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風】靠GDP必撞板(楊懷康)-www.thaiboxinghk.com

【無定向風】靠GDP必撞板(楊懷康)

 

經濟數據之為用大矣。未過渡,末代港督肥彭拿香港的GDP耀武揚威:彈丸之地,其GDP竟相當於大陸的兩成, 北京當思其故安在。五分一個世紀後,同樣是香港的GDP,首富卻為之哽咽:過渡二十年,我們的GDP現今只等於「2% of China」,何也?

 

越級挑戰大陸

肥彭的意思清楚不過:香港的GDP能越級挑戰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的大陸,無他,勝在體制優越也。要迎頭趕上,大陸又焉能不效法香港開放市場、讓人民擁有人權自由?

首富着香港人反思的是:過渡以還,特區吵吵鬧鬧,發展步伐非但趕不上大陸,甚至給新加坡比下去了。昔日為世人欽羨仿效的楷模,如今淪為強國人訕笑的港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肥彭引以自豪的優越體制莫非變了形、走了樣?

看來又不像。儘管遊行上街無日無之,而立法會動輒拉布流會,這些年來一眾智庫可一直推許香港為舉世最自由的經濟體。反觀大陸,雖非屈居經濟自由度榜之末,跟香港比卻瞠乎其後。此可又無礙其經濟的發展勢頭,體制又何曾如肥彭說的那般吃重?換轉個角度:優越體制的諸般好處又豈是GDP所能展示。

 

GDP為干預而設

過渡前夕,肥彭碰見郭伯偉,當面推許他為香港經濟奇跡的總設計師(the architect of it all)。若是對這個奇跡的來由多點認識,肥彭興許不會拿香港的GDP去兇北京。大家都知道了,郭伯偉對GDP般的數字遊戲大不以為然,是以反對搜羅經濟數據炮製其事。以其識見,又豈會低庄至以之為炫耀?

郭伯偉何以對GDP敬而遠之?以坐擁實權的人而論,他是個異數。雖官拜財政司,他可厭惡干預,更擔心官僚政客以GDP為干預張本。此又顯非杞人憂天。據《GDP的情深簡史》(GDP : A BRIEF BUT AFFECTIONATE HISTORY)指出,GDP徹頭徹尾是為政府干預而設。事情是這樣的。

話說二次世界大戰戰幔揭開,凱恩斯為國家出謀獻策,發表了《如何應付戰事開支》(How to pay for the war)一書,思量戰事對民生將有何影響。當時英國未有確切的經濟統計數字,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以致一代經濟學泰斗亦無從定奪英國的總產能有多大,那又何以衡量為應付戰事而調動資源的經濟後果?

 

閉門造車炮製神話

有鑑於此,財政部於是找來Richard Stone及James Meade這兩位經濟學家炮製了雛形的GDP,在一九四一年的英國財政預算中發表。自此這三隻字母便無時無刻不被人放在嘴唇邊。這兩位經濟學家及後都分別拿了諾貝爾經濟學獎。

(題外話:James Meade認為蜜蜂散播花粉、促進蘋果產量,養蜂人可得不到報酬,故此其供應有欠理想,以致未能締造最佳的資源效益。張五常教授稱此閉門造車的猜想為「神話」:實證調查顯示,蜜蜂播粉,既有市復有價。)

這雛形的GDP面世後五年,凱恩斯的《就業、利息及貨幣通論》(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出版,為政府透過財政(即是加減稅項、收放開支)及貨幣(升降利率調整銀根)政策干預經濟活動提供完整的理論基礎,令世人以為政府非但有能力管理經濟活動,更可以科學地精密調控其事(not only feasible but also scientfic)。

 

並非凱恩斯那杯茶

郭伯偉沒有戳穿這個神話,他只是指出香港的境況跟凱恩斯設想的經濟體迥然有異——「凱恩斯的理論不是為我們而寫」(Keynes was not writing with our situation in mind.),「以開放經濟體而言,我們是個極端特殊的案例 現代經濟學教科書裡是找不到我們這樣的案例。」(We are the extreme case of an open economy;..... our case is not in the modern text books.)

香港既非凱恩斯那杯茶,為其度身定造的GDP又怎能派上用場?(別的不說,香港以服務業為主,GDP出了名不能精準量度服務業的經濟產值。)張冠李戴,肥彭竟又挾GDP以自重,他真的曉得香港經濟是什麼一回事?姑勿論在香港極端獨特開放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環境下,GDP到底能反映些什麼,此可又無礙首富藉此借題發揮,再次顯示郭伯偉不肯炮製GDP展示的遠見。

首富為干預張本

首富為香港的GDP興嘆,其弦外之音是特區政府該效法大陸及新加坡加強干預、主導經濟發展。然而以香港獨特的經濟環境,干預又能收到什麼效果?

半個多世紀前郭伯偉說過了:生意人真金白銀、以身犯險,其眼光判斷信得過抑或在冷氣房裡炮製的官僚規劃信得過?「不押注在生意人身上,香港不會有前途。」(If we cannot rely on the judgment of individual businessmen, taking their own risks, we have no future anyway.)

肥彭是英國來的政客。他不懂香港,其情可憫。生意人為郭伯偉所倚重,首富乃生意人之表率;首富以GDP為干預張本,郭伯偉泉下有知,情何以堪?

 

圖片說明:追本溯源,GDP徹頭徹尾是為政府干預而設。然而香港的經濟環境獨特,無以精準量度GDP;以之為政策盲公竹,能不撞板?

 

補白

共享經濟

沒有購物袋攜身,收銀員照本宣科:俾五毫子啦!

說時遲,那時快;旁邊的太太馬上從手袋掏出折疊整齊的膠袋給我:唔介意,俾你用呀。古道熱腸,教鄙人感激涕零——不是因為慳了五毫子,而是得陌生人拔刀相助,五內溫暖。

此之為共享經濟乎?非也。送我膠袋,她便沒有得用了。互通有無,只是沒有錢銀過手而已。

本文来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531/515750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2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