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街歌聲】行人專用區開放16年 充斥歌聲定噪音?

西洋菜南街自2000年底起,逐步劃為行人專用區,禁止車輛進入,成為不同街頭藝人的聚腳點,夜夜笙歌。後來因為噪音投訴不斷、又有多宗高空擲鏹水案件,菜街行人專用區在2014年1月中下旬起,由一星期開放七日,改為只在周末及公眾假期開放,近年更開始有「殺街」聲音,要求直接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開放至今逾16年,這條街滿載途人與街頭藝人的各種情緒和經歷,百感交雜,愛恨交纏。

記者在行人專用區找來不同市民做街訪,有人直言不喜歡這條街,形容是「好多唔知乜音樂,輸入我耳仔度,仲要係強逼性。」感到生氣,更有人認為歌者都在發出噪音,加上大部份攤檔都在唱七、八十年代的歌,不合時宜,無法代表香港,笑言:「會明白點解當年有人掟鏹水,如果我住樓上,可能我都有一日會忍唔住。」不過放眼西洋菜南街,不難發現聚集着大量觀眾駐足欣賞表演,有檔口甚至會擺放椅子,讓人排排坐專心聽歌。有行動不便、年紀老邁的婆婆,坐着輪椅也要到旺角聽歌,「成日叫我老公帶我嚟,我唔聽就囉囉攣㗎喇。」也有年輕一輩雖不會特意停下腳步看表演,但也大讚:「有膽出嚟,就應該要欣賞。」認為菜街是個讓人表演、發展才能的好地方。

看過《旺角黑夜》、《古惑仔》等電影,可能你也曾幻想過旺角是個品流複雜、充斥黑道惡勢力的地方,那菜街究竟有否陀地?在這裏唱歌多年的旺角羅文毫不諱言,指他曾試過被自稱陀地的人滋擾,「佢可能睇得《古惑仔》、陳浩南多,妄想緊佢幾十年前就係咁樣,走過嚟話佢係甚麼單位,又話我唔識做就玩嘢,仲攞咗張凳坐喺中間。」結果旺角羅文跟對方說要報警,找反黑組好好招呼對方,對方嚇得走夾唔唞,「呢度唔係意大利呀,黑社會喺香港好似老鼠咁㗎咋!」至於這條街的秩序,除了用大型橫額和腳架霸地盤外,原來也有「約定俗成」的。旺角羅文坦言:「規矩係時間定落嚟,好似廟街咁,如果有人喺度擺咗三、四十年,唔通我聽日埋去擺,叫人地唔好喺度擺?咁樣係絕對生存唔到,呢啲就叫規矩。」霸位可以用橫額和腳架,但開檔就要用上不少人力,這也令新的「職業」應運而生。在西洋菜南街,不時會見到舉住發泡膠牌派傳單的嬸嬸,據記者連日來觀察發現,原來她們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幫不同街頭藝人開檔的幕後功臣,她們會推着放滿音響和帳篷的手推車,來回不同檔口,據悉每次可以有一百至三百元不等的報酬,也算是派傳單以外的副業吧!

近年大媽進駐菜街,有傳她們除了賣唱,更會賣肉,令市民對西洋菜南街的印象轉差,旺角羅文直言:「十檔有八檔都係屯門公園過嚟,大媽檔同我哋唔啱,佢哋有佢哋嘅風格,有佢哋嘅經營方式;我哋就純賣唱,唔知人哋嗰啲搞乜啦,總之人哋就過嚟搵食,各有各搵食方法。」不少遊客也會慕名前來西洋菜南街,有人純粹遊覽,有人則不怕所謂潛規則,大膽地霸位跳舞。來自台灣的街頭跳舞組合Street Bboy雖然只在菜街表演了一天,又被身旁用電子琴自彈自唱的大嬸驅趕,但無阻他們享受這裏的空間,「有很多風格不一的人唱歌,大家都蠻厲害的。」不過就坦白地說台灣的街頭藝人質素更好,「因為他們需要考試,有專業的評審品評你的質素。」笑言感覺有人來西洋菜街表演是「我是來練習的那種」,表演質素參差。

對於日後可能全面殺街,不再讓任何街頭藝人使用西洋菜南街表演,旺角羅文認為固然是可惜,「呢度就係可以發揚到香港嗰種街頭文化,走去火車站、尖沙嘴嗰啲,佢演繹唔到街頭文化,無聽眾呀嘛!」但就相信難關總能捱得過,「呢個世界唔會係死路,香港人精神係絕處逄生,唔係點活咗幾十年。」他珍惜在西洋菜南街表演的機會,「我覺得人生最開心嘅一件事,就係做到自己鍾意做嘅嘢,仲可以搵到錢,呢樣就perfect!我就喺呢條街搵到。」

記者:李煒汯、黃凱婷
攝影:張志孟、周芝瑩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本文來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715/56955556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9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