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奇!秘魯烏魯族人 在海拔4000米的湖上漂流千年-www.thaiboxinghk.com

超神奇!秘魯烏魯族人 在海拔4000米的湖上漂流千年

 

可以想像房子用草編、家具都用草製作,甚至所踩的地板都是用一層一層的草堆疊起來的嗎?聽起來很不「安穩」的居住方式卻是秘魯蒂蒂克克湖上烏魯族千年以來生存的方式,他們在海拔四千公尺的湖上編出的一個一個浮島,已經成了造訪秘魯的遊客必訪的旅遊景點。

從秘魯印加古都庫斯科搭車八小時抵達普諾(Puno),然後花十塊美金坐渡輪,約三十分鐘就可以到達蒂蒂克克湖上知名的浮島。旅遊資訊一句話就可以說完,但旅行過程卻沒那麼簡單。清亮澄澈的湖泊是風景也是國界,天寬湖闊間藏有拒馬,邊境是近境,也是遠方。

秘魯的長程巴士非常好睡,選擇躺臥(cama)的車型,一路從庫斯科睡到靠玻利維亞的邊境城市普諾(Puno)。陽光穿透暗黑遮陽玻璃,湖麵泛起白花花的太陽反射光束,和世界最高的湖泊蒂蒂克克湖相遇就從烈日灼目開始。

其實才淩晨五點半,太陽卻已亮得不像話;陽光雖烈,但不熱,在海拔3812公尺的湖畔,溫度隻有四度。想等溫暖一點再開始旅程,然而街邊兜售行程的小販催促著:「六點就有船去浮島,早一點去才不會太曬。」買張船票,和幾個仍睡眼惺忪的背包客上了船,在晨光中駛進約1/4台灣大的高山湖泊。離開岸邊長滿淘淘拉(totora,貌似蘆葦但屬莎草科)水草的水道後,湖麵越來越開闊,船艙的擴音器傳來數據:平均水深150公尺、最深可達280公尺、湖中有51個島嶼 ..。

船靠岸了,腳踏上滿是乾草的島嶼那刻,即啟動熱門景點觀光模式,彷彿進入陸麵遊覽車的購物站。我還來不及感受踩踏漂浮之島的彈性,烏魯族(Uros)的村民早已穿著繽紛的蓬蓬裙、甩著長長的辮子唱歌迎賓,要遊客趕緊坐在用淘淘拉草製成的墊子上,開始《我們的島》的講解。

少了公共電視略帶省思的口吻,島民的講解比較像是浮島地產大觀,連珠炮般的交代這個約兩個籃球場大的島有四棟房子、住了二十五個人,腳下所踩的「地板」、眼睛所看到的房子、湖麵上所見像龍船的豹頭船都是以湖中的淘淘拉草編織而成。

而房子前擺的手工藝品則是島民手作,歡迎大家購買當浮島紀念品。烏魯媽媽繼續說:「島的下方其實有拋錨來固定這個島,我們每三個月要再鋪一層淘淘拉草,所以這個島會越來越厚,現在大概2.5公尺厚,一個浮島的壽命大概三十年。」

解說完畢後就由村民帶開,欣賞各自的「家」。一個女孩帶我走進用草編織出的「家」,縱橫編織的牆麵上掛著衣物,地麵上則放一張床墊,床墊旁是電視機、收音機、發黃的史奴比、梳子、鏡子、幾張報紙,沿著門邊則是錯綜的電線,跟著線條可連接到屋外的太陽能板。當正要為眼睛所見的一切感到與世隔絕時,瞥見太陽能板旁就是接收衛星頻道的小耳朵。

記者好奇屋裡怎麼沒有廚房,女孩拉著我的手到屋外的另一角,指著地麵上的炭火爐、陶碗,然後用奇楚瓦語(Qhichwa)加上雙手比劃著,試圖讓我了解廚房在外頭才能避免房子著火。記者不敢問萬一在外頭炊煮太猛烈,豈不是整個島嶼失火!關於三隻小豬故事裡脆弱茅草屋的童話在腦海閃過,湖麵掀起了一陣狂風,太陽與冷風在浮島拉鋸著;觀光客和島民也在手作的抱枕套是十五美金還是十美金拉鋸著。

不想買手工藝品,記者坐在微微晃動的草編地上,望著湖麵上用淘淘拉草編成的遊船。碼頭的船伕問我要不要搭船,記者搖搖頭。他說:「浮島靠著草編出來的世界而富庶,來蒂蒂克克湖的人幾乎都是衝著浮島而來。」他來自岸邊的大城市Juliaca,他笑著說:「風水輪流轉,這些烏魯族人在一千年前被印加人追殺,最後隻好在湖麵上搞出暫時的住所。過去是逃亡者,沒想到現在卻是觀光明星;倒是我們這些印加子民,在陸地上卻找不到出路。」

原本的流亡者,此刻卻是蒂蒂克克湖區域生存最安穩的人。

 

台灣《壹週刊》

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302/483681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2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