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自由篇】雖死猶生 思想仍活著-www.thaiboxinghk.com

【劉曉波●自由篇】雖死猶生 思想仍活著

 

劉霞把丈夫劉曉波的黑白照緊抱於懷中,翠綠的骨灰龕沉入一片碧綠,船隻繞行一周,親友對著大海告別。劉曉波自由了。
遭禁錮八年後,劉曉波病逝。瀋陽市隨即天色驟變、氣溫突降、兩度落雹。七月飛霜,或許天地真的有靈。一個置生死榮辱於度外的學者,因提出推動中國民主的《零八憲章》,慘遭以言入罪,彌留一刻,仍被囚禁在牢獄之中,至死後才終得自由。

劉曉波是真正的愛國者,作為六四屠城的倖存者,他把推動國家民主進步視為己任。即使這個使命,令他數度鋃鐺入獄,他仍以堅毅不朽的頑強意誌,堅守著理念,更說:「失去自由是一名異議人士必然的職業風險。」

就算麵對共產政權的種種迫害,他也從不退縮噤聲,強忍著囹圄之苦,也能抱持「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的風骨。可是,國家卻對一個愛國者如斯麻木不仁。

中共政府拚命想抹去他存在過的證據,要他無處葬身,親朋及支持者無從憑弔,似乎認為把其肉身化灰、把骨灰撤海,世人就再不會憶起他。

隻是,生命之火的熄滅,並不代表靈魂的黯然消沉。生,不代表光榮;死,不代表毀滅。有人生不如死;有人雖死猶榮。劉曉波是後者,生得偉大,死得光榮。

諾貝爾頒獎台上那一把空椅子所盛載的,是一個能改變整個民族的靈魂。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劉曉波生前的努力及付出,並非把慘淡暗白的骨灰往海裡一撤,就會隨之煙消雲散的。他不朽的抗爭精神會永留人間,他偉大的民主信念會散落於神州大地,悄悄萌芽。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那張黑白色的照片中,劉曉波微笑著。

撰文:張馨文 鄭語霆 李啟發

一○年,諾貝爾評審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宣佈,以「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為由,頒授該年度和平獎給劉曉波。中共震怒,形容這是「對和平獎的褻瀆」,除了將怒火向挪威發洩,又實行網絡大封鎖,拘捕或軟禁支持劉的內地民運及異見人士。

經歷近九年長期折磨,劉曉波終患上末期肝癌,引致多個器官衰竭。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的他,等不及出獄呼吸自由的空氣,上星期(七月十三日)不幸逝世,終年六十一歲。他將永遠無法領取諾貝爾和平獎,留空的櫈子也永不會有人坐上。

懼怕劉曉波的中共,短短兩日後,急不及待為他舉行告別式及火化遺體,迫家屬把骨灰葬於大海。連劉的生前好友,也未能見他最後一麵作告別。當局安排戲子出席遺體告別式,聲稱一切「按劉曉波家屬意願」進行。

毀屍滅跡
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在記者會上,連番「感謝黨和政府」。官方公布的海葬過程影片,見到外界未能接觸的劉霞穿上黑衣、木無表情地在船上整理骨灰和鮮花,將骨灰罈吊下大海一刻,她依依不捨,與四弟劉曉暄等人撒下花瓣,向丈夫告別。

極權以為能抹煞有關劉曉波的一切痕跡,反而令全世界有海的地方,就有劉曉波。

與劉相識逾廿載的《開放雜誌》前執行編輯蔡詠梅甚至推測,劉的離世有可能是被謀殺,但真相永遠沒有人知道。無論如何,中共的愚蠢行為,對劉曉波沒有一絲仁慈,令他強大的精神感染力,永遠留在人間。

靈魂活著
「你稍為對他人道一點,大家心裡安慰;現在普通人會覺得,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所以我覺共產黨很蠢。劉曉波已經成為中國人權歷史上,或民運歷史上,一個悲劇英雄人物的存在。」蔡詠梅表情不慍不火,語調卻鏗鏘有力。

「生活在極權製度壓抑下的反抗者,儘管他的聲音封殺,他的身體被囚禁,但他的靈魂從未空白過,他的筆從未失語過,他的生活從未失去方向。」這是劉曉波在大連教養院中所寫的。

強權與監獄,困不住劉曉波的聲音。他的靈魂與思想,仍然活著。

相關連結:
【劉曉波●少年篇】年少叛逆 變文壇黑馬
http://bit.ly/2uuEQBh

【劉曉波●六四篇】三次抉擇 一條不歸路
http://bit.ly/2taWiH7

【劉曉波●鬥爭篇】狠批中共 牢獄中結婚
http://bit.ly/2tlxvEs

本文來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720/531234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9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