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香江如棋局已殘 當斷不斷受其亂-www.thaiboxinghk.com

龍七公:香江如棋局已殘 當斷不斷受其亂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隨着香港回歸二十周年臨近,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頻頻喊話,而且措詞一次比一次強硬,反映中央對香港問題愈來愈焦慮。然而,焦慮歸焦慮,面對這盤殘局,中央除了擺擺姿態之外,似乎沒有甚麼良方妙藥,尤其是港府爛泥扶不上壁,不管中央如何鞭策,終是對牛彈琴。

靡不有初 鮮克有終

張德江強調,中央與香港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對於有人鼓吹「本土自決」、「香港獨立」,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中央絕對不能視若無睹。他又指出,《基本法》規定的香港政治體制,不是三權分立,也不是立法主導或司法主導,而是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

沒錯,香港從來不是三權分立,回歸前港督固然高高在上,凌駕於三權,回歸後按照《基本法》設定,本來也應該實施行政主導,特首地位與港督看齊。但事實並非如此,在司法獨大和立法掣肘之下,特首淪為跛腳鴨,行政主導名存實亡。中央駐港官員曾強調特首地位「超然於三權之上」,結果引發反對派激烈反彈,鬧得滿城風雨,可見行政主導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

正因為行政主導被廢武功,施政才會寸步難行,社會才會亂象叢生,對此,中央無疑須負起相當大的責任。當初為了實現順利回歸,中央除了承諾負責國防和外交,其餘一切撒手不理,連涉及內地的事務也推得一乾二淨,「五十年不變」徹底淪為「五十年不管」,導致一國兩制走樣變形,港人治港荒腔走板。直至三年前,眼看香港鬧得實在太不像話,中央才推出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特別是針對本土化及港獨思潮,中央頻頻出招,可惜已經太遲了。

正如古人所說,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沒有一個良好的開端,很少能夠有一個良好的結局。香港問題由來已久,中央一直視而不見,見而不理,主管港澳事務的前任主管更是十幾年間從未發表過一句公開評論,等到問題積重難返,深層次矛盾尾大不掉,中央才來強調「全面管治權」和「行政主導」,不亦晚乎?

改頭換面 清理病毒

張德江強調,香港管治團隊必須誠心誠意擁護祖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中央有責任監督公職人員是否效忠祖國。而事實恰恰相反,英國撤退前埋下不少政治地雷和無間道,公務員隊伍包括高層官員懷有「貳臣」心態的大有人在,他們身在漢營心在曹,根本談不上誠心誠意擁護祖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在這班「貳臣」的掣肘之下,特首孤家寡人,即使得到中央充分信任和扶持,也駕馭不了如此複雜的局面。舉一個簡單例子,有人收購了一家公司,只是更換董事長,行政總裁及其他管理人員原封不動,連公司帳戶、印鑑和密碼也統統掌握在舊管理層手上,董事長成為光桿司令,公司怎麼管理?怎麼運作?

經歷了種種亂象,特別是佔領行動、旺角暴亂、本土化及港獨思潮等等,一國兩制固然走樣變形,國家主權和安全也備受挑戰,中央認識到不能繼續對香港放任自流,於是開始積極介入,包括對政改寸步不讓、對港獨嚴厲打擊等等,這些動作無疑收到一定效果,但還遠遠稱不上撥亂反正。

說到底,當斷不斷,必受其亂。中央要落實「全面管治權」,為一國兩制正名,唯一的辦法就是痛下決心,做一次改頭換面的大手術,徹底剷除反中亂港勢力,徹底清理港獨病毒,否則,不管國家領導人如何苦口婆心,也無法令香港重回正軌。

評論員 文武生

本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611/00184_012.html




Tag:
本文連結:http://www.thaiboxinghk.com/14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