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導遊】大叔遊日探防衛廳 尋三年零八個月黑歷史-www.thaiboxinghk.com

【心導遊】大叔遊日探防衛廳 尋三年零八個月黑歷史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me/travel.appleseed

假期對於上班一族是奢侈的,他們務求「玩盡佢」,行程編得密密麻麻,就連休息都覺浪費。食、買、玩、追旅遊景點、打卡便成為現代人旅行的方式,感覺好像在「核心的外圍」跑了一圈。

「是否一些很有名的景點,或很特別的地方才稱之為景點呢?景點的定義是甚麼呢?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沒有意義,當我不了解時都沒有意義,但我們怎樣將這些景點轉化為有意義呢?其實是視乎自己發掘。」

旅行方式不只一種,任職社工的任正全(Ricky)則選擇了另一種方式,探遊秘景。在80年代初期,他首次到日本自由行,當時由東京沿大阪去京都直踩鹿兒島和九州,再回程東京,全程只用了三千元遊歷了足足一個月。他憶述由於當時沒有所謂的旅遊工具書,很多時候是下車一刻才知道有甚麼景點,感覺新鮮。經此一行,他便迷上日本,更開始發掘不同有趣和特別的地方,他自言去了30年日本,仍有很多地方有待探索呢。

「其實我喜歡去一些日本所謂的秘景 ,即是比較秘密、少人去和難去的地方。」57歲的Ricky本身喜歡日本文化和研究歷史,到訪秘景和古道始於收集日本舊地圖。他會閱讀與秘景相關的書籍,依着書上的資料便獨自踏上旅途。雖然地方遠離城市,路程遙遠和費時,但能放慢生活節奏,讓Ricky了解日本人的生活。他獨愛泡溫泉,到過位於青森黑石市的青荷溫泉,是日本當地傳統的溫泉旅館,隱藏在深山中的一幢超過50年的木製建築物。館內全是日本人,男女共浴,而且沒有電力供應,只能以油燈照明,感覺地道。那裏沒有網絡和任何娛樂,只得景色與溫泉,坦言初到埗的確是不習慣,卻是一個讓自己靜思的空間。

Ricky另一種玩法是將歷史故事、文學小說和電影描繪的情節地點,融入在旅程中,嘗試感受導演或作家創作時的心情。他曾到訪日本作家川端康成著作《雪國》的場景,其中一節是講述男主角坐火車由東京去越後湯澤,途中穿過不同的山洞,他嘗試用電話貼着玻璃窗,在山洞中一直拍攝,等待出隧道一刻,感受作者用文字刻畫出由暗至亮的光景,眼前出現一片廣闊的平原,舒暢的感覺。「其實一個人去旅行的好處是可以決定所有事情,但同時危險就會大很多。」這些秘景位處山區地方,難免會發生意外,他尋找日本電影《天城山奇案》的天城山隧道,必須行經的小路近懸崖,地面崎嶇不平而跌到,他形容當時十分驚險,稍有差遲便失足掉下懸崖。不過,這並沒有嚇退他繼續到訪秘景,希望每一次的經驗,提醒自己下回要更加提高警覺。

身邊的朋友聽了Ricky獨遊的經歷後,相當感興趣,並嚷着要跟他去旅行,所以近兩年來,他會帶志同道合的朋友遊歷秘景。今年初與朋友旅行時,認識了神戶大學教授,透過他得以進入日本防衛廳(防衛省前身)的資料室,一覽日軍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資料,「那次我們都很愕然,過程中亦看到當時天文的紀錄,特別是一些日記由日本軍人寫的日誌,佔領香港之前每一日的日誌,好像跟着他打仗一樣,另外看到一些資料是日本人寫的地圖,怎樣佔領香港和怎樣攻打,都很清晰,真的大開眼界。雖然我不清楚資料的真確性,因為還有些資料是絕密,不過起碼我在香港圖書館和大學圖書館都找不到,挺震撼的。」

每一趟旅程Ricky都會編排行程,規劃妥當,不過途中亦會臨時更改行程,隨心隨緣地到達一些他永遠不在計劃之內的地方。「單字一個津,兒子名字裏面有這個津字,覺得挺親切,我就有衝動跳下車,看一看當地景點有甚麼或吃碗粒麵,便回到車上,純粹是因為站名,令到我留下來。有時間就可以讓自己鬆一鬆,很隨緣和隨意,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旅程中他都會收集當地的宣傳單張、車票或紀念品,並收錄在相簿中作為旅遊紀錄。「其實自己都有個願望的,基本上我現在五十多歲,是一位旅遊家,一個人去旅行。將來我都希望,當兒子長大後,他有機會拿着這本相簿,跟着我的腳步,去看看爸爸當年所去的地方想看和做些甚麼,背後目的是甚麼,看看兒子會不會有同樣的感覺。」

記者:陳煥欣
攝影:許先煜


本文来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1011/57314312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29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