情況倒退回六十年代,而另一些人說,現在的警察還是比六十年代時好得多了。但無論如何,說到六十年代的香港警隊,就不能不看《五億探長雷洛傳》這套經典,這套以當年有名的四大探長作為主角的傳記電影,應該很適合現在的我們回味。

這並不是叫大家看完電影後,直接拿六十年代警察的腐敗,去指責或代入今天的警察。而是這套電影,能夠協助我們把自己代入警察的立場,換位思考,在支持或反對之前,去理解這個體制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引用美國編劇指南「Save The Cat!」的分類,《五億探長雷洛傳》,是典型的「精神病院」的劇本。

甚麼叫「精神病院」類型的劇本?這種劇本主題是群體與個人之間的矛盾。很少人真的可以完全離群生存,大部份人都必須加入某種群體,例如公司,宗教,或者鄰居社群等。可是面對群體時,總是覺得有很多荒謬和自己不能接受之處,當自己的想法和群體的所有人衝突時,到底是自己有問題,還是別人全部都有問題?當精神病院裏全是精神病人時,你在裏面當異類時,你會分不清瘋的是你自己還是其他人,這種電影描寫的就是這種困惑,《教父》就是很好的例子。

劉德華先是示範了「眾人皆醉我獨醒」的下場,當你表現和群體主流相反的意向時,你就會被群體排斥,得罪所有人,在事業上極端不順,甚至連在職業上交朋友都有困難。一方面,貪污是壞事,但壞不過你標奇立異,有原則的人同時也是不受歡迎的怪人,即使你不做壞事,在市民眼中,他們也早就假定你有做壞事。在那個時空中,貪污不僅代表你多了收入,更代表了你懂人情世故,是大家心照,默許整個群體應得的報酬,不貪污也不僅是少了收入,也代表你在跟你的所有同事在對抗。

很簡單,很常識,但這也是我們經常忽視的事情。甚麼是病態的環境?病態的環境,就是憑良心做好事的人,不僅不會得到好報,反而活得更痛苦。病源是環境,組織與制度的結構,一旦結構成立,每一個人都會被同化,有些人被同化得較快較徹底,有些人在對抗但最終也只能服從制度。因為只有在制度中勝利,才能夠實現自己的想法--但當你在制度中勝利時,你已經被同化了。

「精神病院」類型的電影,最終主角總要面臨選擇,而選擇也不外乎三者之一。一是犧牲個人意志,順從群體。一是堅持個人意志,導致群體瓦解。最後一種是自己從群體中消失。劉德華選擇了犧牲個人的意志,加入了群體,最終成為了貪污警察的王者。這也是我們大部份人的選擇,我們大部份人都會選擇順從群體,所以我們會對雷洛有共鳴而不因為他是貪污者而鄙視他,那隻因為這電影很成功的,將我們導入了當事人的取捨源頭,從我們不會一句「犯法」就將整件事,整個人全盤否定。

當我們只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去理解群體裏的一員時,我們能夠輕易的指出他們做的事情是錯誤的;但是每當我們試圖用當事人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時,我們卻會察覺對於大部份人來說,這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個人與群體的矛盾。當一般人認為貪污純粹是出於貪心時,局內人的感受和動機,卻遠比貪心複雜,貪心可能是一部份,但很少是全部。

同樣地,今天警民衝突裏的爭議,本質都是群體與個人的衝突使然。我指的並不僅僅是警隊,也包括各政黨,抗爭者,甚至我們所有人。我們互相不理解對方的群體,而覺得對方做的事情沒有道理,但我們都感受到自己所屬群體,對自己的影響,而做出了別人眼中無理的事情。

有抗爭者被懷疑襲警,有警察被懷疑打抗爭者,可能背後都是群體的耳目濡染,驅使他們做這樣的事情,可能雙方並沒有那麼大的分別。特別是雙方都有一些搖旗吶喊的人,不斷將對方妖魔化之後,就更不想理解對方了。

要破除這局面,正是雙方都要有一群願意耐心理解對方的人,這又談何容易。


(鄭立,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與公眾史學碩士,政治評論家、專欄作者、遊戲開發者,曾任中學數學教師,其遊戲代表作包括《民國無雙》及《光輝歲月》等。)

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314/486778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3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