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的兩極:轉型陣痛與超車機會

5月4日,香港恒生指數發佈公告宣佈,聯想集團將從香港恒生指數中被剔除,變動將於6月4日起生效。

今年5月的聯想頗不平靜。

5月4日,香港恒生指數發佈公告宣佈,聯想集團將從香港恒生指數中被剔除,變動將於6月4日起生效。在此之前,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測算,自2013年納入恒生指數成份股以來,聯想集團的股價在過去五年中下跌了56%,市值蒸發58億美元。

5月8日,在被「踢」出恆指的陰影下,聯想進行了組織變革,成立全新的智能設備業務集團(Intelligent Devices Group,簡稱IDG)。升級後聯想原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集團(PCSD)、移動業務集團(MBG)將整合成智能設備業務集團,與原數據中心業務集團(DCG)協同發力「智能設備+雲」和「基礎設施+雲」。

然而從5月10日起,聯想2016年底在5G標準方案的投票問題逐漸發酵,被指在3GPP(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表決會議上,針對5G標準的Polar短碼方案(由包括華為在內的中國企業主導),聯想做出棄權投票。「在第二輪(RAN1#87)投票時,我們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產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在整個過程中,我個人認為,聯想的投票原則沒有問題,執行也沒有問題!」5月16日,聯想控股董事長、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誌兩度罕見發聲,並在第二次發聲時,對聯想「賣國賊」的帽子極為憤慨,一度哽咽。柳傳誌稱,此次事件是真正有策劃有佈置、動機極為惡劣的陰謀。

聯想的中場:轉型陣痛

對聯想的討論,同樣也延伸至對聯想自身業務能力的質疑。事實上,從2015年至2017年,聯想集團營收逐年遞減,分別為463億美元、449億美元和430億美元。

「聯想近期的盈利情況並不算差,2017年第4季度的總收入和除稅前盈利分別高達129億美元和1.5億美元,遠勝該年第1季度的96億美元和0.15億美元,是2017年4個季度中最佳的成績。」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客席講師吳奕捷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同比來看,聯想2017第4季度亦保持增長,其中營收增長6%,除稅前盈利增長48%。

但是,吳奕捷同時指出,聯想三大業務中,隻有「個人電腦業務」是賺錢的,2017年第4季度除稅前盈利達4.16億美元。「移動業務」和「數據中心業務」則分別虧損了0.92億美元和0.56億美元。

其中移動業務備受詬病。無論是IDC、IHS還是Counterpoint的數據均顯示,2017年全球智能手機銷量排行榜中,聯想都不在前五之列。Counterpoint數據顯示,聯想手機2017年全球銷量下滑2%至4970萬部。除了手機之外,聯想當前最大的優勢業務——個人電腦也在遭遇威脅。調研機構數據顯示,2017年惠普擊敗聯想奪得全球PC市場霸主的位置。

「聯想手機原先的產品線有KPSA四條線,也出現了很多經典產品如被模仿的K900旗艦機等,但隨著手機行業的發展,體驗模式和小米模式越來越貼近用戶,雖然出現了樂檬的線上品牌,但聯想整體渠道優勢和原有市場驅動產品的轉型很難很慢。」一位親歷聯想手機內部變化的員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但要認為聯想在產品體驗優化上投入不夠,該員工表示不服氣。「聯想從2013年開始做手機體驗,其實比小米華為都要早,2014年手機優化差不多了才開始拚配置。」該員工指出,「隻不過聯想產品線太多,聯想出貨量最大的是低端機,但優化在低端機上很難體現。」

至於研發,上述人士表示,「在2010年至2015年間,聯想研發實力極強,內部都有專門的創新團隊研究未來的硬件產品。」該人士認為,在產品表現不錯的同時,聯想高層沒有親自跟進產品、打磨產品和宣傳產品,最終導致擁有競品賣點的產品淹沒在大量的產品線中。

不過,在研發投入上,聯想仍有差距。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在2017年四季度前,聯想研發投入已連續8個季度同比下滑,最高下滑比例達到17.98%。而在研發投入的絕對值上,聯想2014至2016自然年的研發金額分別為9.82億美元、15.64億美元和13.75億美元,這一數字高於小米公司,但低於同樣是老牌IT硬件廠商的華為。

「科研不是聯想的強項,因為微軟、英特爾牢牢控製著PC的核心技術,所有PC製造商都不過是Wintel的搬運工而已,」吳奕捷就此表示,「缺乏科技基因的聯想,不應該拉開戰線,什麼都想做,而應該更加專注。」

變革時機

儘管PC錯失冠軍寶座、移動業務轉型艱難,但多位聯想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聯想正在變化。

「聯想當前不再是單純追求數據,而是轉變為做出更好的產品,以客戶為中心。公司高層目前相對理性,不會因為追求第一而完成銷售變質,營銷變形。」一位聯想PC業務區域負責人告訴記者。

「以客戶為中心」正在成為聯想變革的關鍵詞。「聯想的KPI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業績指標,一部分是文化導向,」一位曾參與聯想組織與發展變革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年來聯想配合公司戰略更新了文化核心要素,加入了極為重要的一條就是以客戶為中心。」

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聯想集團CEO楊元慶同樣表示,2017年聯想每個部門、每個崗位的考核中,有10%是用於考核客戶滿意度的,2018年度這一比例將提升至20%。在客戶導向的轉型中,楊元慶指出,聯想如今強調直接抵達用戶,大客戶直接銷售,中小企業客戶強化電話營銷及直接通路,消費級用戶則強調在線銷售及新零售等模式。

這也得到了聯想內部人士的證實。前述PC業務區域負責人向記者坦言,聯想不僅在文化上進行了客戶中心的變革,在組織結構上進行了扁平化改造,同時也推行許多數字化營銷工具以更有效服務客戶,推出智慧生活產品以豐富產品品類,同時也在嘗試新零售渠道,「尤其是數字化營銷,能讓我們把市場和用戶喜好看得更清楚。當然,任何變革都有陣痛,儘管目前轉型壓力較大,但方向我認為是正確的。」

不過,聯想的「大企業病」也是其變革路上的攔路虎。多位人士亦表示,在大部分戰略沒有錯的前提下,聯想需要增強執行力。「聯想的基因是復盤,高層對於問題是積極響應的,但後續執行才是關鍵。聯想需要支持可靠的高層執行人全力執行既定戰略。」前述人士表示,「另外,聯想在營銷、PR和品牌上也應多關注輿論導向,同時在產品和服務商保持敬畏之心,更加用心做好。」(編輯:林虹)

返回21經濟首頁>>

本文來源:http://www.21jingji.com/2018/5-18/5NMDEzODFfMTQzMjE5Nw.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30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