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補辦一場遲到36年的「畢業禮」-www.thaiboxinghk.com

南航補辦一場遲到36年的「畢業禮」

原標題:南航補辦一場遲到36年的「畢業禮」

  南航領導一一為校友援正流蘇。新華報業視覺中心記者 劉莉 攝

他們是恢復高考後考入南航的第一批大學生,也是改革開放以來國家航空航天事業發展的親歷者和見證人。距離入學已有40載,他們當中年齡最大的已逾古稀,年紀最小的也過半百。昨天,帶着南航1977級校友的名片,300位兩鬢微斑的老人重聚母校,迎來了自己「遲到」36年的畢業典禮。他們穿上熟悉又陌生的學位服,緩步逐一走上主席台,接受南航校領導援正流蘇。萬里歸來年愈少,學士帽下一道道皺紋藏不住激動和感慨,仿佛找回了40年前入校時那份意氣風發的少年情懷。 通訊員 王偉 何彩儷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楊甜子

厲害啊!他們中走出一批國家航空航天事業的中堅力量

「我這輩子最慶幸的事就是1977年被南航錄取,南航圓了我的一個航空夢。南航教會了我們很多東西,不僅是基礎知識、做事方法,還有敬業精神。」77級校友,中俄國際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史堅忠畢業於南航飛機系,已在航空戰線奮鬥40年。有感於母校的栽培,史堅忠充滿欣慰:「南航人走在了航空工業發展的前面,從ARJ-21支線飛機總指揮羅榮懷,到C919大飛機總設計師吳光輝,再到擔任CR929寬體客機負責人的我,我們全部是南航人。」

南航飛機設計專業77級校友,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C919國產大型客機總設計師吳光輝遺憾沒能來到「畢業典禮」現場,但他專程錄製了視頻,與當年老友遠程重聚。「我個人比較愛好電子, 填專業時一看,專業很多,有飛機設計、電子電氣、雷達、發動機等,我就想學飛機設計,將來可能做總設計師,於是就報了飛機設計專業。沒想到,這個簡單而又樸素的想法讓我與航空結下了不解之緣,飛機設計事業也成為了我一生的摯愛和追求。」

「很多五六十歲的老教授給我們上課,我們學的也快。」吳光輝對南航的實踐指導課程印象深刻。「我們的課程中,除了數學、力學、物理學等基礎課程之外,學校還給我們結合實際安排課程。比如說學結構設計,我們就在飛機上面學;學空氣動力設計,我們就在風洞裏面學,還可以參加實驗。這是非常切合實際的教學方式,我們到單位以後很快就能發揮作用。」

想家啊!一回到南航,立刻就去學校食堂吃飯

如今已是賽富亞洲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的77級校友閻焱,自詡是南航畢業生中的「另類」。本科畢業後,閻焱並沒有繼續從事航空航天方面的工作,而是以全國第一的成績考入了北京大學,攻讀費孝通先生的研究生。此後,他又陸續出國求學,終有成就。

「我雖然沒有從事航空航天方面的工作,但南航教會我的品質卻讓我終身受用。」 閻焱表示,南航本科四年的基礎教育和專業訓練,教會了自己嚴謹和實事求是的品質。「對學術的莊重,伴隨着我走遍世界。」

走的再遠,還是想念「家」的味道。閻焱此番回到南航,立刻去吃了南航食堂。「我至今仍然能夠想起南航食堂里的油條和高郵鹹鴨蛋的味道,以後吃的鹹鴨蛋味道都沒這麼香。」運動愛好者閻焱在南航期間,是排球隊的主力。「南航的球場也讓我難以忘懷,我們在校期間拿下了三屆排球賽冠軍,第四屆得了亞軍。給我留下的印象和細節,揮之不去。」

以知名投資人的身份回到母校,閻焱沒有「功成名就」的倨傲,他扶着自己當年的恩師走上主席台,恭恭敬敬地給老師獻上了花束。寄語後輩,閻焱言簡意賅,「任何一個大學最好的學生,一定要有好奇心,要有批判性思維。」

激動啊!「遲到」36年的畢業典禮,讓不少校友紅了眼眶

77級校友返校,南航為他們送上了一份感動的「禮物」——一場特殊的學位授予儀式。原來,1982年的南航並未舉行全校畢業典禮,1977級的學生們在參加了各自專業組織的畢業活動之後,就奔赴了工作崗位。在那個逐漸開放的時代里,他們並沒有機會像今天的大學畢業生一樣,擁有一場真正意義上的畢業典禮。

遲到36年的儀式必須補上。昨天的活動現場,歷經了大半輩子滄桑的校友們重新體味了象牙塔時光。他們互相幫助,穿上了姍姍來遲的學位服,鄭重戴上學士帽,站得挺挺的,滿眼好奇的互相打量,回想着30多年前的自己青澀的模樣。南航校領導和學院領導也換上了導師服,一一為校友援正流蘇。滿滿的儀式感,讓不少人當場紅了眼眶。

除了從各地趕來的學生,曾為77級學生任教的8位教師代表也來到了現場。校友代表們上台向老師們獻上了鮮花,感謝師恩。航空宇航學院退休教師、現年83歲的姜正良聲音聽起來依然中氣十足,他講起自己帶過的77級學生,滔滔不絕:「我對第一屆學生感情很深,那屆學生的學習態度和學習成績都是最好的,我們經常能看到他們晚上十一二點還在上自習。特別刻苦,有鑽研精神,有什麼問題都會問我們。」

姜正良還記得,剛恢復高考招生時學校條件十分艱苦,連給學生們上課的教材都是他自己編寫的。「去陝西和新疆下廠實習時,白天我們和學生在工廠實習,晚上就回到當地的中學教室擠在一起睡覺。雖然艱苦,但我們和學生關係特別好,亦師亦友。」有了微信後,姜正良和學生們的聯繫更加緊密了起來,潮范十足的他還組織建立了「微信沙龍」,定期召集學生們線下開展座談會。

上海航空電器有限公司外聘專家蔣海江此次作為校友代表向教師獻花。1977年,蔣海江還是一名工廠學徒。他清晰地記得,自己是在10月1日那天聽到了恢復高考的消息。「12月份就要參加高考,我當時只有兩個月時間複習了。而且廠裏面十幾個人只能共用一套老高中的教材,一個人只能看一遍,非常緊張。」在這種情況下,蔣海江白天上工,晚上抓緊複習,兩個月以後的高考發揮出色,考上了南航航空電器工程專業。重回母校,蔣海江激動萬分:「祝老師們健康長壽,南航是我永遠的家。」


本文來源:http://news.sina.com.cn/o/2018-04-15/doc-ifzfkmth3847830.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thaiboxinghk.com/106064.html