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起早摸黑(李純恩)

【即時文摘】起早摸黑(李純恩)

遇到四點多鐘要去機場集合的事情,這一個晚上也不用睡了。
三點鐘出門口,令我想起在魚市場開工的人。
比如香港仔魚市場食堂的薑老闆,幾十年來,每天三點鐘就到食堂,準備就緒,四點鐘開始營業,開早工的漁工們就來幫襯了。天天如此,幾十年起早摸黑。
還有「生記粥店」的老闆,起得更早,每天兩點多鐘就要回店裏煲粥,把粥底煲得又綿又香。兩代人了,也如此天天起早摸黑。
其實如此起早摸黑的行業很多,隻是正常上班的人不知覺而已。四十多年前我在上海讀中學的時候適逢「文革」,學校駐有「工人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隊長是個菜市場黨支部書記,於是我們學校的「勞工活動」,就是在大冬天讓學生去菜市場賣兩個月菜。那兩個月裏,天天淩晨四點出門口,月明星稀,頂著刮臉的西北風,忍著熱尿,到菜市場洗蘿蔔洗菜──蘿蔔和菜根有泥,洗乾淨保證不壓秤,那還是一個中國人比較誠實的年代──天冷水冰,兩天蘿蔔洗下來,手指也腫得像蘿蔔一樣。
半夜熬著不睡等上飛機,結果就想起原來我也幹過起早摸黑的活兒。 art_end


本文來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314/56421339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3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