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懸賞追兇並不侵害私隱權-www.thaiboxinghk.com

滴滴懸賞追兇並不侵害私隱權

原標題:滴滴懸賞追兇並不侵害私隱權

  最近,河南鄭州空姐深夜使用滴滴順風車,被司機殘忍殺害事件引發關注。為了儘快抓捕犯罪嫌疑人,滴滴公司將嫌疑人照片、姓名、身份證號碼和手機號碼等向社會公佈,並懸賞百萬元來徵求線索。

  百萬懸賞嫌犯的做法,受到了社會一些質疑,有人認為,在司法機關沒有定罪之前,由一家企業向社會公開個人信息的做法可能侵害到私隱權。其實,這是對私隱法律體系錯誤的理解,滴滴公司公開並發佈懸賞信息的行為並不侵害私隱權。

  在我國,私隱權寫到立法里的時間並不長,2009年通過的侵權責任法將私隱權作為具體人格權寫入民事法律體系中。在此之前,司法實踐中的私隱權糾紛,按照上世紀九十年代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是以名譽權涵蓋保護的。

  侵權責任法實施之後,私隱權的問題就愈發突出,特別是在互聯網領域,通過網絡侵害他人私隱權的案件,包括侵害個人信息、人肉搜索、數據權利等行為時有發生,幾大互聯網巨頭也都出現過對用戶私隱侵權的事件。為了進一步加強網絡私隱權保護工作,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對侵權責任法第36條的司法解釋,專門對私隱權作出了明確規定。司法解釋以列舉的方式明示了法律保護私隱和個人信息的界限,同時也以類型化的方式明確了在何種情況下對私隱權和個人信息的使用屬於合理適用範疇。

  司法解釋將自然人書面同意或自行公開、促進社會公共利益需要、學術科研需要、合法渠道獲得以及國家機關依職權等類型,作為私隱權侵權的抗辯事由。同時,為了平衡權利人、公共利益和公德之間的關係,又將可能對利益價值的考量權利交給了法院具體案件具體分析。

  在滴滴空姐被害案中,順風車司機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按照警方發佈的信息看,在司機行兇逃逸後身帶兇器。被通緝的對象不僅有作案事實,而且還可能在其潛逃過程中,對社會公民生命財產安全產生危險隱患。當地民眾和社會輿情普遍關注,已經涉及到了公共利益。滴滴作為順風車管理平台,必須依據網絡安全法相關規定履行配合警方調查的義務,對其掌握的嫌犯信息向警方提供,同時也有責任向社會有所交代。懸賞追兇能夠加快抓捕效率,更重要的是,能以這種方式向社會告知危險因素的存在,最大限度地避免犯罪分子的再次行兇,這完全符合公共利益原則。

  也有人質疑,即便是懸賞追兇也應由警方作出,企業作為民事主體沒有權利,這也是對法律的誤讀。司法解釋本身就是將國家機關的職務行為與民事主體的行為分開規定的,警方發佈信息屬於職務行為,這並不影響企業作為民事主體為了公共利益和知情權的再次發佈。

  從實踐看,微博微信等自媒體對涉及腐敗監督、打假治理、尋找走失兒童和老人、打拐、徵集案件線索等信息的公開,也都是按照司法解釋關於公共利益原則的適用。從效果上看,利用互聯網傳播和自媒體等「三微一端」的信息發佈效果,要比職能部門單一發佈好得多。不過,網絡傳播此類信息時仍要注意必要的限度,公共利益豁免原則不能過於寬泛,對個人私隱權的消減需要考慮比例原則。在這類事件中,國家職權部門應有「首發」意識,善用互聯網傳播技術,儘早發佈權威信息源。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80516/58317124_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29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