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失意官員貶冷宮 南水北調成熱門

兩會前夕,中央部委集中進行了一輪人事調整。與此前幾輪類似,再有多位部級高官官場失意,貶謫二線。譬如,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陳剛調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委書記唐軍調任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河南省委副書記鄧凱調任全國總工會黨組副書記等。

離正部級僅一步之遙

這幾位都算是「起個大早,趕個晚集」,三人都曾年紀輕輕就官拜副部。如唐軍生於一九六二年,二○○七年就升任人事部副部長,後調任遼寧。鄧凱生於五九年十二月,早在○二年就擔任吉林省委常委,迄今已十五年。六六年出生的陳剛,早在○六年就擔任北京市副市長,是當時全國最年輕的副部級高官之一,而今十年過去,卻從首都副市長貶到南水北調辦。這其中,陳剛、鄧凱還是中央候補委員。歲月蹉跎,官運江河日下,紛紛投閒置散,新崗位含金量大打折扣。

據報道,陳剛上月在北京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上發言稱:「中央巡視『回頭看』反饋意見也讓我非常受觸動……我馬上就要轉崗了,但教育是一生的,我將帶著市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會上同誌們對我的辣味批評,到新的崗位上認真整改,更加嚴格要求自己。」這從一個側麵顯示出,陳剛是帶著「意見」和「批評」調離的。

十八大以來,隨著反腐與幹部整頓,人事調整的規模愈來愈大。但幹部情況千差萬別,不可能都一抓了事。一五年七月,中央辦公廳公布《推進領導幹部能上能下若幹規定》,提出對不適宜擔任現職的幹部應當進行調整,主要指幹部的德、能、勤、績、廉與所任職務要求不符。其後,中紀委又提出「四種形態」理論,除了對最嚴重違紀的採取強製手段外,其餘視乎情節給予批評警告、組織調整等處分。

去年下半年,陸續有多位部級高官從一線重要崗位調到二線,突出共同點有三:一是普遍曾經年紀輕輕就提拔到部級崗位;二是部級資歷長,大多十年以上;三是本來都在離正部一步之遙的要職,卻調任二線閒職。河北省委副書記趙勇調任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新疆政府常務副主席黃衞調任科技部副部長,新疆政法委書記熊選國調任司法部副部長。趙勇、黃衞都是從○三年就擔任副部級職務,特別是黃衞歷任江蘇省副省長、建設部副部長、北京市副市長、新疆常務副主席四個要職,現在重回北京,職務遠不如從前。

孟學農於幼軍曾任職

對比更為明顯的是,十八大之後新任的省委副書記,如上海市委副書記應勇、廣東省委副書記馬興瑞、陝西省委副書記胡和平、山西省委副書記樓陽生,都沒幾年就榮升省長、市長。老資格的趙勇、鄧凱卻反而漸行漸遠。

綜述來看,近些年高級幹部打進冷宮,有幾個比較集中的「熱門」地點,其中首推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三年,北京市長孟學農防控沙士疫情不力,免職後安排任南水北調辦副主任;○八年,文化部黨組書記於幼軍違紀被留黨察看兩年,期滿後復出亦擔任該辦副主任;一五年,中辦副主任王仲田貶任南水北調辦副主任,後嚴重違紀被撤銷黨內職務。而今,陳剛又來到該單位,無論未來如何,都非積極信號。

再如,北京市長王安順去年調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在他之前,○七年原財政部部長金人慶貶任該中心副主任,而他也曾在北京市擔任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而在國家工商總局,與唐軍類似軌跡的是另一位副局長馬正其,一三年由重慶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調任。此外,國務院三峽辦、全國供銷總社、中央黨史研究室也都曾接收過類似失意官員。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310/00184_012.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2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