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搭順風車遇害空姐父親:女兒平時特別懂事

深夜搭順風車遇害空姐父親:女兒平時特別懂事

遇害前李某珠就職於祥鵬航空公司

李某珠曾給同事發信息稱,遭到司機性騷擾

  昨日,「空姐深夜搭順風車遇害」一事引起網友廣泛關注。5月5日晚,祥鵬航空員工李某珠從河南省鄭州航空港駐勤酒店搭乘順風車前往鄭州市區途中不幸遇害。北京青年報記者從鄭州警方獲悉,目前兇手仍在潛逃中,公安機關已成立專案組,並已鎖定嫌疑人,正在全力抓捕。經警方調查,作案人員是一名滴滴註冊的順風車司機,身上攜有兇器。

  空姐深夜搭順風車遇害

  5月5日晚,空姐李某珠從河南省鄭州航空港駐勤酒店搭乘順風車前往鄭州市區途中不幸遇害。北青報記者獲悉,身高174厘米的李某珠是山東濟南人,今年21歲,遇害前在祥鵬航空公司做空姐。

  昨日下午,北青報記者聯繫上李某珠父親的好友吳先生,吳先生在李某珠遇害後跟隨李先生前往鄭州幫忙處理相關事宜。

  據吳先生講述,5月5日晚上,李某珠到達鄭州,當晚和同事回酒店換裝洗浴後,臨近晚上12點通過滴滴叫了一輛順風車前往鄭州火車站,打算連夜乘火車回山東濟南的家裏。

  事發前曾稱遭司機性騷擾

  據吳先生介紹,自己和李某珠的父親是多年的好哥們,在他的印象中,李某珠是一個特別懂事、聽話的女孩,「她非常乖巧,也很聰明,是家裏的獨生女。剛參加工作不久,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事發前,李某珠曾給同事發消息稱遭到司機性騷擾。李某珠和其同事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5月5日晚上臨近12點,李某珠給其同事發信息說,司機行為有些變態,對她性騷擾,「說我長得特別美,特別想親我一口」。其同事回復稱:「你不搭理他。」

  據其同事介紹,收到李某珠的微信後,其同事曾給她打電話,李某珠稱「沒事」,隨後掛掉了電話,通話時間只有幾十秒鐘。

  「李某珠原本計劃回家,但是到6日晚上,仍然沒人能聯繫上她,以為是手機丟了。」吳先生稱,6日早上,他接到李某珠父親的電話,「他非常着急,說李某珠一直聯繫不上,可能出事了。」預感到不祥,7日下午,吳先生開車和李某珠的家人來到鄭州市公安局航空港派出所報警。

  吳先生說,得知李某珠遇害後,她的父母情緒非常不好,「他們現在只有一個訴求,就是趕快抓住兇手。」

  嫌犯棄車跳河 警方全力搜捕

  針對此事,北青報記者致電鄭州市公安局宣傳處。一名負責人表示,作案人員是一名滴滴司機,身上攜有兇器,兇手仍在潛逃中。目前,公安機關已成立專案組,並已鎖定嫌疑人,正全力抓捕。

  據鄭州市公安局通報,5月6日凌晨,鄭州市航空港區發生一起命案,受害人李某珠(女,21歲,山東濟南人)在搭乘網約車途中被害,網約車司機劉某華(男,27歲,鄭州航空港區人)有重大作案嫌疑。經專案組調取事發地附近多路監控,順線追蹤,顯示嫌疑人劉某華作案後棄車跳河,現警方正在相關區域全力展開搜捕。

  昨日下午,李某珠所供職的祥鵬航空公司發佈聲明。聲明稱,經鄭州警方通報確認,祥鵬航空員工李某珠於2018年5月5日晚從駐勤酒店搭乘網約車前往市區途中不幸遇害。我們對年輕生命的隕落及失去一位親愛的員工表示沉痛的哀悼,並對遇害員工家屬致以最深切的慰問。同時,祥鵬航空公司表示會不遺餘力地為家屬提供法務諮詢、心理援助等幫助和支持,並呼籲廣大民眾向鄭州警方提供線索,期望案件早日偵破,將兇手繩之以法。

  滴滴懸賞百萬元尋找疑兇司機

  案發後,滴滴相關人士向北青報記者確認,經公司核實,該司機為順風車司機,註冊信息都是真實的。隨後,滴滴成立了專項工作組,配合警方開展案件偵查工作。昨晚,滴滴公司發佈公告,懸賞100萬元尋找疑兇司機,並公佈了嫌疑司機劉某華的相關信息。北青報記者嘗試撥打嫌疑司機電話,顯示電話已停機。

  5月10日,李某珠的朋友告訴北青報記者,她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子,人很善良,希望儘快找到兇手將之繩之以法。另一位自稱李某珠好友的人通過微博發帖紀念她,並配了一張李某珠正在製作蛋糕的照片。

  講述

  受害者父親:女兒平時特別懂事

  5月10日晚,北青報記者見到李某珠的父親李先生,距離李某珠遇害已經過去了五天,李先生的眼睛紅腫,陪同而來的吳先生說,得知女兒遇害後的李先生,已經嚎啕大哭幾天,這幾天他一直吃不下飯,只是不停地喝水、抽煙。

  李先生介紹,女兒李某珠生於1997年,初中畢業後就到當地的濟南一航空學院就讀,當空姐是她的夢想。女兒性格開朗,平時也特別懂事。李某珠家裏做生意,家庭條件不錯,但她還是在上學期間靠發傳單、擺地攤勤工儉學。2016年,李某珠畢業,父母本想讓她留在山東當地的航空公司,但由於當地名額招滿,2016年6月,李某珠到了總部位於昆明的祥鵬航空公司。

  5月5日事發當天,李某珠落地鄭州,接下來她有36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事發前兩天,她曾給父母打電話說想家,想乘坐5月6日凌晨的火車回去待一天,隨後再返回鄭州。這次計劃好的見面,距離李某珠4月初休年假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那次是李先生和女兒生前的最後一次會面。

  與女兒失聯後,李先生曾根據女兒的身份證信息查詢到,5月6日李某珠並沒有在鄭州火車站檢票,也沒有登上回家的火車。

  5月7日,李先生和朋友從濟南驅車四個小時到達鄭州報警。5月8日,鄭州民警發現李某珠屍體。據民警向李先生講述,李某珠被發現時,身上多處刀傷。李先生說,女兒被發現時,下身赤裸,案發現場有一把匕首。隨後民警在案發地附近發現作案車輛,女兒的褲子在車子上。

  回憶起女兒,李先生說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她買的,雖然家裏條件不錯,女兒還總會給家裏添置東西。事發後,李某珠生前的很多朋友給李先生打來電話,可是他不太敢接,「每接一個電話心裏的痛都會被刺一次。」

  5月5日,李某珠從酒店7層的員工宿舍打車離開,準備踏上回家的路。如今,李先生也住在同一家酒店的5層。深夜,酒店門前來來往往的機組車輛不時接送忙碌的空姐,而李先生的女兒李某珠再不會出現在其中。

本文來源:http://society.huanqiu.com/article/2018-05/12010621.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25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