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失蹤酷熱 飢渴 交迫 統計主任瀕絕境

行山失蹤的政府統計處統計主任陳永華,困山兩日水斷糧絕,加上颱風襲港,搜救被迫暫停。陳本周日到船灣淡水湖附近行山失蹤,昨日陸空搜救仍無發現,因天氣轉差,搜救行動下午暫停;失蹤逾四十八小時的陳永華若找不到水源,在昨日的卅六度高溫下,處境恐非常危險。有醫生坦言「唔飲嘢廿四小時可能唔掂。」陳的九名好友昨組隊登山:「愈遲搵,搵到機會愈細,唔理得咁多。」

失蹤男子 陳永華失蹤男子 陳永華

五十三歲的陳永華,本周日(20日)中午獨自到大美督船灣淡水湖附近行山,其後失聯。陳妻當晚十一時許報警求助,前日淩晨二時許起,多個部門組成搜救隊伍登山搜索,發現最後有行山客在周日下午三時半曾在觀音峒見到陳,陳向行山客問路及「攞水」飲。

僅帶兩紙包飲品及蕉上山

據陳的友人稱,當日陳隻攜帶兩包紙包飲品及一條香蕉上山,顯示陳永華當時或缺水少糧。

昨晨八時許,救援隊再登山搜救,主要範圍為船灣郊野公園下苗田及橫嶺一帶,警方機動部隊、消防處攀山拯救專隊聯同民安隊,共約五十人,在烏蛟騰停車場的臨時指揮中心集合出發,飛行服務隊則出動三架次直升機接載救援人員上山,並在附近上空盤旋搜索。至昨日中午時分,大美督氣溫曾高達攝氏卅六點四度,而紫外線指數屬甚高水平,陳的處境相當惡劣。

友:疑因逆時針行山致迷路

中午十二時許,陳的五名親友到達山腳向警方了解搜救進展,心急如焚。至下午三時許,九名友人由烏蛟騰上山協助搜索。友人陸先生稱,陳最後露麵於「C2610」標距柱附近,即大峒至觀音峒一帶,他稱:「我哋會去番嗰個位,再模擬佢點行,睇嚇邊啲位誤行。」陸稱自己有逾廿年行山經驗,約三年前帶陳行山,其後他間中會獨自上山。

警員昨午因大雨被迫收隊落山。(李健瑜攝)警員昨午因大雨被迫收隊落山。(李健瑜攝) 陳永華的親友向警方了解情況。陳永華的親友向警方了解情況。 搜索失蹤行山客時序<br>本周一,直升機分批將搜救人員送上山頂。搜索失蹤行山客時序
本周一,直升機分批將搜救人員送上山頂。

陸指過往他兩次與陳到船灣淡水湖附近行山,但兩次都是順時針方向(由烏蛟騰至白沙頭),全程約十八公裏,以「中上」速度行亦需五至六小時,惟陳今次卻逆時針而行,「調轉頭睇路口分岔位感覺唔同」,擔心他迷路,陸估計:「或者佢(陳)想試嚇行新路」,但認為陳今次行為鹵莽。因天氣轉差,他們均與時間競賽,望盡快找到陳。

大批警員昨晨登山搜索。(曾志恒攝)大批警員昨晨登山搜索。(曾誌恒攝) 陸先生指曾與陳到烏蛟騰行山。陸先生指曾與陳到烏蛟騰行山。

颱風「天鴿」逼近,風勢漸趨強勁,天氣轉差令搜救更難,四個搜救部門於昨午約四時暫停搜救,需視乎天氣變化再部署,但各部門人員繼續留守山腳候命。

急症科專科醫生司徒敬豪對陳的情況並不樂觀,認為他需在山上找到水源及食物才得以捱下去。司徒形容,近日本港氣溫高得「離譜」,認為仍行山是錯誤決定,在高溫及侷促天氣下行山,熱衰竭及中暑的機會大大提高。他指出,當人進行劇烈運動時,每小時最少要補充五百至八百毫升水分,最好是成分接近體液、含水、鹽及糖的運動飲料,隻喝清水反而不合適,因隻能補充水分,但會出現血液中鈉含量過低問題。

他指出,以一般香港人體質而言,氣溫超過攝氏卅二度、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或空氣汙染指數嚴重時,都不適合行山。他建議行山時最少帶備二至四公升運動飲料:「唔食嘢成個月可能頂得順,但唔飲嘢廿四小時可能唔掂。」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823/00176_011.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23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