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初中生成為未成年人犯罪高發群體

(原標題:最高法:盜竊罪居未成年人犯罪首位)

昨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最高法」)發佈司法大數據顯示,用網絡空間毒害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顯著增長。此外,初中生成為未成年人犯罪高發群體,盜竊罪位居未成年人犯罪首位。

數據顯示,2013至2017年,我國涉未成年人權益保護案件呈總體上升趨勢,從2013年的8.3萬件增加至2017年的11.8萬件,年均增長率達10.46%。主要包括撫養扶養關係糾紛、撫育費糾紛等刑事案件。在未成年人犯罪領域,盜竊罪位居未成年人犯罪首位,其次是搶劫罪和故意傷害罪,未成年人犯尋釁滋事罪、聚眾鬥毆罪的案件也有所上升。

同日,最高法還通報了利用互聯網侵犯未成年人權益的10起典型案例,包含網約車司機猥褻乘車兒童;自稱「算命先生」誘騙、強姦未成年人等。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啟波說,為加強互聯網時代未成年人的權益保護,今後法院會更加充分地履行司法審判職能,為凈化網絡環境,保護未成年人少受、不受網絡違法犯罪侵害提供強有力的司法保障。

案例1網約車司機猥褻乘車兒童獲刑2年

2017年1月7日14時許,林某某駕駛小型轎車通過某網約車軟件平台接單,將獨自一人坐車的被害人江某某(9歲)由本市某公交車站附近送往某小區。

當車行至某中學側門附近時,林某某為滿足性慾,停車後露出下體欲讓坐於副駕駛座的江某某撫摸,遭到拒絕後,又強行對江某某進行猥褻。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林某某猥褻不滿十四周歲的兒童,其行為已構成猥褻兒童罪。林某某猥褻兒童,依法應從重處罰。依據刑法有關規定,判決被告人林某某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最高法昨天在該案的典型意義中提到,本案被害人母親因臨時有事,通過手機平台預約打車後,被害人在獨自乘坐網約車過程中遭到司機猥褻。本案警示:家長要充分認識到未成年人自我防範和自我保護意識較弱這一特點,在無法親自陪伴時,應儘量為未成年人選擇公交車等規範交通工具以保證安全。網約車平台及管理部門要加強監管,提高車內安全監控技術水平,提高駕駛員入行門檻,加大身份識別力度,保障乘車安全。

案例2 自稱算命先生強姦未成年人獲刑13年6個月

在最高法昨天發佈的典型案例中,有多起被告人利用網絡聊天工具誘騙未成年人,進而與其發生性關係的案件。

2016年6月至9月,楊某某利用網絡通過QQ聊天工具,分別以「張某甲」、「張某乙」、「陳某」及「算命先生」身份與被害人劉某某(14歲)、王某某(13歲)、沈某某(15歲)聊天,並以「算命先生」名義謊稱被害人如想和「張某甲」等人生活幸福,必須先與「算命先生」發生性關係方可破解。楊某某以上述手段多次誘騙三名被害人在賓館與其發生性關係。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楊某某違背婦女意志,利用迷信、威脅等手段強行與被害婦女(幼女)發生性關係,其行為已構成強姦罪。楊某某姦淫未滿十四周歲的幼女,強姦多名未成年人,依法應從重處罰。依據刑法有關規定,判決被告人楊某某犯強姦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最高法通過本案警示:互聯網具有虛擬性,未成年人不宜使用互聯網社交平台與陌生人交友,以免上當受騙。家長和學校要對未成年人加強性知識、性侵害防衛教育,及時了解子女網上交友情況。

案例3 借互聯網詐騙在校學生獲刑8個月

隨着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一些利用互聯網詐騙未成年人的案例也層出不窮。昨天公佈的典型案例中有多起與此有關。

江某某在互聯網上以虛假出售二手手機的方法實施詐騙,於2017年7月11日騙取被害人李某甲(在校學生)人民幣4000元,於同月20日至22日騙取被害人李某乙(16歲,在校學生)人民幣900元。江某某的親屬代其退繳贓款人民幣4900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江某某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利用互聯網發佈虛假信息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江某某利用互聯網發佈虛假信息,對不特定多數人實施詐騙,可酌情從嚴懲處。江某某被抓獲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退賠全部經濟損失,依法可從輕處罰。依據刑法有關規定,判決被告人江某某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

在該案的典型意義中,最高法表示,未成年人在互聯網上購物要提高警惕,事先要經父母同意,不得擅自而為。家長要教育子女網上交易的風險,並及時了解子女需求,幫助子女完成網上交易活動。網絡電商管理平台應加強對商戶資質和日常資信審查,減少、避免網絡詐騙等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8/0602/01/DJ8R03Q90001875N.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40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