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讀為快】「香港文革」勝「大陸文革」的現實啟示 (香港學協會主席 洪清田)

教育大學上月舉辦一個回歸20周年研討會,曾鈺成是主講嘉賓,一本他近年本色,跨越重重樊籬,啟人深思。有人問他現在香港是不是似(大陸 / 香港)文革,他(指着會議室)說:「不是。現在(香港)大學還開課,文革時(大陸)大學停課。」

近年香港各派對峙的「亂象」,不能簡單說似不似 / 是不是文革。

在較高的宏觀時代及社會層次而言,相同的是對社會現狀的不滿,由下而上要求參與社會制度的修訂與運作;抗爭者都豁出去、為民請命,都擾亂慣性公共秩序,及與社會各層付出個人代價。一如中外自古至今,抗爭都對當權者提出一個嚴厲課題:如何經營、管治好一個社會。

不同的是中外自古至今,抗爭、經營與管治方式千差萬別,連「好」的定義(和怎樣定義)也可以大不同。近年民主抗爭和1967年「香港文革」,抗爭組織者表達不滿的方式手法,一個是二戰後新興的和平公民抗命、只求改良(兌現《基本法》承諾,以民主完善資本主義),不求推翻當權政府和改造社會制度,一是兩次世界大戰一脈相承的暴力革命、爭取推翻當權政府和改造社會制度。

更大的不同是,左派標榜的「好」是超越當時資本主義世界的(香港)現狀、進入人類新世界的(中國)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當時反六七暴動的港人是要保持資本主義現狀(不是「好」、但「不壞」),三十多年來的民主運動及佔中,是要建設資本主義民主,為香港的初階資本主義「增值」、升level。

在中基層次的微觀社會運作及治理和個人福祉層次,差別更大。不同程度直接參與香港六七暴動的幾代左派要人,幾經天翻地覆,因香港的「特殊」,可以幾十年如不倒翁一直活躍香港政壇和社會(以至中國政壇及社會)。中國大陸的人大換了多少代,頭面人物生生死死,給捲走的無名無姓者千百萬計,香港的「人大 / 政協」仍有「六七」參與者。文革在大陸的討論時而(半)開放時而成禁區,實物實地資料及文字文件檔案最多、但大量有意無意流失,阻撓歷史反省。

香港一直開放討論中港文革。當時對峙立場取態衝突的社會各方,如今可以公開自由、同一場合(總算)和平冷靜反思、討論及爭辯,以至化為影像作品、為歷史留雪泥鴻爪。中外世界未搞清「文革」是甚麼一回事,沒進入「中港與世界的深淺層次正反矛盾與問題課題主題」,中國已(如當年德國和日本崛起)湧現新一輪「集個體主義」(IndivCollectivism)狂潮。

五十年來香港各階段自由自發對待文革的人與事,以及自由公開討論爭辯(沒影響社會及國家安全),都是中國大陸迄今難以想像的,反映香港百多年來中西間積聚沉澱發酵的香港現代性與「香港性」──社會總體的多元共存體制優越性、自由自理秩序及個人的文明質素。香港就憑這優越性比「大陸文革」較好地處理「香港文革 / 六七暴動」。
(節錄,全文將於明日蘋果論壇刊出)

本文來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619/56849924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5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