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荒人散 海南椰島危機四伏

  海南椰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椰島」)最近風波不斷。剛剛於4月因業績不佳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又因半年內5名高管密集離職於5月8日接到上海證券交易所的質詢。業績滑坡、股權臨變、高管「大換血」,曾經風光一時的「保健酒第一股」似乎已經被市場邊緣化。在海南迎來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政策紅利背景下,海南椰島能否藉機扭轉頹勢,成為新一屆管理層面臨的考驗。

  高管「換血」

  5月3日,海南椰島發佈公告稱,公司董事、總經理雷立因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不再擔任公司董事、總經理職務,由公司董事長馮彪代行總經理職責。同一日,公司財務總監伍紹遠因個人原因辭去財務總監職務。4天之後的5月7日,海南椰島再度發佈公告,公司副總經理羅雯因工作變動辭去副總經理職務。事實上,在2017年12月末和2018年1月末,海南椰島就已經有兩名高管因個人原因辭職。如此密集的管理層變動也引來了上交所的注意。5月8日,上交所就此向海南椰島提出了質詢。雖然海南椰島5月9日在給上交所的回覆中強調,「企業生產經營情況正常,生產經營決議機制不存在障礙」,但短短半年內,先後有5名高管離職,還是令外界對海南椰島的未來發展產生擔憂。

  海南椰島動盪的不止管理層。據了解,海南椰島第一大股東北京東方君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君盛」),因未償還其實際控制人馮彪的4000萬元購房借款,馮彪申請訴前財產保全,導致東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島股份被凍結。另外,海南椰島的第二大股東海口國資公司也已經向海口國資委遞交了關於將所持有海南椰島股權轉讓給海南建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申請。而這兩大股東分別持有海南椰島20.84%與17.57%的股權,因而海南椰島控制權的穩定性也面臨變數。

  針對這一系列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海南椰島董秘辦了解情況。對方表示,高管密集離職一事,目前能夠公開回應的內容均以公告形式予以公佈。而東方君盛與其實際控制人馮彪之間的糾紛,目前海南椰島方面也只是接到相關的通知函與法律文書,且這一事件是股東方面的事情,與海南椰島是不同的主體,但該事件對企業的影響肯定是存在的,至於影響的具體方面有哪些,現階段還沒辦法給出具體的評估結果。至於海口國資公司出售股權一事,從2015年就已經開始進行,並非近期事件,目前還在進行中,因此不宜與海南椰島近期發生的一系列變化進行聯繫。至於ST後海南椰島的經營策略會有怎樣的走向,後期會以公告的形式進行披露。

  業績下行

  海南椰島一度以「保健酒第一股」而備受關注。近年來,海南椰島實施業務多元化,除了經營包括椰島鹿龜酒在內的多個品牌保健酒,還涉獵貿易、房地產、飲料等多個領域。但近幾年業績表現不佳,凈利潤持續下跌,2016年開始虧損,當年凈利潤虧損3500萬元。

  2017年,海南椰島一度計劃投入6億元宣傳經費,對保健酒與白酒進行雙品類推廣,但在主營業務仍未盈利的情況下,如此大手筆投入廣告宣傳引發了投資者的不滿以及行業的質疑。在此壓力下,海南椰島於2018年初重新進行評估,認為當前海南椰島旗下的保健酒、飲料、白酒等幾大板塊中白酒處於行業劣勢,應將資源集中在保健酒飲料領域,故隨後取消了原計劃對白酒的廣告投入。但讓海南椰島始料未及的是,經銷商退貨行為接踵而至。基於未來市場發展戰略考慮,海南椰島同意經銷商退貨請求。受此影響,海南椰島2017年度收益減少約7900萬元,最終2017年凈利潤虧損高達1.06億元。而這一事件也嚴重打擊了經銷商信心,對海南椰島未來上下游產業合作、產品市場渠道的佈局都產生了一定不利影響。

  進入2018年,海南椰島的業績仍在下行。根據企業2018年一季度財報,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6億元,較去年同期微降0.56%;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卻大幅下跌,由去年同期的虧損2045.7萬元,至本報告期虧損8638.4萬元。且截至本報告期末,海南椰島的總資產也已由上年度末的19.29億元縮水至15.02億元,降幅達到22.14%。

  對於企業業績持續走低,白酒營銷專家蔡學飛表示,海南椰島存在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在品牌老化、消費升級的大背景下,企業多元化戰略帶來的主業不振。同時,頻繁的資本化動作也導致戰略搖擺、組織動盪,進一步干擾了戰術的執行,因而影響到業績目標的實現,這些問題相互牽連,形成無解閉環。

  前景堪憂

  對於海南椰島面臨的難題,業界普遍認為是多年戰略失誤累積的結果。

  蔡學飛進一步指出,海南椰島此前提及的大廣告策略等一系列不切實際的戰略發展目標,主要是基於資本的逐利性以及短視。事實上,在2016年引入東方君盛資本成為第一大股東後,海南椰島隨即進行了大張旗鼓的改革,其中引人矚目的就是耗巨資加入CCTV國家品牌計劃。

  「作為一家規模不大的酒企,無論是增發債務、人事調整,還是招商策略,一時間都非常激進,而這些並不適合只能吃『補藥』不能吃『虧藥』的海南椰島」,蔡學飛強調。「海南椰島想要復甦,除了穩定後方資本市場外,還要回歸酒水主業,並利用諸如華南地區等既有的、擁有一定消費基礎的市場逐步拓展。整體來看,海南椰島畢竟屬於知名保健酒品牌,擁有一定的消費者認知基礎和全國的銷售基礎,所以精耕保健酒業務具有一定的優勢。」

  還有業內人士也認為,目前海南獲得國家支持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必將逐步釋放政策紅利,而依託這一輪政策優勢,海南椰島主營的酒業以及貿易業務等仍有逆轉困境的機會。

  不過對於海南椰島未來的發展,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持謹慎態度。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海南椰島已顯現出剝離白酒板塊、聚焦保健酒領域的心思。畢竟當前白酒的市場格局在一定程度上已固定,海南椰島再發力白酒領域意義不大,因為難以做成價值型白酒。但是在作為主業的保健酒領域,目前海南椰島在市場競爭中已不佔優勢,與勁酒等保健酒龍頭動輒百億的業績規模難以比擬,且眾多酒業巨頭也正紛紛涉足保健酒領域,未來競爭壓力可見一斑。而飲料業務佔比較小,仍未體現出效果,可以說,留給海南椰島的機會已經很少了。

  北京商報記者 徐慧 薛晨/文 白楊/制表


本文來源:http://finance.ce.cn/rolling/201805/11/t20180511_29097311.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25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