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有理:年年哭喪 只為狗餅

香港回歸二十年,反對派唱衰二十年,那班洋奴漢奸固然隔三岔五跑去外國哭秦庭,香港記者協會更是年年哭喪,不明真相者還以為香港暗無天日,港人毫無自由。

回歸以來,記協每年發表的所謂言論自由年報都是陳腔濫調,不是稱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就是指傳媒自我審查不斷惡化。不必看內容,只看標題就夠嚇人:《言論自由的新威脅》、《言論自由在香港面對新挑戰》、《香港言論自由面臨潛在威脅》、《香港言論自由受壓》、《香港表達自由岌岌可危》、《香港表達自由挑戰重重》,以及甚麼《烏雲壓城》、《危城告急》、《一國圍城》等等,說來說去三幅被。

按照記協的說法,香港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已被「威脅」、「受壓」二十年,應該早就死亡了,為甚麼這班洋奴還能自由自在地胡說八道?為甚麼反中亂港傳媒還能不斷煽風點火?為甚麼港獨分子還能肆無忌憚地播毒?港英年代以言入罪的例子多不勝數,記協裝聾作啞,回歸後沒有人因言獲罪,記協反而聲稱言論自由每況愈下,這豈止是危言聳聽,簡直是睜眼說瞎話。

有人問,記協年復一年發表這種既無聊又無厘頭的年報,究竟所為何事?答案很簡單,一來抹黑一國兩制,二來向幕後金主和洋人邀功討賞,若不是拼湊這份年報交差,他們也許連狗餅也吃不上。當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記協年報雖不值一哂,卻有同道中人捧場,例如陰陽怪氣的《明報》,正好與記協臭味相投。

評論員 陳競立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705/00184_003.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7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